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

东方园林债务危机暂缓 公司实际控制人“出局”

股权转让、公司实际控制人“出局”,百亿捐款落实存疑、债务危机不断爆发,东方园林不平静。

近日,东方园林发布股权转让公告,宣告A股东方园林(002310.SZ)换了“姓氏”。创始人、原来的实控人何巧女转让5%股权并且转让了控制权“出局”,北京朝阳国资委的全资子公司成为东方园林的新主人。虽然何巧女转让的股权只有5%,但是这个股权转让协议还包括表决权委托,且是不可撤销的,至此,东方园林的实际控制权发生变化。

东方园林股权转让的原因是什么?对公司的经营有什么影响?

对此,《商学院》记者向东方园林方面发出采访提纲,东方园林方面称,本次股权转让事宜是出于优化股东结构、完善公司治理、改善融资环境和资金流动性、提升企业核心竞争力之考虑。

58安居客房产研究院首席分析师张波认为,本次股权转让非东方园林首次转让,2018年年底东方园林实际控制人何巧女、唐凯夫妇向北京盈润汇民基金转让上市公司5%股权合计1.34亿股。此外,张波提出,值得关注的是,去年五月东方园林发债就未成功,10亿元公司债券仅发行出5000万元,这一事件将其债务危机充分暴露。因此此次控制人“出局”也和债务问题直接相关,后续公司的经营面临的压力还将持续。

捐款落实存疑

2017年,东方园林原实际控制人何巧女在摩洛哥召开的世界自然保护联盟相关活动中宣布:“巧女基金会将会在未来七年,总共投入15亿美元。”但是这笔巨额承诺捐款的信息甚至没有出现在巧女基金会的官网上。东方园林实际控制权的变更是否会对此前创始人、原来的实控人何巧女承诺的捐款金额构成影响?

对此,东方园林方面表示,相关事宜烦请问询巧女公益基金会,上市公司对此不予置评。

业内人士认为,此次股权变对对东方园林原实际控制人何巧女现在的财务能力构成影响,对何巧女此前承诺的善款落实亦构成影响,不排除后续未能按此前承诺足额支付相关款项的情况。

时间拨回到2017年10月,“中国园林行业第一股”东方园林董事长何巧女女士在IUCN世界自然保护联盟上宣布,捐出15亿美元,用于野生动物保护的新闻引发社会关注。一年过去,中国“女首善”却“因钱而慌”。

2018年10月17日,北京证监局发函称,建议东方园林的各债权人从大局考虑,给予公司控股股东化解风险的时间,暂不采取强制平仓、司法冻结等措施,避免债务风险恶化影响公司稳定经营。同日,东方园林财务负责人周舒女士辞职,暂由公司副总裁张振迪先生代行财务负责人职责。

2019年5月21日,东方园林公告显示,公司2018年原计划公开发行规模不超过10亿元(含10亿)的债券,但最终仅成功发行5000万元,此消息被外界解读为发债“流标”。受此消息影响,东方园林股价随即凉凉,东方园林股价从5个月前的约19元跌破8元,市值蒸发320亿元。即便是拿出光鲜亮丽的半年报,停牌休整3个月的东方园林,一复牌股价就进入跌停的困境。截至2019年8月16日,东方园林股价为5.31元/股。

1992年创办,2009年登陆深圳A股的东方园林,是国内生态环保的知名企业,也是开展PPP业务规模最大的企业之一。

债务危机爆发

据2019东方园林一季报显示,公司净利润为负2.69亿元,去年同期1000万元,同比下降2790%;而2018年东方园林的年报也不容乐观,据东方园林2018年年报显示,流动负债余额271亿元,较2017年末增长幅度为27.46%,其中短期借款29.47亿元、短期应付其他借款21亿元、一年内到期的长期借款及债券113.43亿元,应付短期债券37亿元。

此外,公司报告期内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5092.92万元,较上年同期下降98.26%,流动比率为0.99,短期内偿债压力较大。据中金公司研报显示,东方园林偿债压力下,全年业绩仍面临较大压力。

截止2019年第一季度末,公司资产负债率为 69.3%,净负债率为 68.1%,有息负债总额为 104 亿元,另外由于公司大多数 PPP 项目并未合并报表,其对应的负债也并未体现在资产负债表中。

对此,中金公司估算这部分债务也超过 100 亿元, 因此公司偿债压力仍较大。此前公司公告,预计上半年净亏损归属母公司净利润 2,178 5.5-7.5 亿元(上年同期盈利 6.6 亿元),展望全年,中金公司预计由于公司目前仍有一定偿债压力,公司收入利润增长或仍承压。

张波认为,首先净利润的大幅快速变动显示出公司的会计报表或存在一定问题,尤其是去年利润的超预期增长。其次,东方园林面临的当下问题是,短期偿债压力巨大,公司现有现金流不足以支撑短期负债的按期偿付。最后,公司现有的资产负债率看似不高,但由于部分PPP项目未并表,则存在较大的表外风险。整体来看,东方园林的债务危机正在不断爆发,后续公司偿债压力难言放松。

未来,东方园林的经营策略、战略定位是否有所变化? 对此,东方园林方面表示,公司未来经营策略不发生重大变化,将继续深耕水环境治理和危废处置双主业。

商学院
订阅新闻电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