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游

玉泉威虎山挂牌出售 民营景区为何“后继无人”

在寻找接盘侠的民资景区中,除了不愿继续投入之外,还有更多景区已进入破产重整程序,经营重压下,引入新买家实属不得不为。

消费升级倏忽在旅游行业掀起大浪淘沙,而财气、人气均不占优的不少民营传统景区,经营逐渐难堪重负。在国内首个5A景区龙潭大峡谷破产重整后,民营景区的生存状况持续受到关注。9月2日,记者在国家产权交易所看到,国家2A景区玉泉威虎山国家森林公园(以下简称“玉泉威虎山”)挂牌出售,起始价为3500万元。对于出售原因,该景区法人刘文宪告诉记者,“民营景区本就投入巨大、管理不易,希望找个愿意持续投资的接盘者,让景区重拾竞争力”。事实上,在寻找接盘侠的民资景区中,除了不愿继续投入之外,还有更多景区已进入破产重整程序,经营重压下,引入新买家实属不得不为。

后继乏力

此威虎山非彼威虎山。刘文宪告诉北京商报记者,同样位于黑龙江,距离自己景区不算远,还有一座威虎山国家森林公园,《智取威虎山》中的英雄杨子荣剿匪故事大都发生在该公园内。而玉泉威虎山则主要得名于山形如虎,威虎山长城也被誉为“第二八达岭”。除了风景不同外,国有、民营的差异,也决定了两个景区不同的发展境遇。

挂牌资料显示,玉泉威虎山景区属于一年四季皆益进行旅游活动,主要游览项目有游园、爬山、攀崖、探洞、登长城、野战对抗、滑雪、滑冰等。在此次出售的资产中,就包含600亩景区林地、24000平方米威虎峰中级滑雪场、12000平方米鹰爪峰初级雪场、10000平方米青少年初级滑雪场、6000平方米雪橇场,以及野地对抗枪战场、射猎场1000平方米、水上乐园等11项资产。“我快70岁了,玉泉威虎山也没有人能继承,所以想要转手,景区经营状况虽不算太好,但也没亏损,只是每年几十万元的利润,支撑不了持续改进、提升的支出,故希望有人能接手。”刘文宪说。

据介绍,为适应旅游业发展需要,玉泉威虎山在1995年按照规划,由阿城钢铁集团进行整体开发,是最早实现民营的一批景区,随后在改制过程中几经转手,现全部股权均归刘文宪所有。颇出人意料的是,对于有部分网友在点评网站上评论,“景区设施老旧”、“管理松散”、“厕所不太干净”等问题,刘文宪并没有否认,只是有些无奈地解释:“自己没有太多精力去经营后,近几年,将景区外包给一家公司运营,由于是短期租赁,运营公司不会投钱,所以景区设施难免有些老旧。”不过,他也强调,景区的资源还是好的,冬夏两季皆为旺季,只要有资金注入,游乐项目多了,就会引来更多游客,发展前景并不差。

 压力陡增

其实,玉泉威虎山景区的瓶颈,也是民营景区发展的缩影。只不过,相比不愿继续投入的刘文宪来说,不少民营景区实控人的处境更加艰难。自2017年7月,洛阳龙潭大峡谷成为国内首家破产的5A景区后,似乎推倒了民营景区破产、停业的多米诺骨牌。两年多来,越来越多的“明星”景区陷入危机。

就在今年6月,作为威海市的一大招牌,大乳山景区正式宣告破产重整,引来唏嘘一片。公开资料显示,该项目于2005年正式开建,当初计划投资30亿元,景区规划总面积60平方公里,规划乳山湾旅游风情镇、母爱文化片区、海洋公园片区、幸福休闲片区等五大片区。但随后,景区建设虽日渐完善,可资金压力也越来越大。

此外,2018年11月,因欠款9354万元拒不执行,4A级原始森林景区南召宝天曼,登上失信催收名单;2017年12月,经历停业整顿两年、被摘牌“4A”后,投资16亿元打造而来的重庆龙门阵景区,申请破产重整等。

不难看出,融资越来越难,贷款到期无力偿还,已成为压垮民营景区的一大因素。有业内专家表示,目前,全国景区的大趋势是降价提质,而这也在一定程度上抑制了景区再次走上盲目举债这条老路,未来民营景区资金压力也可能继续增加。

问题频发

眼看民营景区接连倒下,业内分析人士普遍认为,究其背后原因,应该是内忧外患所致。

以玉泉威虎山为例,在整体出售前,景区在对外合作方面并没有大动作,合理规避风险能力较弱,而这也是民营景区的一个共性问题。龙潭大峡谷的掌门人也曾是一名“辞官不做”的副县长,用民间借贷撑起了这个规模庞大的景区。最终成也萧何败也萧何,当掌门人身故后,景区也瞬间跌下神坛。除此之外,也有不愿具名的景区经营者指出,一些民营中小景区的开发和建设,不是从市场的实际需求出发,而是从老板的个人喜好出发,这种脱离了需求的运营模式,必然得不到消费者的青睐。

“其实,民营景区除了内部管理不善或者不愿持续投入等问题外,随着外部消费需求的变化,旅游行业竞争愈发激烈,消费者用脚投票,让不少没有及时转型升级的传统观光型景区遇困。”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中国文化和旅游产业研究院副教授吴丽云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

吴丽云进一步分析,旅游市场的“钱途”肯定是光明的,但民资进入时一定要谨慎,一方面必须要对新趋势非常敏锐,才能提供匹配新需求的产品,另一方面必须摒弃赚快钱的想法。“以往通过捆绑房地产等方式,企业有可能实现资金较快回流,但随着政策趋紧,旅游行业赚快钱的时代已经过去,接下来进入的民资,必须要做好高投入、慢回报的准备,不断迎合市场,在管理、服务上发力,打持久战。”

北京商报
订阅新闻电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