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

人民币兑美元中间价“破7” 谨防风险

8月8日,人民币兑美元中间价突破7.0大关,创全球金融危机以来新低。在美国降息应对经济可能衰退、人民币急剧贬值的同时,中国必须谨防风险。
人民币汇率破7

8月2日,美联储宣布降息25个基点。8月8日,人民币兑美元中间价突破7.0大关,创全球金融危机以来新低。在美国降息应对经济可能衰退、人民币急剧贬值的同时,中国必须谨防风险。

为什么唱衰美国?

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我们先看美国国债收益率长短差,这一数据是全球极其重要的、领先的、影响广泛且深远的经济指标,没有之一。有图为证:

破7
(数据来源:美国财政部,单位:%,频度:日 )

1982年以来,美国国债收益率10年期减3个月期长短差,37年间出现过5次倒挂,最近2次分别对应2000年的互联网泡沫破灭、2008年的全球金融危机。今年5月开始,美国国债收益率长短差再次出现倒挂,这支大洋彼岸的"乌鸦",预示全球投资者对美国未来经济比较悲观。

特朗普为了刺激经济,曾多次强烈要求美联储降息,这次终于如愿以偿,尽管对降息幅度不太满意。但是,美联储并非贯彻落实总统的重要指示精神,而是形势比人强,不降不行。直接上第2张图:

破7
(数据来源:美国财政部、美国商务部经济分析局,单位:%,频度:日、季 )

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前4次美债长短差倒挂时,美国银行贷款基础利率均进入多次降息通道,无一例外。以史为鉴,这次美联储降息可能仅仅是开始。

美国国债收益率长短差倒挂,真的是"警钟"、"魔咒"吗?请看第3张图:

破7
(数据来源:国家统计局、美国劳工部,单位:%,频度:月 )

真是神了!前4次美国国债收益率倒挂时,经济无一例外步入衰退,GDP均大幅回落、甚至负增长,且国债收益率倒挂的低点,领先GDP低点1-2年。

我们再看另外一个重要指标美国失业率

目前,美国失业率处于历史低位水平,只有3.7%,比中国的还低,形势似乎一片大好。但是,盛极必衰、物极必反。请看第4张图:

破7
(数据来源:美国商务部经济分析局、美国劳工部,单位:%,频度:季、月 )

自1957年以来,62年间,当美国失业率出现低点后,均对应GDP下行、甚至负增长,又是无一例外,且失业率低点领先GDP低点1-3年。

历史规律不可抗拒。美国经济未来步入衰退可能是确定的。

中国必须谨防什么风险?

首先是经济增长,如果经济失速,势必导致就业出现问题,影响社会稳定。

改革开放以来,在全球经济一体化大背景下,中美之间利益攸关,中国诸多宏观经济指标与美国相关联。请看第5、6张图:

破7
(数据来源:美国财政部、美联储,单位:%,频度:日 )

自1996年以来,23年间,中国CPI、PPI同比增速与美国高度正相关,波动周期完全一致,高低点基本重合,惊人相似。所谓中美国,名不虚传。

破7
(数据来源:中国人民银行、中国外汇交易中心,单位:亿美元、人民币/1美元,频度:月、日 )

再看总量指标GDP,1980年之后,中美总体呈正相关关系。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之后,中美经济均强劲回升。2010年之后,中国GDP由12.2逐级回落至6.2,蓦然回首,稳中有变,已近腰斩。在美国经济即将步入衰退时,我们务必保持宏观经济合理增长。

其次是外汇储备,人民币对美元急剧贬值,可能导致外汇储备减少,直接影响基础货币余额增速,在货币乘数高企的情况下,限制了中国广义货币供应量的增速,在数量工具方面束缚了稳健的货币政策的手脚。直接上第7张图:

破7
(数据来源:中国人民银行,单位:%、亿元,频度:月 )

从历史数据来看,外汇储备与人民币对美元汇率总体呈负相关关系。人民币升值,外汇储备增加;人民币贬值,外汇储备减少。请看第8张图:

破7
(数据来源:国家统计局、美国商务部经济分析局,单位:%,频度:季 )

2014年1月14日-2016年12月16日,3年间,人民币兑美元汇率中间价从6.0930贬值至6.9508,外汇储备从4万亿美元减少至3万亿美元,减幅高达25%,用“断崖式”形容似乎也是恰如其分的。

2017年8月4日,国办发〔2017〕74号文件规定:限制“房地产、酒店、影城、娱乐业、体育俱乐部等境外投资”,遏制了资金外流态势。

多年来,人民币兑美元汇率7.0,是各方心理关口和底线。但是,8月5日,人民币兑美元在岸、离岸汇率一举突破7.0大关,并且突破了2018年11月、2016年12月的2个重要低点以及2008-2010年形成的平台。紧接着,8月8日,人民币兑美元中间价也突破7.0大关,非同小可。

尽管我们有3万亿美元外汇储备,但是,并不都是自有资金,很大一部分是美元负债和外商投资所形成的。

就国内而言,系统性金融风险总体可控。我们必须谨防美国恶意打压人民币、借贸易摩擦以及在台湾、香港、南海制造混乱,诱导外资撤离中国大陆,使得外汇储备再次断崖式下降,影响外汇支付能力,形成外源性、系统性金融风险。

生于忧患,死于安乐。在美国经济步入衰退可能是确定的、中国新旧动能转化尚在过程之中的情况下,谨防城门失火,殃及池鱼。

(作者介绍:中原证券原董事会秘书,亦曾担任省级招标中心采购部部长及地方矿业公司法人代表 )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财经时报(微信ID: businesstimes) 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订阅新闻电邮
技术支持 Investi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