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球商讯

非洲有许多中国可学之处

多向非洲表示学习与感激,既为过去他们曾给予中国的帮助,也为现在仍在某些方面强于中国的素养,更为未来共同繁荣与巨大的合作潜力空间。

我常在旅途飞行中写作。这个习惯让我比较高产,却潜藏着巨大风险,比如,容易将笔记本电脑遗忘在机舱座位上。两周前,在埃塞俄比亚首都亚的斯亚贝巴转机,风险终于爆发了。

那是发生在我结束津巴布韦访问回北京的路途中。一位驻哈拉雷中资企业朋友听说我与他父母同机在亚的斯亚贝巴转机,于是托我帮助两位老人找到转至上海的登机口。飞机一落地,我满脑子想着如何找到同机老人、坐摆渡车、寻找转机通道等细节。直到转机口安检须取出电脑时,我才猛然发现电脑落在座位上了。对一位学者来说,电脑遗失几乎等于灭顶之灾。

我选择先陪同两位老人找到登机口,但那花费了我半个多小时。当我一路返回,拖着繁琐的登机箱回到此前摆渡车的下车点时,惊然发现,在这个非洲最大机场内,要在短暂转机时间内找到刚乘坐过的那架飞机且找回电脑的希望,恐怕比登上珠峰还难。

我焦急地问每一位送客到站的摆渡车司机,是否知道我原来乘坐的那架ET863在哪?没有人给我明确答案。直到一辆接送机组人员到站的中巴车司机告诉我,他正好要去接这架飞机的机组,愿意帮我去找电脑。此次,原本已熄灭的希望之火重新点燃了。

他用60码车速飞奔至ET863。空乘们已在机舱下等候。一位空乘对我说:"刚还在广播中喊你呢,但没人回应。现在已把电脑交给机场安保人员了。"只见司机连忙招呼空乘们上车,继续以60码车速狂追安保车。他比我更着急,我不得不对同车的十多位空乘们连连道歉。空乘们的安慰与宽容,让我又一次深深感受到在非洲的温暖。

司机连续下车问数辆安保车,一边用对讲机向所有停机坪安保人员呼叫,又顺道把这个机组人员送至登机楼,接着又接送新一批机组到另一架飞机。他沿途不断安抚坐在副驾驶座位上的我,"不要着急,我一定帮你找到。"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他在有限、紧张且繁忙的接送机组人员之余,帮我问询了至少8处安保点。黑夜中,中巴车按着喇叭、开着双闪,在亚的斯亚贝巴机场跑道、上百架飞机之间飞驰穿梭了半个小时,像极了汤姆•克鲁斯主演的好莱坞电影中的某个惊险场景。在问到第9处安保点时,一位安保人员已拿着我的电脑在那等候,毫发无损。我失而复得,如获重生,深深地拥抱这位司机。

我会永远记住这位富有激情、爱心、智慧、责任感与职业精神的亚的斯亚贝巴机场司机,他叫Tefer Mekonenne。我也会永远记住在亚的斯亚贝巴停机跑道的惊险却温暖的夜晚。更重要的是,我会永远感激这次在非洲的奇遇,让我反思以经济视角看待这片尚未发达大陆的方法论。

在一些人看来,非洲是贫穷、落后的地方,非洲人是懒、笨的代名词。这种经济功利逻辑暴露了那些人骨子里的种族主义偏见。Tefer的勇敢、机智与专业更印证了那些人的狭窄、短视与持久了上百年的陋习。

我难以想象,如果发生在中国或其他国家的机场,是否能遇到像Tefer这样的热心人?他折射着某种淳朴的文化与社会力量,代表着这片人类最古老土地的强大魅力。
我再次坚定过往曾写过多篇关于非洲的文章所讲,中国人须彻底改变对非洲的看法,不妨多向非洲表示学习与感激,既为过去他们曾给予中国的帮助,也为现在仍在某些方面强于中国的素养,更为未来共同繁荣与巨大的合作潜力空间。
谢谢你,Tefer Mekonenne先生。你是非洲的骄傲。

(作者是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执行院长 )

环球时报
订阅新闻电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