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球商讯

“哪吒”带来的日本生意 成都要怎么做大?

常年投资日本企业的深圳挚金资本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战略总监高泽茹发现,日本企业最近都开始谈论“哪吒”。

票房已突破43亿的“哪吒”,正在引发来自动漫中心——日本的关注。

常年投资日本企业的深圳挚金资本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战略总监高泽茹发现,日本企业最近都开始谈论“哪吒”。“我几乎每天都会收到来自日本的几十封邮件。”她兴奋地分享这个数字。他们都很关心,中国正在壮大的动漫市场,以及背后蕴藏的“富矿”。

对中国市场的关注,是日本近年来出现的新现象。据国家发改委国际合作中心副主任刘建兴观察,日本企业对华投资的动机正在产生变化,“从过去把中国当作出口加工基地,转向重视市场容量,把开拓中国市场作为主要目标”。一个例子是,在四川,日本企业产品内销比例达到88%,成为全国最高的省份。

在新的趋势下,如何进一步挖掘两国合作的增长点?昨天(8月23日)在成都举行的中国(四川)日本产业合作圆桌论坛上,除文创产业外,高附加值的高科技、生产型服务业均被视为关键领域,而在中国资本的加持下,更多日本“隐形冠军”也成为下一轮引资的重点。

“现在,有了哪吒这个爆点,应该抓住机会。”高泽茹说。

 中日产业合作转轨

去年,《中日和平友好条约》缔结40周年之际,两国先后时隔多年开启经济高层对话和文化交流协商会议,让中日合作浮现出新的可能。日本海关统计,2018年,两国双边货物进出口额为3175.3亿美元,增长6.8%;贸易逆差295.5亿美元,下降6.8%。在逆全球化趋势增长下仍实现稳定增长,被国家发改委国际合作中心副主任刘建兴评价为“来之不易”。

日本企业的投资热情被多方捕捉到。高泽茹注意到,更多日本企业开始与其接触,他们更愿意到中国来发展。国务院参事、国家发改委原副主任杜鹰则对现阶段两国在投资、贸易上的状态评价为“整体上处于战略调整期”,“我持相对乐观的看法”。

投资意愿变化的背后,是对市场判断的改变。日本智库野村综合研究所产业二部总监黄思华指出,尽管日本历来是对华外商投资来源地,但在2010年之前,中国主要是其“成本中心”,中国较低的土地和劳动力成本能为其带来更多利润空间,也因此成为加工中心,产品主要去向是回到日本和向海外返销。

“但2010年后,中国本地消化能力愈加强大,无论是对商品、工业品还是日常服务品的需求,都有了本质的提升,就是所谓的‘消费升级’,而且这种升级更多体现在更多体现在工业生产领域。”黄思华认为,对于在智能制造领域已率先发力的日本,这意味着更多的市场机会。

日本企业的出海愿望正好契合了中国吸引外资的需求。一个共识是,随着中国经济从高速增长转变为高质量发展,需要更多来自全球的智力支持,为中国发展提质增效提供更优的解决方案。因此,日本的高科技、生产型服务业也成为关注的焦点。

在黄思华看来,尽管日本大企业与中国合作已经十分深入,但并不代表着已经没有进一步发展的空间。“一个实际的问题是,索尼、松下、三菱这些大公司都已经到了中国,进一步招商是不是会很困难?”黄思华给出的答案是否定的。“日本产业领域分工极为细化,还有更丰富多元的招商契机和落地可能性。以智能制造为例,有安川机器人这样的专业公司,而松下也有相关的业务,但事实上,这个业务板块目前还没有进入中国。”
他进一步指出,这些大型公司还有加大拓展中国市场的可能性。“原来,松下中国首席代表在集团内部排名是100名开外,而今年,松下开始对组织结构进行调整,中国首席代表的顺位在整个集团体系内上升至第3,对总部业务的影响力有了前所未有的加强。”

而高泽茹则更看重中小企业的合作前景。“日本有许多中小企业,他们的技术能力不逊于大型企业,但由于在日本大企业的影响过大,需要到海外寻求资金和市场。”她提到无人驾驶领域,“我们发现,有企业需要更多数据资源来完成技术升级,中国就可以是其合作的对象。”

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俞乔总结到,在新的以“开放经济”为主的全球化产业合作之下,中小企业有望成为大型跨国公司之后一个新的合作主体。

 各地的日本“生意经”

面对日本企业,中国各地已开始提前布局,以发掘更大的合作红利。

最近被频繁采用的一种合作形式是搭建产业园。记者注意到,近几年时间内,广州在南沙新区的中日生物医药产业园、苏州象城开发区的中日智能制造创新产业园开展智能制造;青岛西海岸新区的中日节能环保产业园纷纷落户。

“广州、苏州、青岛、大连、武汉还有成都,7、8个城市已经进入双方地方合作的备选清单,实质性合作有的已经开展。”杜鹰透露,国家发改委正在紧锣密鼓地谋划中方和日方结对关系、开展项目合作的具体事宜。就在今年年初,国家发改委负责人和日本地方经济担当大臣具体就双方地方交流合作进行了磋商,“很快就会签订一个协议”。

“这将标志着,双方地方合作进入新的阶段。”杜鹰对此总结。

去年,中国(四川)日本产业合作园区落户成都高新区天府国际空港新城。据媒体报道,该产业园将以“1+N”方式进行布局,辐射四川对日合作相关区域。而根据会议现场的信息,成都的初步考虑是,将在动漫、文化产业等领域与日本开展园区合作。

“对于地区经济而言,文创产业未来将会成为一个非常重要的组成部分,因此,提前布局很有必要。”俞乔举例说到,在美国,医药产业占比达到18%,是占比最大的单一产业,而文化则超过了9%。

更多人则将目光投向了刚走上成都动漫风口的哪吒。

高泽茹抛出一个问题:哪吒已经成为现象级动画电影,背后的制作方——成都的可可豆动画影视有限公司也让成都本地的动漫产业和市场潜力走进业内视野,但在票房之后,还能带来多大的能量?比如,最直接的是,如何能让哪吒这一传统文化IP转化出更多价值?

“对于动漫产业,国内缺乏一种全产业链的运作模式,IP打造和转化的周期很慢。”高泽茹说,“不少日本动漫企业想了解的是,中国产业链已经到什么环节了。我们可以把日本全产业应对的优势引进到中国来,加快IP打造和生产周期加快,让本土IP走向国际。”

也有人提出更进一步的建议。比如,黄思华指出,在围绕IP打造主题乐园时,可以借鉴日本的新玩法,利用VR等新技术让IP角色“活起来”,让消费者除了购买产品以外,还能感受到这些角色,并与其互动。这也符合新消费趋势下“沉浸感”、“体验感”的需求。

但产业园的合作方式能否真正吸引这些更具创意、本地市场更需要的元素?曾参与广州、苏州、青岛等多个产业园打造的黄思华总结了一些成功经验:要根据当地企业文化打造“圈子”、建立可孵化体系和通道、人才吸引和培育机制,同时辅之以资本加速,通过实现全球供销网覆盖国内国外营销渠道,帮助日本企业开拓新兴市场

每日经济新闻
订阅新闻电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