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

天喔国际去年巨亏41.73亿元 控股股东仍在协助调查

天喔国际称,2018年是集团历史上“最具挑战性的一年”,公司一直无法直接联系控股股东林建华。

10月11日晚间,在港上市食品饮料企业天喔国际公布截至2018年12月31日止年度业绩。2018年天喔国际实现营收15.48亿元,同比减少69.2%;净利润亏损41.73亿元,而上年同期利润为1.60亿元。天喔国际称,2018年是集团历史上“最具挑战性的一年”,公司一直无法直接联系控股股东林建华。

全线业务收入下滑

根据天喔国际公告显示,天喔国际业务分为自有品牌产品和第三方品牌产品两个模块,每个模块下面又包含非酒精饮料、酒精饮料、食品零食及其他四个产品部分。

2018年,自有品牌产品业务的收入减少58.7%至7.6亿元,占集团2018年整体收入的49.1%。下设各产品分部的销售均出现不同程度的减少。其中,以即饮饮料、饮用水为主要业务的非酒精饮料产品部分2018年收入减少40.9%至3.57亿元;以自行生产的黄酒为主要收入来源的酒精饮料2018年收入减少81.2%至8700万元;以炒货、礼盒为主要业务的食品及零食收入减少60.4%至2.87亿元。

与此同时,2018年第三方品牌产品的收入减少75.2%至7.87亿元,占集团2018年整体收入的50.9%。其中,第三方品牌酒精饮料的收入减少75.8%至6.14亿元,具体产品包括洋酒、葡萄酒、白酒和啤酒;另一方面,第三方品牌食品零食的收入减少72.1%至1.4亿元。

天喔国际董事会主席、林建华之子林奇表示,管理层团队目前正与不同的利益相关者紧密合作,且正寻找各种机会以精简业务及专注擅长的领域。

值得注意的是,天喔国际核数师对2018年度业绩表示不发表意见。主要原因是未能获得充足的审计凭证为审计意见提供基础。

深陷财务疑云

天喔国际的财务问题近年来备受关注。2018年5月,天喔国际前董事长林建华协助有关部门调查以来,天喔国际才发现旗下存在多个董事会不了解的投资。

2018年8月17日,天喔国际公布了其一直存在但并未披露的“债务”。据披露信息显示,自2016年1月1日以来,天喔国际多家附属公司就买卖货品与其他公司签订一系列协议,共支付16.84亿元的预付款项,而执行董事、非执行董事及独立非执行董事于相关时间并不知情。根据董事会调查所得,这些协议中,天喔国际未收到任何待交付货品,其中大部分已构成违约。

而林建华被协助调查,有多家媒体报道称与经销商南浦食品有关。据天喔国际2018年财报显示,南浦食品作为公司的合营公司,但天喔国际自2018年5月起无法取得南浦的账目,董事会也无法获悉其最新状况。

天喔国际表示,2018年是集团历史上最具挑战性的一年。自2018年5月以来,天喔国际无法直接联系或接触控股股东、时任执行董事兼前任董事会主席林建华。林建华正协助中国有关主管部门进行调查。该事件已严重扰乱了集团的正常业务运营。

获得潜在投资者参与重组

深陷财务疑云的天喔国际,被认为重组是唯一出路。2018年11月12日晚间,天喔国际发布公告称,公司的一名债权人与公司均在寻找清盘人进行清盘或重组。根据天喔国际当时的公告显示,一名债权人已就公司清盘向开曼群岛大法院提交清盘呈请,呈请寻求委任天喔国际的共同正式清盘人。与此同时,天喔国际也已提交传票,寻求委任公司低度干预的共同临时清盘人以进行重组,作为强制清盘的替代方案。

在此次被申请清盘过程中,天喔国际董事会将保留一切与管理公司日常业务有关的权利,而有关权利须在共同临时清盘人的监督(旨在制订及提出公司的重组计划)下行使。此举将容许天喔国际现有管理层与共同临时清盘人合作,旨在保存公司价值及业务营运的重组及复牌计划的实施状况。

但香颂资本执行董事沈萌认为,寻找清盘人说明这家公司将进行破产清算,债权人寻找的是“正式清盘人”而天喔国际寻找的则是“共同临时清盘人”,这说明债权人要清算,但债务人却想争取一点回旋时间。对于寻找清盘人的企业来说,没有什么好或坏的结局之分,公司已回天乏术,破产清算是唯一的出路。而且国外的清盘人都爱惜羽毛,不会轻易偏向任何一方。

值得注意的是,天喔国际在经历黑暗的一年后,迎来了潜在投资者的关注。2019年9月30日,天喔国际与上海智阳投资有限公司已就潜在投资公司、参与集团重组及公司股份恢复买卖事务订立谅解备忘录。董事认为,潜在投资者将有利于缓解公司财政状况,并为达成复牌条件提供机会。

新京报网
订阅新闻电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