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

降准不改投资方向?城商行债券配置重心在转向国债、地方债

虽然降准降低了此前同业负债依赖度较高的城商行负债压力,但出于资产荒的现实情况,接下来的债券配置重点仍是利率债、高等级信用债,并趋于集中化。

“资产荒”之下,即便是全面降准,甚至定向降准加码投放,部分城商行债券市场上的投资行为也很难发生重大变化。

券商中国记者采访发现,虽然降准降低了此前同业负债依赖度较高的城商行负债压力,但出于资产荒的现实情况,以及压缩同业资产的监管导向考虑,接下来的债券配置重点仍是利率债、高等级信用债,并趋于集中化。

“后续我们债券配置的重心将逐渐转移至国债及地方政府债,也会根据同业资产压缩情况,适当配置政金债。”一位中部地区城商行金融市场部负责人表示。

“资产荒”影响城商行债券配置

作为对同业负债依赖度最高的城商行,对今年以来行业中一些风险事件感受深刻。“主要是外界或者交易对手对我们的风险评价有一定程度变化,负债端的压力比较大,缩表压力不小。”一位华东城商行资负部人士称。

9月6日,中国人民银行宣布全面降准,从9月16日开始全面下调金融机构存款准备金率0.5个百分点(不含财务公司、金租公司和汽车金融公司)。并额外对仅在省级行政区域内经营的城商行分两次、合计定向下调存款准备金率1个百分点。

国信证券研报认为,央行给小银行更低的准备金率,并进一步定向降准,有助于让他们更大力度支持实体,尤其是本地的小微、民企。

不过从债券投资方面来看,券商中国记者采访发现,降准对部分城商行后续的债券配置方向并不会造成实质性影响。

“除了降准,还有两个需要重视的因素,一是政金债的传言虽然被否认,但监管压缩同业资产、同业负债的导向得到进一步确认,二是地方政府专项债发行规模进一步加大。” 前述中部地区城商行金融市场部负责人认为。

他表示,这种情况下,后续该行债券配置的重心将逐渐转移至国债及地方政府债,也会根据同业资产压缩情况适当配置政策性银行金融债。

此外,多位受访金融市场人士都提到“资产荒”的影响。“虽然降准缓解了负债压力,但资产端配置可选择的不多,我们中期会议上的定调,是说下阶段的首要任务应该是‘始终保持充裕的流动性和良好的抗风险能力’,接下来的风险偏好也不会有什么大变化,债券配置重点仍是利率债、高等级信用债。”一位华东地区城商行金市部总经理表示。

事实上,资产可得性的问题,也是去年以来,尤其是今年上半年非常困扰整个银行业的问题。不少分析人士还认为,由于实体经济缺乏有效融资需求,宽松的货币政策可能加剧“资产荒”:过多的资金追逐少量安全资产。

一位股份行董事长在该行中期工作会上对此有一个形象的描述:过去我们擅长的,现在不好做,譬如政府业务、房地产业务;过去我们不擅长的,现在不敢做,譬如小微、民营、涉农业务,因为他们奉献较大;我们想做的,却不会做,比如轻资产运营的新经济;我们不想做的却不得不做,譬如垒大户的业务、按揭业务,收益比较低。“最后还有一个问题是今天做了,不知道明天做什么”。

中小银行连续3个月抛售政金债

根据中债登2019年8月托管数据,托管总额达到62.9万亿,规模环比增长8287.6亿。其中地方债、国债和政金债托管规模均有较大幅度增长。

中泰证券发布研报称,结构上看,城商行的杠杆率自6月以来有所回升,进一步反映城商行资产收缩的节奏确实有所缓解。

但更进一步,城商行的持仓结构发生了明显变化,7月和8月城商行连续出售政金债,主要增持国债和地方政府债。

至此,中小银行已连续3个月抛售政金债。江海证券研报认为,中小银行增持政府债,减持政金债,这一方面反映出随着政金债和政府债之间的利差不断压缩。从免税的角度考虑,国债和地方债的配置价值明显上升;另一方面也反映出此前受政金债纳入同业资产考核的传言影响,中小银行对政金债的需求受到了一定程度的影响。

中泰证券研报则认为,如果说6月的抛售行为源于监管带来的资负调整,7月的抛售行为源于政金债发行小幅收缩,以及地方债的放量,那么8月在政金债净发行规模逾2000亿且地方债发行规模环比下降的背景下,中小银行依然保持对政金债的减持,更多的体现了在负债压力尚存下,城商行投资集中化。

“后续若降准资金有效释放,地方债发行如期放缓,且监管对同业投资的范畴进一步诠释,政金债的持仓结构或得到优化。”中泰证券研报分析称。

券商中国
订阅新闻电邮
技术支持 Investi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