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

撑起消费半边天的“小镇青年” :没有存款 我靠什么购物

小镇青年在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上半年超18万亿元的大背景下,他们俨然已成为了构成这一消费市场的一员。

 7月28日中午,从碧桂园售楼大厅出来,方永依旧在和两位朋友谈论着房价--均价超过7000元/平米,比周边的房价每平米高2000元左右,这个价格是老城区房价的近两倍。在他眼里,这是"属于湘西州经济开发区唯一品牌地产商应有的价格,今年的目标就是买下这里的一套房。"但是,此刻他摆弄一下手机上的银行账户,显示的余额是不足5000元。

当天下午,方永和朋友在去年底刚刚开业的商城四楼花300元吃了顿火锅,又在六楼看了7月27日最新上映的《西虹市首富》。电影结束后,他和朋友三人通过滴滴打车,20分钟的时间,抵达了家门口。

如今,一二线城市的生活正在被逐渐复制到吉首这座出了湖南就可能无人知晓的县城,类似于方永这样的"小镇青年"身处其中,他们对自己目前的生活感到平静而满意,并且评价这里"除了没共享单车,没觉得比一线城市缺少什么。"

3000元支持不了我的消费

从当地职业院校毕业后,方永分别在温州、广州的工厂流水线上工作过一年。2017年年初,在父母的安排下,方永回到了老家吉首从事修车技师工作。一年时间,月工资从3000元涨到5000元,"工资是涨了,可还是没钱用,也不知道花在哪了。每月8号还完近3000元的花呗,到月底能有一顿夜宵钱就不错了"。方永说。

国家统计局公布的2018年31个省份居民人均消费支出数据显示,上半年居民人均消费支出最高的为上海,达21321元,全国居民人均消费支出9609元。而方永上半年消费支出就近3万元,在这个层面上,他的消费水平已经超过了一线居民的平均消费水平。

方永说:"这次去售楼处,一方面是陪朋友买房,另一方面家人也有替自己买房的念头,所以顺道去看看。"得益于去年底的土地征收款,父母开始为其提前准备婚房。因为自己现在居住的三层小洋楼不在主城区,父母经常念叨:不在经济开发区有套房,没几个姑娘会正眼看你。

但方永有自己的想法,"父母能帮助自己付首付,可每月2000多元的房贷总得自己还"。这意味着接下来的日子,他将省吃俭用,否则按照目前的生活方式和消费水平,现在的月收入根本不够花。况且在他心里,觉得没必要把钱都放在买房上。每当父母催促时,方永都会以隔壁大学毕业后,留在北京工作的朋友,依旧买不起房子来回应父母。

因为土地征收款,方永在朋友中的外号变成了"社塘坡暴发户"(社塘坡为其现居住社区)。只是他一直排斥此称号,试图用自己的消费行为来抹掉别人对暴发户的印象。

从去年回到湖南吉首,方永便不再去街边的夜宵摊。新开商城的餐厅,从牛排到日式料理,自己全部试吃过。遇见没去过的朋友,他还会推荐哪家味道最好、哪家性价比最高。

经济观察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