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

剧集公司半年报观察:盈利平均下滑六七成、有库存剧积压超两年

电视剧行业库存压力大,每年行业近三成、上千集的剧集被积压,给各家公司都带来了巨额的应收账款。

不同于今年夏天“最强暑期档”的火热,电视剧公司交出的半年报只能用“惨淡”来形容,这次“中考”几乎全军覆没。

数娱梦工厂统计了华策、欢瑞、唐德、慈文等7家以剧集为主要业务的上市公司半年报,注意到由于确认收入的剧集减少,加之平台采购价下滑,这些剧集公司的营收都受到了不同程度影响,净利润更是普遍下滑。

7家上市公司中,4家公司的营收都显著下滑,其中3家减少五成以上,3家盈利转亏,平均下降了六到七成。

今年上半年,华策营业收入9.25亿元,虽然保持了行业第一,但营收减少最多,达到了57%,亏损近6000万。报告期内没有推出作品的欢瑞世纪营收垫底,仅有1亿出头,利润不到2000万,同比减少了六成。连续遭遇黑天鹅的唐德更是亏损了7698万。

电视剧行业库存压力大,每年行业近三成、上千集的剧集被积压,给各家公司都带来了巨额的应收账款。

但在一系列举措下,一些上市公司上半年应收账款有所好转。新文化、华录百纳通过出售子公司股权等方式回笼了部分资金,华策通过清库存、控制新项目开支等方式减轻了一部分账款压力。在清库存的作用下,下半年各公司的上映及开机项目数量有所回升。

相比之下,倒霉的唐德影视仍受《巴清传》等剧的拖累,应收账款上涨了21.58%,达到7.14亿元。而慈文的应收账款反而有所上升,应收账款占到总资产的44.81%。

为了改善资金压力,除了加快清理手头库存收回款,不少公司都引入了国资背景股东,补充资金弹药。

超半数剧集公司营收、利润下降

数娱梳理了7家已发布半年报的剧集公司的数据。

这当中可以看到,行业内的龙头公司华策影视上半年营收、净利润双降,由盈转亏。

华策业绩下行是因为核心业务剧集业务的萎缩,全网剧数量下降明显。华策半年报显示,上半年全网剧销售的营业收入为6.58亿元,较上年同期减少超六成。

营收紧随其后的是慈文传媒,其上半年营收略有增长,达到8.27亿。其影视业收入为7.8亿,贡献了超九成的营收,同比增长32.58%。

新文化在上半年的剧集表现平平,但凭借《新喜剧之王》和《追龙2》两部电影收获9.3亿票房,实现了5173.18万净利润。

唐德上半年实现营收2.18亿,同比下滑55.95%,亏损高达7698万元,同比下滑185.42%,为几家上市公司倒数第一,受到《巴清传》等大剧播出无望的影响。

营收垫底的欢瑞世纪,仍受“限古令”影响,影视收入大幅度下降,同时艺人经纪收入小幅增长为7545.58万元,贡献营收超七成。

鼎龙文化(原骅威文化)营收同比增长高达532.58%。华录百纳更是成为唯一一家实现净利润增长的公司。

但回顾前两年的半年报可以发现,两家公司业绩增长更多是因为去年同期表现更糟糕,鼎龙文化去年上半年营收仅为7486万,华录百纳更是亏损超过2.22亿,今年情况不过是回归了往年的常规水平。

多家影视公司表示,业绩下滑主要由于上半年宏观经济下行以及政策监管趋于严格,影视行业仍处于调整周期,产业链上下游价格逐步回归理性。影视剧项目制作周期较长,前期投入成本较高,播出阶段数量和金额有所下降,挤压了利润空间。

多位业内人士称,视频平台采购价格均从此前的均集1000万左右,压到了均集500万左右。采购总额的减少,导致多部电视剧积压,项目整体的销售情况低于各公司预期。

积压剧加速去库存,但反响普遍低迷

已售项目播出难,成了影视公司的一大难题。在新剧扎堆的情况下,积压剧的“去库存”之路并不好走。

据统计,2015-2018年这四年,国内电视剧年产量都在1.3万集以上,其中只有不到9000集有机会播出,有三成左右的剧集被积压。今年播出的电视剧也有不少部开拍自一两年前。

多家影视公司的半年报都提及了积压剧对营收产生不利影响。一旦影视剧不能及时播出,款项将无法及时收回,拖累现金流,更严重的情况是,剧集遭遇政策限制无法播出,导致大笔投资转为坏账。

“老大哥”华策在上半年抓紧清了6部库存。2017年6月中杀青的《时间都知道》,等了两年多才在今年7月播出。其他几部上半年播出的剧中,《我的奇妙男友2》《独孤皇后》和经历了改名风波的《流淌的美好时光》同样是在2017年便完成了拍摄,《我只喜欢你》和暑期热门剧《亲爱的,热爱的》也煎熬了一年。

慈文上半年主要解决了《爵迹》和《暗黑者3》的存货问题。

2016年电影《爵迹》虽然票房亏本,但似乎并未影响其IP的号召力,同年12月慈文购买了小说版权,改编的电视剧于2017年8月杀青。

这部剧最终改名为《临界天下》在今年5月播出,然而播放热度只能用“毫无水花”加以形容。

《暗黑者3》于2017年2月结束拍摄,之后在后期制作和定档环节经历波折,直到今年才播出,豆瓣6.4的评分也是勉强及格。

好在去年十月结束拍摄的头部剧集《风暴舞》,慈文已确认了首轮发行收入,预计将在年内在东方卫视播出,播出信息也出现在爱奇艺下半年的排播计划中。

相比之下,欢瑞世纪的头部项目《天下长安》运气要差很多。

《天下长安》作为欢瑞世纪的头部影视项目,投资高达5亿,原本计划在2018年播出,因此收益计入了2017年年报。该年财务数据显示,腾讯和优酷两大视频平台贡献了约4.23亿的销售额,电视台版权费用则为3.27亿,一共卖出了7.5亿。

2019年欢瑞世纪半年报中《天下长安》存货排名第四 

但《天下长安》在2018年惨遭两度撤档,随后“限古令”风声之下古装剧播出受限,这部剧至今仍然未能定档。据问询函回复披露数据,截至目前,《天下长安》累计回款仅1.6亿。

截至2018年底,欢瑞世纪主要库存项目为《听雪楼》《盗墓笔记2》《封神之天启》《天下长安》《我在北京等你》五部作品。

这当中,《听雪楼》于今年5月播出,《盗墓笔记2》改名为《怒海潜沙&秦岭神树》于6月播出,《我在北京等你》出现在了江苏卫视2020年排播计划中,2017年出品的《封神之天启》和《天下长安》仍处于待定。

“《天下长安》是欢瑞世纪很重要的一部作品,今年会继续全力推进。”欢瑞世纪总裁赵枳程在股东大会上表示。

华录百纳上半年代表作《东宫》也是早在2017年就完成了拍摄,与唐德影视合拍的古装片《蔓蔓青萝》更是积压了三年。

上半年播出的《东宫》虽然得到了不少好评,但在舆论上并没有引起太大的反响。

除此之外,多家影视公司仍有不少电视剧处于“搁置”状态,已售作品也有很多没有播出。影视公司一方面将无缘“上星”的剧集转而进行网播,另一方面将大量积压剧打包、低价销售,以期尽可能回笼资金。

拥抱国资续命,下半年复苏有望?

多家剧集公司深陷股权高比例质押风险,于是纷纷选择了国资纾困。

具体来看,几家剧集上市公司控股股东的股份质押比例大多在20%到30%之间,唐德最高近50%,控制权变更后的慈文只有10.75%。

过高的质押比例,一旦出现“爆仓”,容易引发股价持续暴跌,继而甚至导致公司控股权易主。

上半年处于“动荡期”的慈文,就发生了这样的问题。带领慈文走过中国影视行业20年跌宕起伏的创始人马中骏,并没能从去年席卷影视圈的资金困局中突围。今年初回应深交所质询时,马中骏夫妇手中股份的质押率高达93.99%,占到公司总股本的22.36%。

为了解决危机,慈文引入了华章投资,这家江西省属国企江西省出版集团的全资子公司成为了控股股东,慈文由一家民营上市公司,变为国资主导的混合所有制上市公司。华章总经理吴卫东出任慈文新任董事长,原董事长马中骏改任首席内容官。

国资进入纾困后,慈文股份的质押比例降低到10%左右。按照马中骏的说法,“我把管理事务交出去,将集中精力抓慈文的创作。”

除了慈文,华策、唐德也抱紧了国资的大腿。华策控股股东大策投资转让了不超过公司股份总数2%的股份给杭州市金融投资集团,后者是杭州市政府直属的国有独资企业。

随着范冰冰等明星股东的撤退,唐德多了两位京报长安和元达信两家新股东,合计持有1800万股,占总股本的4.35%。

京报长安隶属于北京日报报业集团,元达信资本是中信建投证券的投资平台。这两个新增股东的国资背景,对处于困境的唐德影视来说,颇为难得。

丢掉控制权的还有骅威文化。由于主营业务经营不善,质押比例一度高达44%,骅威文化不得不在今年引入控股股东杭州鼎龙,实际控制权变更,并改名为鼎龙文化。

引资纾困+库存清理,让几家公司减轻了包袱。区别于上半年全网剧数量明显下降,下半年7家公司待播和推进项目的数量有显著改善。

自7月起,华策有5部全网剧在暑期档播出,数量保持行业领先。预计下半年即将开机的全网剧高达14部,此外还有5部电影将在下半年上映,1部综艺和5部网络大电影在筹备中。

慈文也在加快项目推进,投拍的影视剧有有6部在后期制作中,1部在拍摄中,还有1部已完成制作。不过需要指出的是,备受关注的《紫川》《脱骨香》不在其中。

欢瑞世纪则有7部电视剧预计会在今年下半年陆续成片,包括《盗墓笔记之云顶天空(下)》《鬼吹灯》《琉璃美人煞》,进一步加快网剧释放节奏。

华录百纳5部剧集均已杀青,进入后期制作阶段,还有3个以上IP项目在筹备。新文化手中有3部电视剧正处于发行或排播阶段,4部作品处于前期筹备阶段。

唐德手里有3部电视剧分别在筹备、拍摄和后期制作,公司投资制作的成龙电影《狂怒沙暴》正在进行后期制作。

鼎龙文化手里只有一部电视剧《我知道你的秘密》,该剧已制作完成并拿到发行许可证,年内有望。

数娱梦工厂
订阅新闻电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