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

如何读懂生命天书 我国基因测序产业上游发展“困”与“惑”

中国基因测序产业在近些年发展迅速,生命“天书”的读取和读懂衍生出多种商业模式。
如何读懂生命天书 我国基因测序产业上游发展“困”与“惑”
(图片: pixabay)

梳理基因测序产业发展的里程碑事件,难以绕开九年前在深圳海关通关的普通一单:涉及产品为128台(套)高通量测序仪HiSeq2000,买入方是我国华大基因公司,卖出方为美国Illumina公司。

“这就是其(华大)发展的重要资本。”像投资学者杨宝忠在某分析文章中写道的一样,大多网络文章会选择性地、只以交易的一面界定这张订单的作用。

“在中国的测序市场扎稳脚跟,这单交易对Illumina公司也至关重要。”基因慧创始人汪亮是少数更全面的产业持续研究者,4月13日,他在接受科技日报采访时指出,高通量测序产业化2007年才开始,2010年时市场还未培育成熟,后续基因测序的商业模式更无法确定。产业未稳,Illumina就从这笔大单中得到了发展的资本和市场知名度。直到2014年1月原国家食品药品监管总局才下达产品界定的通知,将基因分析仪作为三类医疗器械管理,下游产业发展之门才陆续打开。

以这单交易为起点,中国基因测序产业在近些年发展迅速,生命“天书”的读取和读懂衍生出多种商业模式。而当人们因“中芯事件”对中国的高新技术产业做回顾和审视时,发现基因测序产业与信息产业似乎有着相似的结构——上游被少数几家外国企业把持,我国的资本和企业仍集中在产业中下游。

测序仪是基因检测以及基因编辑、基因合成产业中的决定性设备,地位类似通信行业的芯片。是时候深思:究竟靠什么支撑中国基因测序产业的发展?“中国芯”经历了什么?目前又处于怎样的阶段?

测序仪研发量产艰难

2013年后,我国不时传来测序仪即将量产的消息。新京报题为《紫鑫药业基因测序仪量产疑云》的报道中写道:喊了三年尚未落地;技术负责人离职;其间签278万销售合同,年报中却未披露。这恐怕概括出了大多数尝试测序仪研发与生产企业的窘境。

国内企业试水测序仪生产,是“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其中的原因之一是,2013年前后,Illumina单方要求试剂提价。有分析文章显示,Illumina的提价,使得华大基因利润下降了10%。业内由此意识到了“卡脖子”的危机。

彼时,对技术自主的渴望如今天一样强烈,但“虎山”却不是说上就上的。

测序仪是测序产业的上游平台。平台意味着“仪”并不单指狭义的“仪器设备”,而是涵盖仪器、试剂和耗材以及软件研发等多个方面。

科技日报
订阅新闻电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