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

实控人非法占用10亿不还 金贵银业债务缠身遭ST

10月9日起,金贵银业(222716.sz)股票简称将变身“ST金贵”,股票交易日涨跌幅限制为5%。

金贵银业10月7日发布关于公司股票实施其他风险警示的公告,公司因存在被控股股东曹永贵非经营性占用资金,且一个月以内无法偿还所占用资金,公司股票触及其他风险警示情形。

公司股票10月8日停牌一天,10月9日起复牌并将被实施其他风险警示,股票简称变更为"ST金贵",股票交易日涨跌幅限制为5%。

实际控制人非法占用10亿不还 公司秒变"ST"

金贵银业主要产品为白银、电铅、黄金及其他综合回收产品,属于有色金属冶炼行业,2014年,金贵银业成功登陆深交所中小板,是国内第一家以白银为主业的上市公司,被称为"白银第一股"。2017年和2018年,金贵银业的总收入分别为113.02亿元和106.57亿元,占到当年郴州市GDP的5.2%和4.5%。

今年8月31日,金贵银业在2019年半年报中披露,截至2019年6月30日,公司控股股东曹永贵累计非经营性占用上市公司资金10.14亿元,占公司最近一期净资产的27.42%,期间日最高占用额为14.42亿元。

随后深交所向该公司下发了关注函,要求其以列表形式详细列示曹永贵占用公司资金的具体情况,包括但不限于占用时间、占用原因、日最高占用额等。

对此,金贵银业于9月7日披露回复公告显示,自2018年1月至2019年6月,曹永贵分别通过郴州市富智汇贸易有限责任公司郴州市金来顺贸易有限公司等6家供应商与公司供应合作的关系,由公司向部分供应商预付货款,供应商收到预付款后部分款项应其要求转至指定账户,用途均为个人资金周转。截至2019年6月30日,曹永贵累计非经营性占用上市公司资金10.14亿元。

曹永贵目前总资产约为60亿元,个人负债约为38.8亿元。其名下所持有的3.14亿股金贵银业的股票已全被司法冻结,占总股本比例32.74%。目前曹永贵已被司法轮候冻结的股份累计为54.5亿股,占其所持有股份的17.3倍。

在回复深交所的公告中金贵银业称,如果控股股东曹永贵未能在2019年9月30日前归还占用的资金,公司股票可能存在被深圳证券交易所实施"其他风险警示"的风险。

公司10月7日晚间公告显示,截止2019年9月30日,上述事项仍未解决。参照深交所《股票上市规则(2018年修订)》第13.3.1条、第13.3.2条的相关规定,触发了"上市公司股票被实施其他风险警示"的相应情形,公司股票将被实行其他风险警示。

大股东涉多起债务诉讼 质押股份轮候冻结

事实上,金贵银业控股股东曹永贵的流动性困难早已存在。金贵银业此前就多次因曹永贵伪造签字、私盖公章、违规担保等问题遭深交所问询,曹永贵更因多起债务纠纷被十余家法院轮候冻结个人资产。因资产问题,2019年以来,金贵银业迄今共收到11封问函,其中包括问询函3封,关注函5封,监管函3封。另外还被通报批评1次。

2018年12月22日,金贵银业发布公告称,公司部分银行账户被冻结,冻结金额为1936.7万元。根据2019年1月26日金贵银业给深交所问询函的回复,曹永贵控股的金江地产曾于2017年6月13日向上海汐麟融资1.6亿元,该行为未经董事会和股东大会批准,系其私自使用公司公章,公司对担保事项一无所知。

8月3日至6日,金贵银业接连发布公告称,公司收到5份诉讼事项法律文书,涉案金额合计约4.44 亿元,导致金贵银业部分银行账户被冻结。此外,该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曹永贵所持公司新增轮候冻结股数,已占其所持公司股份100%。

此份公告的信息披露再次引发深交所关注。深交所关注函提到,2018年11月1日曹永贵所持股份100%被冻结,但公司2018年年度报告、2019年第一季度报告均显示该股份仅为质押状态。对此,深交所要求金贵银业说明定期报告未准确披露曹永贵所持公司股份状态的原因。

据金贵银业8月16日公告,曹永贵和许丽夫妻二人在2018年6月向上海一家名为常嘉融资租赁的企业签署了《高额担保书》,以个人连带责任担保的方式,为郴州市旺祥贸易有限责任公司进行担保,以使其获得9900万的保理融资。

然而,保理融资到期,曹永贵夫妻未能支付应收账款。江苏省常州市中级人民法院裁定冻结郴州市旺祥贸易有限责任公司、金贵银业、曹永贵、许丽银行存款9900万元或查封、扣押相应价值的财产。

9月4日,金贵银业又发布了新的公告,称由于债务纠纷,公司实际控制人曹永贵所持股份已经被深圳、郴州、北京南昌市重庆苏州益阳成都、上海、长沙烟台广州等16家法院轮候冻结。

重组失败 利润亏损 亏空压力加大

除了实控人曹永贵导致的资金链问题,金贵银业从"白银第一股"衰落至此也离不开其疯狂扩张高举并购大旗路线。

金贵银业曾试图以上游收购矿产资源、下游布局线下消费终端、中间掌控白银产品冶炼制造,从而达成围绕白银打造一条完整的生态产业链条的雄心。金贵银业在2018年财报中写到:"公司未来将通过资本市场收购兼并国内知名的黄金、白银制品加工企业,利用标的企业现成的门店、渠道、设计、团队及熟练员工提升公司的银制品销量和品牌形象。"

2016年1月,金贵银业并购金属矿采选及矿产资源回收公司;2016年6月,金贵银业收购西藏金和矿业有限公司66%股权,随后又于2018年3月以1.87亿元收购金和矿业剩余34%股权;2018年4月,金贵银业以3.8亿收购西藏俊龙矿业100%股权。今年上半年,这两家公司的净利润分别为-366.26万元和-148.93万元。

2018年5月,金贵银业预计以14亿~16亿元收购湖南临武嘉宇矿业有限责任公司100%股权,预计以4亿~6亿元收购湖南东谷云商集团有限公司100%股权,预计以20亿~24亿元收购赤峰宇邦矿业有限公司65%股权。

但是一系列收购计划随着曹永贵问题及公司债务危机爆发而不得不停止。金贵银业今年7月12日公告称,公司于2019年7月12日终止筹划关于拟以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的方式,收购上述三家企业的资产重组重大事项。在终止收购赤峰宇邦矿业事项上,金贵银业表示宇邦矿业股东要求此次重组支付现金的比例过高,公司根据目前的现金流状况无法满足对方要求。根据双方意向协议中的约定,若公司违约未达成重组,金贵银业支付给宇邦矿业的第一笔1亿元保证金就会变成货款无法收回。

根据公告计算,金贵银业在2019年共计需要偿还债务22.44亿元,但8月底公布的半年报显示,公司账上仅有现金12.1亿元,曹永贵所占用的资金是现金余额的83.8%。

自2014年上市以来,金贵银业的资产负债率一直保持在68%左右,现金比率逐年下降,由2017年的0.62降至2018年的0.25,到2019年上半年降至0.21。

另外,金贵银业的运营资金周转大量依托银行贷款,2018年,金贵银业便已出现流动性危机。2018年年报显示,金贵银业债务高达80.22亿元,流动负债67.26亿元,而应付账款20.22亿元,较2017年6.61亿元同比增长205.9%。

与此同时,上半年业绩遭遇大幅下调再度对其二级市场造成压力。

根据半年报,今年上半年金贵银业营业收入42.48亿元,同比降22.55%,净利亏损3795.6万元,上年同期净利1.31亿元,同比下滑129%。金贵银业在财报里称,出现这样的情况2019年上半该公司主要产品电铅价格与去年同期相比大幅下降,产品毛利率与去年同期相比亦大幅下行。去年同期,其电铅产品盈利达10495万元,毛利率为15.19%,而今年上半年该产品出现亏损。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财经时报(微信ID: businesstimes) 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订阅新闻电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