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

央行数字货币为啥是双层运营体系?

央行支付结算司副司长穆长春日前表示,从2014年至今,央行数字货币的研究已经进行了五年,即将“呼之欲出”,在运营架构方面,将采取“双层运营体系”。

数字货币一向谨慎的央行,最近的态度发生明显转变。

央行支付结算司副司长穆长春日前表示,从2014年至今,央行数字货币的研究已经进行了五年,即将"呼之欲出",在运营架构方面,将采取"双层运营体系"。

这似乎预示着,由央行掌舵的数字货币很快会揭开神秘的面纱,与这个世界握手。

01 听到了数字货币的脚步声

2018年下半年,根据国际清算银行对63家中央银行进行了问卷调查发现:有70%的央行已经正在对发行央行数字货币做一些框架性、概念性的研究,其中已经有一部分央行开始考虑进行试点。

而在今年8月10日,中国人民银行支付结算司副司长穆长春也明确表示,"央行数字货币呼之欲出"。其实,央行对于法定数字货币的研究从五年前就已经开始了。而在2017年,中国人民银行在成立数字货币研究所后,对于数字货币研究的步伐进一步加快。截止目前央行数字货币研究所已经申请了74项涉及数字货币的专利。

2019年8月2日,央行召开电视会议表示,下半年要做好八项重点工作中,有一项重点工作就是加快推进我国法定数字货币研发步伐。

根据央行电视会议的要求,下半年需因势利导发展金融科技,加强跟踪调研,积极迎接新的挑战。加快推进我国法定数字货币研发步伐,跟踪研究国内外虚拟货币发展趋势,继续加强互联网金融风险整治。

中央财经大学的副教授陈波表示,"央行对于数字货币的研究非常深刻,且一直处于跟踪的状态,但是很明显的是,Facebook的Libra项目对央行形成了一定压力,也加快了央行数字货币推出的进程。"

穆长春表示,中国人民银行正在研究的央行数字货币DC/EP(DE,digital currency,是数字货币;EP,electronic payment,是电子支付)采取的是双层运营体系,央行做上层,商业银行做第二层,这种双重投放体系既能利用现有资源调动商业银行积极性,也能够顺利提升数字货币的接受程度。

上海发展研究基金会副会长兼秘书长乔依德表示,"如果采取一层投放方式,冲击会比较大,金融媒介的规模和功能都可能会大大减弱,很多商业银行的一些基础性业务,可能未来就不再需要了;采取二层投放方式,冲击就会小很多,原因是原来的基础设施都还存在,很多运行流程仍可以继续使用。"

中国人民银行前行长周小川,曾描述央行数字货币的目的:"数字货币也有货币属性,研究数字货币不是让货币实现某种技术方案的应用,本质上是追求零售支付系统的方便性、快捷性和低成本,同时也考虑安全性和保护隐私。央行最重要的工作之一是帮助建立竞争性环境,使得最优的技术顺利凸显和发展,通过竞争选优来实现更好的技术应用。"

02 双层运营体系是这样的

其实央行发行数字货币需要考虑的问题有许多。如央行发行数字货币之后,是否会影响到国内甚至国际金融市场的稳定性。基于此,虽然有许多央行都在研究数字货币,但实际实行数字货币的央行却寥寥无几。

现阶段多数央行都是处在研究阶段。虽然有些央行想通过进行局部的试点的方式推行数字货币,但这种方法得出的结论是否具有普遍意义是不确定的。

更重要的是,运行数字货币本具有极大的安全隐患,如黑客对于数字货币的攻击:如果央行实行的数字货币一旦被黑客攻击,就有可能造成整个国家金融的巨大损失,由此可能会进一步造成全国性的经济大恐慌,因此对于央行数字货币的推进,各国央行表现的都十分谨慎。

处于对风险等诸多不确定性因素的考虑,我国央行对数字货币的推行将实行"双层运营结构"。简单来说,DC/EP会是一套"双层运营结构",即人民银行先把数字货币兑换给银行或者其他运营机构,再由这些机构兑换给公众。

穆长春表示,"中国是一个复杂的经济体,经济发展、人口受教育程度等各不相同。如果采用单层运营架构,意味着人民银行要独自面对所有公众,这会带来极大挑战。而双层架构也是为了充分发挥商业机构的资源、人才和技术优势。商业银行等机构的IT基础设施应用和服务体系已经比较成熟,系统的处理能力也比较强,在金融科技运用方面积累了一定的经验,人才储备也比较充分。所以,如果在商业银行现有的体系之外再另起炉灶,是巨大的资源浪费。

另外,双层运营体系有助于化解风险,避免风险过度集中。央行已经开发运营了很多清算系统和支付系统,但是之前的系统都是面向金融机构,如果发行数字货币,会直接面对公众。因此,仅靠央行自身力量研发并支撑如此庞大的系统,而且同时满足高效稳定安全的需求和友好的客户体验,是非常不容易的。

由于单层运营架构会导致金融脱媒。单层投放框架下,人民银行会直接面对公众投放数字货币,数字货币和商业银行存款货币相比,前者在人民银行信用背书情况下,竞争力优于商业银行存款货币,因此会对商业银行存款产生挤出效应,影响商业银行贷款投放能力,增加商业银行对同业市场的依赖。这种情况下会抬高资金价格,增加社会融资成本,损害实体经济。届时,央行将不得不对商业银行进行补贴,极端情况下甚至可能颠覆现有金融体系,回到1984年之前央行大一统的格局。

基于对货币政策的考虑,双层运营体系不会改变流通中货币债权债务关系,为了保证人民银行数字货币不超发,商业机构向人民银行全额、100%缴纳准备金,人民银行的数字货币依然是中央银行负债,由中央银行信用担保,具有无限法偿性。双层运营体系不会改变现有货币投放体系和二元账户结构,不会对商业银行存款货币形成竞争。 由于不影响现有货币政策传导机制,也不会强化压力环境下的顺周期效应,这样就不会对实体经济产生负面影响。"

03 未来的数字货币之战

面对着金融科技、区块链技术、数字货币的崛起,全球多家央行均不约而同的对虚拟货币进行了相应的监管措施。与此同时,面对数字货币汹涌而来的浪潮,很多央行也开始考虑发行央行数字货币。

对于Facebook宣布要推出的Libra,许多的业内人士认为,与比特币等数字货币相比,现在的 Libra应被认为是"比特币进化版"。

比特币等加密货币作为第一代数字货币由于其仅在很小的范围内流通,致使这类数字货币不能可能在全球市场上大规模的推广,因此比特币等数字货币只能视作为具有一定货币属性的金融类衍生品。而之后市场上推出的诸如Tether、TrueUSD等稳定币,可以视为比特币等数字货币的进化版。

稳定币通常与法定货币保持一定比例的锚定关系,如USDT就属于这种类型。从理论上讲,每个USDT即代表1美元,这使其价格保持稳定,但这也意味着它必须在银行中拥有大量的实物美元,以确保其法币供应量与USDT供应量保持一致。虽说这种稳定币有着易于被市场理解的优势。但在实际运行中过发现,这种稳定币仍有不少问题需要改进。

而Facebook宣布推出的Libra是就是在稳定币的基础上进一步改进的新一代数字货币。

Libra在稳定币的基础上将Uber、Visa等28家机构集合起来参与发行与运营。如此在致使Libra在进一步丰富应用场景和提高用户流量的基础上,形成了一个类似于私人发行的数字货币使得在Libra整个互联网上进行流通。

不过,由于各国央行对于数字货币的限制,Libra的发展仍受到不小的限制。如美国政府就不是很支持Facebook推出的Libra。

2019年7月16日和17日,在美国国会举行的听证会上,美国政府就对Libra提出了三方面的质疑:

[1]隐私;

[2]如何保证做到反洗钱;

[3]关于如何防止冲击金融系统。虽然Libra项目的负责人马库斯努力去解答这些疑问,并表示直到监管落地才会推出Libra项目。但很显然这并没有打消美国政府的疑虑。

上海发展研究基金会副会长兼秘书长乔依德认为,"要真正成为法定意义上的超主权货币,必须要有一个全球性的中央银行,而这也就必须要有一个类全球性的政府。目前这些都没有。因为只有政府才有强制力 ,才有强大的信用来发行货币,包括超主权货币。"

资管司南
订阅新闻电邮
技术支持 Investi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