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

《过春天》的十年

当初白雪采访的几个女孩子中,有一个女孩已经出国留学了,去的就是电影中Jo梦想的学校。

《过春天》剧照

当你正扛着为七大姑八大姨买的化妆品大包小包从香港海关进入深圳,旁边一个青涩的声音进入你的耳朵——“过春天以后告诉你。”

她十六岁,梳着马尾背着书包从你的身边走过,稚嫩的身体可能还在发育。她挂了电话,轻松穿过海关,进入了深圳,迅速消失在人群之中。

你可能不知道,你身边刚刚经过了一个“水客”,她带着一包水货通过了海关。

水客,指经常在大陆、香港之间来回,随身携带着产品进来或出去走私过关的人,他们一般携带有差价的商品在两地之间牟利。他们的走私行为被称为“走水”。

少女佩佩,就是“水客”中的一员。

佩佩是一名成长于深圳和香港两地的女孩,从小父母就分开了,她跟着妈妈住在深圳,而爸爸在香港有自己的家庭。

一边是说着普通话、日夜打麻将、没有稳定生活来源的妈妈,一边是讲粤语、操劳到深夜、根本没空管她的爸爸。佩佩虽然貌似有两个“家”,实际上,她不属于任何一个。

所以,她拼命打工赚钱——倒腾手机壳、帮同学手机贴膜、在快餐店打工到深夜。

一切,都为了跟她最好的朋友Jo,一起去日本旅游。香港不下雪,两个少女想在圣诞节,去日本看富士山的雪景。

“你看!是雪啊!”Jo在学校天台上畅想着,她们在富士山脚下的旅馆里泡温泉,佩佩听得入迷。

一个偶然的机会,她稀里糊涂帮水客带了一次货,佩佩发现,带一次货赚的钱,比她打工贴膜卖手机壳加起来都多。这批货正好是Jo的新男友阿豪的。

从此,在佩佩兵荒马乱的青春里,一次次地踩着生死线“过春天”。

“过春天”是水客们之间的暗语,意味着成功通过海关。

像佩佩这样成长在深圳-香港两地的“跨境学童”是个特殊群体,从小在深圳长大的白雪导演在上学时偶然看到一个香港同学写了一个关于这个群体的故事,她颇有感触,从那时候,就萌发要为这群人拍一部电影的想法。

她采访了大量人物,其中有七八岁的小学生,还有十五六的中学生。

还专门拜访了香港赛马会资助下关注跨境学童的机构,他们有大量的案例,白雪从这些案例中了解家长、孩子们的心路历程和生活状态。

初见那些女孩们,当听说白雪没有任何外部资金、完全是凭着自己的一腔意愿在弄这部电影,几个女孩都很吃惊。

她们问,姐姐你拍这部电影赚钱么?

电影杂志社
订阅新闻电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