公司

索尼关闭北京手机工厂内情

近几年,与索爱普天命运类似的,还有三星手机天津工厂、爱普生精工深圳工厂,这些外企陆续关闭。
索尼

正门口有十几名保安驻守维护安全,诺大的厂区听不见机器工作的轰鸣声,员工们虽然还在打卡上班,却看不见为工作而忙碌的身影,每天来开两三个会、偶尔从门口出来散心的员工,脸色依旧凝重。

这是经济观察报记者近日两次走访,北京市顺义区天竺空港工业区一家手机工厂看到的景象,这是一家成立了20年的智能手机工厂,它就是曾经顺义区的“纳税大户”即北京索爱普天移动通信有限公司(下称索爱普天)。

3月28日,老东家索尼宣布将结束这家工厂的运作,3月20日起,索爱普天为员工提供双向解除劳动合同计划,而目前还未离职的上千名正式员工,大多从建厂初期就已加入,突然接到该消息后,即将失业所带来的经济压力扑面而来。

记者采访发现,索爱普天“关门走人”的背后,触发因素恐怕不止索尼方面提及的“较高的人力成本”,其手机业务的经营不善持续亏损、中国产业升级也是其原因。

索尼北京工厂关闭

3月29日、4月2日,记者两次走访索爱普天工厂,工厂附近的一家印刷喷码机的员工对记者说,早年能看到工厂上万号人忙碌地工作,而近两年感觉人都走光了。

在索爱普天工作近20年的员工于慧表示,在她印象中,最辉煌的时候,她所在的部门有3000名生产员工,且经常加班。“在3月20日,员工突然被告知工厂即将关闭的消息。而早在两年前公司产量减少时,就有谣言说公司要倒闭,但也没有倒闭。之前公司也有两次以邮件的形式向全体员工提供自愿离职计划。”

工厂的员工组成包括正式员工,以及第三方派遣公司庆云同创和天弘派遣签订的临时工。天弘派遣的员工在去年已经都被遣散了,而天弘的在今年3月31号前以n+1补偿遣散。

还未离职的近千名员工,大多与这家工厂共同成长,但大家也面临着如何离去的难题。

据了解,公司给正式员工提出三种处理方案,没有任何的书面文件,但员工可以看到公司给员工算出来的赔偿金额,公司给赔偿金的前提是员工要按自愿离职来走。

第一批裁员截止日期在4月10日前,以n+4的形式补贴,第二批执行是在4月10日-5月1日之间,补贴就变成n+2了。如果还不走,到了5月2日以后,会根据经济裁员,员工停产在家待业,只发基本工资的70%,也就是1750元。“他们不愿离开,因为公司没有解决大家的安置问题,且补偿方案达不到大家的预期,我们面临大龄再就业难题,且内部双职工就有60多人,大家经济压力大。”于慧称。

经济观察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