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

遭沽空机构“狙击”市值缩水 澳优乳业会否步辉山后尘

截至16日下午14点35分,澳优股价反弹逾14%,但仍未收复前一日的“失地”。

 披露上半年业绩报告仅仅两日,在港上市的乳制品公司澳优(01717.HK)便遭遇沽空机构Blue Orca Capital(杀人鲸资本)做空。

8月15日,此前沽空安踏失利的杀人鲸资本,发布了针对澳优的做空报告,引发后者股价暴跌20.11%,澳优随后紧急停牌。

这份长达41页的中英文报告,指出澳优存在虚报销售额、盈利造假等五大问题,并由此得出“澳优完全不值得投资”的结论。报告称,根据独立证据对澳优的收入进行调整后,澳优的股价估值仅为每股 5.78港元。

针对指控,澳优乳业当日下午予以否认,并于8月16日早间发布澄清公告,对沽空报告中的指控进行逐条否认,称有关指控“毫无根据且严重误导”。截至16日下午14点35分,澳优股价反弹逾14%,但仍未收复前一日的“失地”。

全盘否认做空指控

杀人鲸资本认为,澳优乳业存在财务造假行为,夸大营业收入,误导中国消费者,隐藏成本,并且通过未披露关联方交易让高管得以隐秘地谋取私利。

其在沽空报告中称,澳优虚报l 52%的中国区配方奶粉销售额;旗下佳贝艾特羊奶粉在中国宣传与欧洲和美国不一致,存在误导性披露,有引起中国消费者抵制的风险;低报人工费用;存在虚假交易和秘密输送利益的子公司,及企业丑闻和众多未披露关联方分销商。

对此,澳优乳业在8月16日的澄清公告中,全盘否认了沽空报告中的指控。其中,关于婴幼儿配方奶粉进口数据、收入及利润方面,该公司解释称,澳优有关婴幼儿奶粉产品进口数据均为真实及正确,可由中华人民共和国海关总署发出官方文件支持,同时,经澳优考虑由于Blue Orca Capital声称进口数据中存在差异,因此夸大收入及利润指控与事实不符。

对于佳贝艾特婴幼儿配方羊奶粉误导中国消费者的指控,澳优则回应称,有关指控为不正确及根据不完整资料得出结论,澳优否认有关指控。并且,配方羊奶粉已获证实为更易消化及相比配方牛奶粉过敏反应较低,根据若干相关研究报告,配方羊奶粉在理论上含有较低致敏性。

中国食品研究院研究员朱丹蓬在接受财联社采访时表示,目前,澳优产业端、渠道端,以及消费端均正常运营,沽空报告对于澳优而言或许并不公平。

也有业内人士认为,虽然澳优对做空报告中的指控逐一作出解释,并强调指控毫无根据,然而指控也并非空穴来风。

乳企频遭机构狙击

事实上,澳优过往曾在财务上存在一些问题。

资料显示,2012年3月29日,澳优突然发布暂停股票买卖公告,原因为澳优2011年财报会延迟刊发。十余天后,该公司对外宣布财报迟发原因,澳优核数师安永会计师事务所对其2011年财务业绩某些方面提出未解决事宜,特别是2011年12月份,及截至2011年12月31日止存货及应收账款。

随后,为对内部进行审核,澳优便开始了漫长的停牌。2013年8月12日,罗兵咸永道会计师事务所宣布对澳优的审阅结果,就2011年12月份有问题交易,事务所表示,由于货物并未于2011年12月31日前送交予分销商,所以所涉及的1.23亿元不应视为2011年12月份的销售。

澳优彼时回应称,管理层已经发现上述有问题交易,然而,由于若干牵涉该等有问题交易的雇员已从公司离职,所以无法得出令人满意的解释总结审阅结果。此后,澳优又开始对内部审阅进行查缺补漏,其中包括对高管团队和重组,伍跃时辞任执行董事兼董事会主席,陈远荣辞任执行董事兼行政总裁,颜卫彬代替伍跃时担任董事会主席。

直至2014年8月澳优乳业才复牌。复牌之后,该公司的业绩一路上涨。今年8月13日,澳优发布的2019年上半年业绩数据显示,报告期内公司实现营业收入31.48亿元,经调整公司权益持有人应占利润4.35亿元,同比增长63.8%。澳优表示,营收上涨为配方奶粉业务收入增加31.4%至27.30亿元。

image

值得一提的是,在收入实现增长的同时,其销售及营销费用也在增长。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澳优营销费用为8.63亿元,同比增长24%。

“澳优近期不断推广,容易导致自己成为做空机构的目标。”香颂资本执行董事沈萌对财联社记者表示,“澳优与其他大型乳企不同,产品结构相对集中,或许澳优在经营中存在瑕疵,但没有做空机构认为的那么夸张。”

近来,乳制品企业频繁遭遇做空。据不完全统计,澳优已经是引发关注的第三家被做空的乳企。今年3月,做空机构GMT发布了一份关于蒙牛乳业的做空报告,但是从蒙牛当时的股市表现来看,只是受到微弱影响。

而沽空机构另一次针对上市乳企的做空,则显得尤为惨烈。2017年3月24日,辉山乳业半小时暴跌90%,市值蒸发300多亿港元。市场普遍认为其股价暴跌与此前遭浑水做空有关。

此后,辉山乳业一蹶不振,2017年底被迫进入破产重整程序。但由于债务额巨大,接手企业受限,一直未有适当重组方案。日前有消息称伊利拟以15亿资金接手辉山,伊利方面也承认受邀参加辉山的重组竞标,但项目仍在商谈中,仍存在不确定性。

遭遇沽空机构做空的澳优是否会成为第二个辉山?对此,朱丹蓬认为,“不会出现这种可能,澳优目前终端、渠道表现良好,同时,澳优大股东是中信集团,有国资背书。”

财联社
订阅新闻电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