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

分账网剧的新机会:圈层、IP沉淀和亿级分成

分账剧的出现会催化电视剧和网剧在内容和公司等多方面的融合,这也是网生内容公司实现跃迁的机会。

《绝世千金》、《二龙湖爱情故事》和《花间提壶方大厨》

三年前,麦田映画创始人麦田在决定进入分账剧领域时不是没有过犹豫。当时,采用分账模式的网络电影正面临题材红利消耗殆尽,政策监管日趋严格的境况,而爱奇艺、腾讯视频等平台相继推出的分账剧政策,令他想在剧集领域做一些尝试。

但一方面,剧与电影是两种不同的产品,从创作到制作逻辑均有差异。另一方面,剧集市场上多为平台买单的toB模式,分账模式鲜有成功案例。“可以说是赌上了公司未来的命运。”他回忆说,“你干这行没有自信怎么干?太有风险了,几千万放到里面,说没就没。但我们一直就是这样做的。”

三年后,一批在网络电影领域找到C端内容方法论的公司成为分账剧这一模式的早期入局者和获益者:2017年新圣堂影业出品的《花间提壶方大厨》两年间累计分账总收益超过7200万;2018年新片场出品的《二龙湖爱情故事》以13集内容在跟播期分账达2000万;2019年开年,映美传媒出品的《绝世千金》跟播期分账金额达到3500万。

不论是平台还是影视公司,都从分账剧中看到了新的机会。

对于视频平台来说,基于独家内容的付费会员竞争正如火如荼。去年11月,爱奇艺、腾讯、优酷相继公布了付费会员相关的数据,即将破亿的会员数在推高平台会员收入的同时,也对平台在接下来的内容生产中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在内容成本和净亏损持续走高的当下,如何既控制成本,又丰富自身的内容生态、提高头部内容品质,成为各家都需要思考的问题。

这一前提下,分账剧这种由影视公司自负盈亏的剧集生产模式,在丰富平台更圈层、更长尾内容库的同时,又能够减小平台的内容投入和风险,因此得到视频平台的力推。

剧集公司亦对此颇有期望:对于网大公司来说,分账剧是在网大之外另一条新增的收入途径,且不论受众、题材等均未与网大重叠,可形成互补。但基于用户付费的底层逻辑又一脉相承;对于头部网剧公司甚至传统电视剧公司来说,分账剧一定程度上能够解决目前以toB为主的内容生产模式离观众太远的问题。

“toC的方向一定会是最公平的。”慈文传媒董事长马中骏此前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采访时曾表示,由制作方和平台共担成本的分账方式,既能够让观众为好内容买单,也降低了影视项目此前过度依赖平台采买的风险。

但就现在而言,定义分账剧是否成功还为时尚早。爱奇艺高级副总裁耿聃皓对记者表示:“只有付费规模达到一定程度的时候,才能够正向地去推动这一新的剧集生产方式良性地发展。”

三声
订阅新闻电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