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育

预付式消费成整治重点 46家体育健身企业登上黑名单

预付消费模式给消费者带来便利和实惠,背后是其潜在的巨大风险。

近日,北京市体育局公布了新一批北京市体育健身领域预付式消费“黑名单”企业信用信息,以惩戒失信企业,警示健身行业,倡导理性消费。

北京东霆春分健身有限公司等46户体育健身企业(涉及有关责任人60余人)因“关门”“跑路”“停业”“联系不上”等问题,导致消费者合法权益受到侵害。

北京市体育局公示显示,为维护市场公平竞争秩序,保护消费者合法权益,全市正在集中开展“整治预付式消费问题”专项行动。为进一步加强体育市场管理,规范体育健身服务预付式消费,保障广大市民参与体育健身消费的合法权益,维护首都体育事业和体育产业繁荣与稳定。

值得注意的是,此次已是北京市体育局发布的第二批“黑名单”。在第一批公布的失信企业中,共25家北京市健身企业被列入“黑名单”,其中有17家是“浩沙”系的相关企业。

在第二批公布的失信企业中,“浩沙”系企业依然在列,共有12家进入“黑名单”。此前,据媒体报道,从去年11月开始,国内最早的健身连锁品牌——浩沙健身在南京、成都、天津、北京等地的多家门店先后传出关闭消息,引发了公众对预付消费模式的质疑。

据了解,传统健身房通常采用会员预付制,消费者需要一次性预付数千元年费。在北京这样的一线城市,办一张年卡约需要3000-5000元,环境和设备再好一点的则需要上万元。若消费者办卡后因各种原因不能继续锻炼,就会面临“不能退卡”“过期作废”等预付式消费之痛。

《2018中国健身行业数据报告&健身房生存白皮书》分析指出,2019年,一线城市健身房总量预计保持平稳微降,二三线城市增长继续保持增长。预付费监管常态化,一线城市健身房的增长变缓,标志着现金流主导的健身房红利期结束。

业内人士认为,对于健身行业来说,预付费问题确实非常困扰消费者,企业采取预付费模式可以锁定一批客户,这对健身房来说是非常有利的,但对消费者却造成困扰。消费者除了不能坚持锻炼造成不必要的浪费和心理压力外,一些小型健身房因经营不善等原因跑路问题,更是侵犯了消费者合法权益。

调查发现,预售卡的方式曾作为体育健身领域的重要支撑,一度成为各健身房的主要经营模式。

不过,为了增加客源,各健身房的健身卡价格不断下探,现金流变小,25%的成本要用来在路边发传单,恶型竞争带来的结果是销售导向,加上高房租、高人工费等不利因素,让预付式消费模式成为了鸡肋。最终导致一些健身房因经营不善跑路,侵犯了消费者合法权益。

正如业内人士所言,预付消费模式可以给消费者带来一定的便利和实惠,然而,其风险也不容小觑。因此在办理预付卡时,不要轻信商家的口头承诺,务必要签订书面合同。

签订合同时,要仔细阅读合同条款,重点关注预付卡使用期限、如何退款、违约责任等方面约定。同时,务必要保管好经营者的有关宣传册页、预付卡协议、付款凭证和个人消费记录等,便于在发生消费纠纷时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

北京商报
订阅新闻电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