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

韦博英语多城市暴雷 已涉及上亿资金

据悉,目前韦博英语在全国60多个城市拥有超过200家门店,主要通过预付款的方式收取学费,件均高达3-4万元。

前夜:异常架构调整

2019年9月20日左右,热烈的节日气氛渐近,而知名英语培训机构“韦博英语”北京的几家门店却突然关闭了,引起了韦博英语合作金融机构人员的注意。

韦博英语创立于1998年,在国内和美联、英孚、华尔街并称为“英语培训四巨头”。

据悉,目前韦博英语在全国60多个城市拥有超过200家门店,主要通过预付款的方式收取学费,件均高达3-4万元。

重资产模式运营的培训行业,对现金流的渴望如同血液。而四巨头之一的韦博作为20多年的英语培训老品牌,正是度小满的有钱花、京东白条甚至不少银行、消金持牌机构的首选合作对象。

经调查,韦博英语的订单对金融机构提供的教育分期产品高度依赖,通常分期订单数量占比能达到6-7成,部分门店的分期订单数量占比甚至能达到8-9成。

而面对合作金融机构的问询,韦博英语并没有任何高管站出来解释北京门店的异常关闭,只是通过官方口径向合作金融机构答复:“北京门店关闭系架构调整,要将直营门店改编成加盟模式。”

“老板有问题,不给发工资了!”但是很快,就有韦博内部员工否认这一说法,举报韦博已经出现了拖欠工资的问题。

这让韦博合作金融机构的人员再也不能淡定了。

爆发:多城市暴雷,已涉及上亿资金

10月9日晚,情况开始变得焦灼。

一位接近韦博英语的人士郑京透露,韦博英语北京7家门店已经全部关闭,同时还在成都、天津多地出现了陆续关店的情况。新流财经调查发现,成都地区门店因工资发放问题主动关闭,此外,韦博英语上海总部员工反映,公司出现拖欠工资长达2个月的情况。

几位成都韦博英语学员告诉新流财经,成都三个门店总学员人数大约在800-1000人左右,牵涉的学费金额至少达到了2000万。另一位上海的学员反映,上海韦博维权群登记人数已经达到1121人,而很多人的学费金额都在35000元以上。

一位韦博英语合作金融机构人士透露,从目前已经出现问题被曝光的韦博英语门店来看,总体涉及金额已经过亿。

多位网友提供的韦博英语学费记录表显示,其中成都一家门店的25位学员中,只有4位学员全款,12位选择了百度的分期产品(后经学员证实此为度小满的有钱花),分期订单的数量占比达到80%。

据了解,金融机构和韦博英语合作的分期产品期限均为1-2年,件均额度通常在3万元左右,度小满和京东数科为主要合作方,最大的一家金融机构贷款余额已达到数亿元。

但在事发之前,合作金融机构均对韦博英语做过充分的贷前调查,据悉还有度小满金融的相关人员核实过韦博英语门店的财务情况,一切看起来都很正常。

“英语培训本身应该是赚钱的,至少从抽查的门店财务报表上看是这样的,但这种门店同样可能第二天就跑路了。”一位金融机构人士分析。

今日上午,网络上越来越多的各地学员控诉韦博英语跑路的情况,大量韦博英语员工讨薪维权。

北京、成都、上海、深圳、天津、南京......越来越多的地区出现反馈的声音,培训巨头一夜之间陷入危机。

但是,对韦博的这些合作金融机构来说,一轮更大的风险突袭正在路上。

蔓延:谁为教育分期风险买单?

“怎么办?”

这个问题首先摆在了韦博英语的员工和学员身上,员工讨薪可以走仲裁,学员却不知道该不该还钱。

“不还又要上征信,退费又遥遥无期。”韦博英语学员雪莉是成都地区的在校学生,她缴纳的学费超过2万元,昨天刚刚被通知门店关闭,此前通过京东白条贷款支付了大部分费用,虽然跟京东白条方面协商过终止贷款,但并未成功。

按照韦博英语的说法,如果只是部分地区的战略调整,那么关闭部分成本过重的门店可能是止损,但奇怪的是——对于合作金融机构的问询,韦博英语并不曾因资金方可能断贷的风险,派出任何负责高管向合作金融机构作出明确解释,这并不合理。

郑京认为,韦博给出的所谓“架构调整”的说法相当苍白无力,各地出现欠薪、关闭门店的更大可能实际上是资金出现了被挪用的问题。

这就像一个恶性循环,韦博英语内部资金问题的爆发,可能促使几家大型合作金融机构立马断贷,而金融机构的断贷,会直接砍断韦博英语的主要现金流,影响正常培训业务的运转,让境况急转直下。

可以预见的是,很快,在这家全国排名前四的教育机构享受不到服务的学员,会让韦博英语的数亿分期资产,出现一批集中逾期。

首当其冲的就是度小满、京东数科这两家跟韦博合作体量较大的巨头系金融机构,风险损失只是其一,如果将集中逾期的记录上传央行征信,更多持牌金融机构都牵涉其中,下一步势必将引发用户的进一步投诉和监管的关注。

究因:是教育机构还是金融机构的问题?

搞消费金融业务的金融机构,把“有真实消费的场景分期”当成低风险资产的口号喊了好几年,但教育分期场景的风险,并不是第一次爆发了。

早在两年前,一度占领教育分期七成市场的度小满就发生过多次如深圳天瑞地安、国信清软等合作培训机构跑路的风险问题。

而这个问题到今天再次重演。

在教育分期行业,尽管“AI、人工智能、金融科技“的标签被金融巨头们稳稳贴在身上,但落在业务上,不管是B端欺诈风险管控,还是针对B端的经营风险管控,好像都没有得到很好的解决。

“韦博英语都排名前四,经营20多年了,别人做得分期,为什么我们做不得?”大部分持牌机构当然都知道其中的B端欺诈和经营风险,某金融机构风控人员江磊表示,但面对公司市场部门的这样的质问,风控条线很多时候也只能为指标让步。

2018年,国务院办公厅就印发了《关于规范校外培训机构发展的意见》,要求校外培训机构“不得一次性收取时间跨度超过3个月的费用”,但这一点在金融机构和培训机构中几乎都没有得到履行。

“我们给放款3个月的贷款,别的金融机构放12个月甚至更长的,韦博这样的头部培训机构就不跟我们玩儿了,他不接你的分期产品你没有量啊。”江磊表示,教育分期是个买方市场,虽然知道一次性支付给培训机构的金额越高,期限越长,风险越大,但面对市场商机的抢夺战况,他们并没有多余的选择。

“这就是市场没培育好,如果大家当初一起联手建立好规则,起码3个月的资金池风险比12-48个月的要小很多。”他无奈表示。

同样的故事,在医美、租房、教育场景也多次上演,在市场份额的争夺中,一些资金实力雄厚的金融机构抗风险能力更强,更倾向于选择更偏激的路线收割市场份额,但最终整个市场规则却再难被纠正。

一番风险的集中爆发和淘汰之后,谁又能保证,在中国金融市场合规化进程坚定的步伐下,杀敌一千自伤八百的他们,是不是总能重新站起来洗牌呢?

新流财经
订阅新闻电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