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

《上海堡垒》亏本超3亿!鹿晗扑街却让全国人"幸灾乐祸"(二)

投资3.6亿的科幻电影《上海堡垒》票房难以突破1.5亿,亏本至少3亿,观众却因影片的扑街感到欣慰。

相关文章:《上海堡垒》亏本超3亿!鹿晗扑街却让全国人"幸灾乐祸"(一)

在“吴亦凡演技”的恐惧支配和影片质量的双重作用下,《欧洲攻略》即使有演技男神梁朝伟坐阵也无力回天;甚至今年春节档的《新喜剧之王》同样可以说明问题,往日口碑和号召力强如周星驰,如果不拿出诚意认真创作,只一味靠经典IP和情怀愚弄观众,也只能砸了自己的金字招牌走下神坛。

有网友调侃滕华涛,认为他无需为“《上海堡垒》关上了好不容易才打开的中国科幻电影大门”而道歉,因为他完成了一件更加功德无量的伟大壮举——关上了流量明星华语电影市场中的圈钱之门。

《上海堡垒》剧照
(图片 : 《上海堡垒》剧照)

小编觉得这种说法不无道理。如果说《三生三世十里桃花》《欧洲攻略》等烂片的扑街是观众的欣赏水平提高,分辨出佳作与烂片后用脚投票的市场行为,那么《上海堡垒》的扑街则意味着观众开始有了预判烂片的能力,更懂得要统一抵制这种“忽视质量、只重流量”的劣币驱逐良币的不良市场行为。

在《上海堡垒》上映之际,人们已经通过种种表象推断出这大概率是一部《小时代》《致青春2》之流的烂片。比如网友口中的“让鹿晗出演军人男主角,并且不舍得打麻醉剪短发”;

比如一直比较靠谱,只找实力派演员担任主演的滕华涛却突然一改风格,邀请徒有流量的表演门外汉饰演主角,背后受制于多少资本的操控可想而知;

再比如通过鹿晗主演、豆瓣评分2.6的《甜蜜暴击》的杀青日期和《上海堡垒》的开机日期进行推断,前者9月8日杀青,后者9月21日开机,这种无缝衔接的剧组切换以及后者仅为期3个月的拍摄时长,怎么可能调教得让鹿晗从上一部戏30分的表演水平一下飞跃到及格线以上,甚至是观众满意的70-80分呢?

鹿晗《甜蜜暴击》豆瓣评分
(图片 : 豆瓣网截图)

不服气的鹿晗粉丝或许会认为一切都来自公众对于流量明星的偏见,是大家没有给他们足够的成长空间,无视他们的进步。然而同为四大流量的李易峰早已凭借《心理罪》让人对他开始有所改观,去年又趁热打铁主演了《动物世界》,豆瓣7.2分,票房突破5亿,进一步展示了自己的努力与实力。

所以说流量并非原罪,真的拿出态度和成绩,观众也不会因为对方流量高就忽视他们的进步。反过来,流量也不该是一些粉丝为了维护始终庸碌的偶像不被批评而搬出的挡箭牌。

而至今仍屡屡主演烂片的鹿晗显然还没有“改邪归正”,自然不能怪众人用过去的偏见眼光看你。毕竟如今“闻之色变”的糟糕风评是自己一部部烂片,一次次令观众自戳双目的烂表演所堆砌的,如此坚固,又尚未拿出服众的成绩来逆转口碑,凭什么要求观众不能在看到你的名字时就先扣掉几分印象分?

鹿晗
鹿晗

另一方面,由于中国观众已经对圈钱烂片有了足够的警惕和自发抵制的自觉,因此这次众人对“鹿晗”二字嗤之以鼻,其实更深层次的是对鹿晗背后的资本势力和其以劣币驱逐良币的“恰烂钱”行为的深恶痛绝。

短短几年之前,正是因为《小时代》之流成功“恰到了烂钱”,才进一步恶化了电影市场的风气,让电影行业陷入到“对流量明星趋之若鹜,认真拍好片反倒乏人问津”的快餐消费模式。好在这几年,《流浪地球》《红海行动》《我不是药神》等良心电影的问世让许多圈钱之作被公开处刑,观众才开始有了“抵制流量烂片,就是维护电影市场的良性发展”的觉醒。

当越来越多观众有了不为烂片贡献票房的觉悟后,首当其冲的恐怕就是流量明星本身。因为指望着通过流量明星来“恰烂钱”的部分投资商,发现如今早已不是那个烂片当道,随随便便请两个高颜值明星谈场无脑恋爱就能大卖几亿票房的电影市场了,怎还会继续在他们身上砸钱,做大概率会赔本的买卖?

正如网友所说,《上海堡垒》被全网群嘲并惨烈扑街的意义,可能就是让投资人更加看清了投资小鲜肉的巨大潜在风险,他们不敢出钱,烂片自然减少,电影市场自然得到净化。对于正常观众来说喜闻乐见的良好趋势在流量明星粉丝眼中,恰恰是致命的偶像过气信号,也就不难解释为什么粉丝明知是“屎”也要硬逼着路人去一尝究竟。

当“流量”成为路人眼中没有实力的代名词,又没有强大到能真正号召6000万粉丝贡献几十亿票房时,空有流量的明星也就没有了最后的商业价值,好的导演、编剧也就不会被他们背后的资本所裹挟,他们的真实实力将无所遁形,很难再争取到优渥的资源,更少有路人买单,那一天,恐怕才是所有流量明星的末日。

《上海堡垒》扑街被嘲
(图片 : 微博截图)

作为主创的粉丝无需再为《上海堡垒》的扑街而挽尊,作为普通观众也无需过度指责,只因它的失败是电影市场发展过程中必然会存在的一个坐标,当人们开始自发地过滤、淘汰“上海堡垒”们,国产影市才能真的回归良性的发展生态。

而网友们群情激奋,以近乎矫枉过正的姿态去攻击这部并没有那么烂的《上海堡垒》,更像是以此片为宣泄口,逼着部分电影人找回他们做电影的初心和良心,也是正式宣告每一个电影从业者:现在的观众太能分清什么是“屎”什么是佳肴了,再喂他们“屎”他们必将群起而攻之,所以,请走心。

对烂片的过度抨击也好,在《上海堡垒》血亏3亿后仍恶语相向也好,都只是渺小观众们所拥有的唯一力量而已。没有话语权的他们在流量至上、烂片横行的年代里吃了不少哑巴亏。现在,该是他们用手里的选择权教电影圈做人了,该是电影圈中的某些人还债了。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财经时报(微信ID: businesstimes) 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订阅新闻电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