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

复盘互联网公司的猪年春晚:百度奇袭的阳谋

这可能是历届春晚总额最多的一年,同时也是春晚独家互动合作红包金额最多的一年——百度一家豪掷10亿。

同电影市场一样,互联网公司也有一个竞争激烈的“春节档”。

由腾讯、阿里掀起的红包大战,如今已是互联网公司在春节期间的必备选项。

粗略统计,今年春节期间大约有十家互联网公司发起了红包营销活动。

据传,在对核心资源春晚的争夺上,百度和它的老对手今日头条还进行过一轮交锋。最后百度拿下了独家互动合作,而抖音则获得了独家社交媒体平台的资格。

除此之外,在除夕之前的几天里,微视、支付宝、QQ、快手等公司也陆续公布了自己的红包玩法,包括百度在内,猪年春节互联网公司派发的红包金额已经超过50亿。

这可能是历届春晚总额最多的一年,同时也是春晚独家互动合作红包金额最多的一年——百度一家豪掷10亿。对于年营收破千亿的百度来说,这不算太多,而且从回报来看,这10亿的成本也换回了超值回报。

数据显示,百度作为央视2019春晚独家网络互动平台,春晚直播期间,全球观众参与百度APP红包互动活动次数达208亿次。截至凌晨2点,百度App下载量冲至App Store榜首,好看视频、全民小视频、看多多包揽2-4名,百度贴吧、地图、网盘等百度系App也挺进排行榜前十。

春晚IP争夺战

历年春晚,向来都是广告商的必争之地。1983年第一届春晚,北冰洋汽水摆在每位观众面前,后来北冰洋就不见了,再有品牌想上春晚,都得花上大价钱。由此也就开启了春晚的广告时代。

互联网公司争夺春晚IP,是从2015年微信开始的。被马云视为“偷袭珍珠港”的微信红包在那一年大放异彩,短短两天内绑定了个人银行卡 2 亿张,干了支付宝8年干到的事,一跃成为与支付宝比肩的支付巨头。

从2015年开始,“春节档”的看点也就慢慢变为互联网公司对春晚IP的争夺。2016年支付宝、2018年淘宝,过去几年登上春晚舞台的都是AT,BAT里唯一还没有和春晚合作过的百度终于在今年出手

一个有意思的现象是,互联网公司参与的春晚收视率与红包金额大小成正比关系,金额越大春晚收视率越高。

2015年春晚收视率仅为29.60%,而随着互联网发展,以BAT为首的互联网公司纷纷加入春晚合作阵营,参与红包互动。2016年春晚收视率涨到了30.98%,2017年涨到31.46%,2018年更是破了新高,达到35%。

随着红包数额越来越大,参与人数越来越多,红包互动已经逐渐成为大家期待春晚的固定环节,也一定程度上缓解了春晚热度下滑的尴尬。

创业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