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

“钴”战风云:电动车核心原材料之争

贫瘠的非洲大陆深处,人们正在全球最大的铜矿带"CopperBelt"上打破石块,寻找新时代的"石油"

在干旱贫瘠的非洲大陆深处,人们正在全球最大的铜矿带"CopperBelt"上打破石块,寻找新时代的"石油"--用于锂电池正极材料的稀有金属钴。

这些富含钴的大块岩石被开采后离开这里,随后被送往欧美和中国的炼矿厂,并最终进入一些大型科技和汽车公司的复杂供应链。

地处非洲中部的刚果民主共和国(以下简称刚果(金))是全球最大的钴生产国,全球54%左右的钴(约6.6万吨)供应都来源于此。抢占先机、大笔投资、掌握开采与销售网络,中国企业正将眼光瞄准这里。

根据英国金属供货商DartonCommodities统计,中资企业处理的钴矿有94%来自刚果。有分析估计,刚果生产的3万吨至4万吨钴大部分来自自由身矿工,以及洛阳栾川钼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洛阳铝业、浙江华友钴业(以下简称"华友钴业")等中资企业。而中国中介商已掌握大部分自由身矿工的供应,换言之,中国已主宰刚果钴矿的出口网络。

然而,刚果(金)的矿产虽获垂涎,但该国政治不稳使得全球钴资源供应链十分脆弱。加之今年年初矿业法修订,大幅调高开采权费用,令当地矿场成本大增。

一边是海外矿产资源争夺战持续,一边是国内钴、锂原材料价格震荡。

8月 6日、7日,华友钴业和寒锐钴业连续两天跌停,7日当天,华友钴业下跌近8%;寒锐钴业下跌逾5%;此外,洛阳钼业、合金投资、山东金泰、赣锋锂业均表现欠佳。

一位投资者在接受经济观察报记者采访时称,短期来看,钴还在去库存阶段。随着旺季的到来,钴产品订单的不断增多,钴价回升只是时间问题。长期来看,新能源汽车发展大势不可逆,即使是高镍电池量产也需要更多的钴。削减钴使用量的新一代电池技术的开发即便在推进,但量产化仍需时间。

但也有业内人士认为,并不排除2019年会出现钴量过剩的局面,再加上业界对其它电池技术路线的开发提速,钴是否会遭受"冷遇",也需要时间的检验。

海外钴矿争夺战持续

为应对车载电池原材料稀有金属钴的短缺,中国正逐步掌控钴的采购网络。然而,掘金海外并非易事。

作为制造锂电池等新型电池必要的金属原料,钴被广泛应用于电动车、3C消费电子产品、航空精密设备等领域,是用于新能源汽车三元锂电池的正极材料。

钴在地球上分布广泛、含量较低,主要集中在刚果(金)、澳大利亚、古巴、新喀里多尼亚、赞比亚和俄罗斯,全球分布极其不均。加之钴矿常与镍、铜等矿藏伴生,开采成本较高,产能往往难以释放。

根据美国地质调查局(USGS)2016年矿产品年鉴统计:2015年世界钴储量共计710万吨,储产比57年。其中,刚果(金)的钴储量为340万吨,占全球钴储量的48%,居世界第一位。不过,随着钴资源的开采,其储产比已由2000年的286下降至54,而澳大利亚的储产比却呈上升趋势。

经济观察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