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

​5G要进电影院 集体困境下的新出路

随后在今年5G商用技术广泛地被应用于各行各业的趋势下,5G技术也以行业内始料未及的速度,快速进入了电影院应用阶段。

市场寒冬。

今年,对于影院来说似乎足够的让人焦虑,但银幕票房产出下降、上游投资难获成功、政策调整导致其竞争压力进一步增高。

在这种让整个行业焦灼的境况下,院线公司们开始求新、求变。

先是影院们开始尝试多种内容的业态混搭,苏宁影城尝试将“影院”和“新零售”相结合,沃美启泰影城也试图进行“影城+餐饮”的经营模式,整个行业在逐渐实现一种业态升级;

随后在今年5G商用技术广泛地被应用于各行各业的趋势下,5G技术也以行业内始料未及的速度,快速进入了电影院应用阶段。

但不论是业态升级的布局,还是5G技术的应用,这都是当下影院为寻求更好的发展,必须要攻克的突破口。在未来,这些尝试将会为院线公司们带来更多利好和可能。

5G与大银幕

5G要进入影院。

近日,大地电影院线与中兴通讯签署战略合作协议,双方联合成立“5G+新文娱创新实验室”,将在5G+互动娱乐领域展开深度合作,共同推进5G技术在文化娱乐领域场景内的应用。

所谓5G技术,即第五代移动通信技术。这项信息技术所具备的高效率、大带宽和低延时的特点,将大大提升已进入3D、8K时代的影院电影放映和传播速率。

而在中国电影领域宣布应用这项技术之前,欧洲电影市场其实已提前将其应用到对影院影片放映的实际操作当中。

Odeon影院,是欧洲最大的院线,也是目前世界上正在运营的第一个5G电影院。通过与挪威移动运营商的合作,Odeon实现了通过现场5G网络传输技术播放电影。

依靠5G技术,通过网络结合云储存,Odeon影院直接将电影传输到影院的服务器上进行重复播放,不论是播放效果还是响应速度,都非常之快。

Odeon影院对5G技术的应用,不仅证明了响应式高带宽5G无线可以成为本地存储替代方案的可行性,而且对电影分发的速度也有明显的影响。因为在使用5G技术之后,省去了影院的服务器重复设置和人员设置,分发变得十分即时。

这种放映速率上的大幅提升,对于影院,无异于一场变革。

但由于欧洲电影市场本身并不够发达,像Odeon这种影院的存在,更多是为了推出奢华观影体验,以满足欧洲人相对贵族化的观影需求。

而在国内,5G技术却是在其商用技术已经变得相当成熟的时期,以行业内始料未及的速度迅速进入了电影院。

在国家大力发展科学技术的要求下,随着今年5G商用技术的不断成熟,整个电影行业对5G技术的敏感度也在不断提高,5G也必然将成为日后电影领域技术不断革新的主流技术。

因此,在这种趋势推动下,才有了目前大地电影院线与中兴通讯的这次重要合作。

由于5G技术为电影院所带来上述实质性的变化,已经通过目前正在运营的Odeon影院得到了积极实践。由此可以预见,在大地电影院线与中兴通讯就5G技术合作之后,这些重要变化也或将会在大地电影院线旗下的各家影院运作上逐渐得到体现,并或将为影院开启全新赋能。

而5G技术进入电影院的背后,是行业趋势,更是当前遭遇集体困境的国内影院为探索电影院业态升级的一个必然出口。

多重困境

关乎生存。

在单银幕票房产出下降、参与上游投资不稳定以及影院竞争压力不断增高等问题的困扰下,当下以传统影院为主的院线公司生存环境颇为严峻。

国内影院银幕数早就成为世界第一,但是院线电影数量没有明显增加的情况下,超过65000块银幕数就意味着竞争压力的陡增。影院的困境,首先根源于单银幕票房产出的下降。

虽然这是行业常态,但在2019年第一季度,国内单银幕产出仅为29.77万/块,同比下降18.68%。而整个2019年上半年,单银幕产出量为49万元/块。这个数据虽然比第一季度稍微好看一些,但自2015年至2018年,全国影院单银幕票房产出最低者也未低于100万。按照业内惯常经验来看,影城单银幕产出量达到100万,属于一个盈亏平衡点,低于100万,则意味着一定数额的亏损。

因此,鲜明的数据对比之下,足见今年院线在这一问题上的不乐观。此外,还值得注意的是,与当前单银幕产出加速下滑几乎并行的,还有不断上升的影院关停率。

在单银幕产出明显下滑之后,有意识到自身过于依赖大银幕的院线公司,近两年来开始调整业务尝试转型,纷纷选择跻身电影上游产业链布局,加入影片投资和发行的行列。诸如金逸影视、幸福蓝海和横店影视等院线公司,都一度成为了很多知名影片背后的联合出品方。

但一旦在验收转型成果的时,财务报表上的数据却总是能将这些院线公司的问题暴露得很彻底。

例如,2018年金逸影视在联合发行了2部影片,联合出品了8部影片,其中包括了《红海行动》、《唐人街探案 2》、《邪不压正》、《西虹市首富》、《李茶的姑妈》和《胖子行动队》等分别在春节档、暑期档等年度大档期上映的头部影片。为了支付这些影片的联合摄制投资费用,金逸影视曾支出了同比增长幅度达118.7%的预付款项。

但最终,不仅金逸影视押中的爆款寥寥无几,而且2018年其影视剧收入在营收中占比仅为2.4%,最终收入不超过4500万。

与金逸影视的遭遇类似,意图发力上游但却心有余而力不足的院线公司,在此过程中呈现出了相对的被动性,不仅参与上游投资之后得到的回报不稳定,而且想要摆脱院线依赖性寻找业绩突破口的转型心愿,也一时难以实现。

此外,更令这些老牌院线公司焦灼的是,博纳影业等具备全产业链优势的巨头已经开始相继加入院线布局,国内整个院线赛道也将变得更加拥挤。

不仅先有博纳影业拿到院线牌照,后又有华人文化积极布局自家院线,耀莱影投、红星美凯龙和卢米埃影业等符合成立电影院线公司条件的影投公司也紧跟其后,更不提华谊兄弟和苏宁影投等这些距离达成申请条件并不遥远的影管公司。

对比营收结构相对单一的传统院线,这些后来者所具备的全产业链布局优势,显然要比前者拥有更高效的整合市场能力,拥有比前者更丰富的上游内容供给,也就自然拥有了在院线赛道上“抢跑”的资格。

影院经营走到了十字路口,被淘汰的危机感,在营收模式单一的传统院线之间扩散。

业态升级

业态升级。

这是很多力图求新、求变的影院正在走的一条路。它完全有别于以往电影院卖爆米花的卖品销售新思路。

当下对于多数院线公司而言,不仅单纯依靠票房收入维持经营十分困难,而且定义相对狭窄而且赚钱能力不强的非票房收入,本身并不具备为影院提供稳定收入的长期价值,其收入潜力需要在新模式下进一步被挖掘和提升。

因此,可以看到,一些影院开始在危机中有所创新:例如有的将影院经营与餐厅、酒吧、咖啡厅等餐饮形式相结合;随着消费不断升级,有的则将影院经营与新零售相结合。

这些“混搭式”的组合和突破,正是整个院线行业正在逐渐实现一种业态升级。

对照北美市场,其实早在上世纪90年代末期就已出现了第一个“影城+餐饮”的影院。此后,这种基于各种不同内容的影院业态创新,被包括AMC、Regal和Cinemark等在内的美国连锁院线巨头不断升级。

例如,从早期2008年两个试验性影院开始,AMC现已将可提供餐饮服务的特殊影院——Dine In Theatre 扩展到了40多家。而据AMC在2016年的财务报告显示,Dine In Theatre影院的营收,占AMC总影院的5%,占其全院线食品和饮料收入的11%。

由于国内相关影院的投入周期较短,仍处于试运营阶段,最终营收成效目前难以预判,但不少影城在不同业态内容的创新升级,却值得行业关注。

苏宁影城在北京首次尝试推出“影城+零售”模式的原型店,将影院与零售、餐饮等进行了多业态混搭,层层升级消费者的到店体验。观众可以在影厅里一边看电影一边扫码点餐,即时便可吃到现制的精致美食;

而在北京中骏世界城的沃美启泰影城,试图通过“影城+餐饮”的跨界经营,将酒吧和电影院相结合。该影院中不仅有酒吧供观众休息,个别VIP影厅甚至以飞机头等舱的标准为观众提供“空姐式”的个性化服务。

此外,万达及其旗下时光网对于产业闭环的打通,在行业内也具有借鉴意义。

衍生品的销售,与其背后的销售渠道关联密切。而万达旗下时光网的衍生品销售,背靠大东家的全产业链优势,同时拥有线下销售的万达院线和线上销售的天猫旗舰店两大渠道,打通了产业闭环。

其实,除了影市大环境遇冷及自身经营的多种困境,在票补时代结束后的这段调整期内,影院还需要通过多元化、升级性的物有所值服务,提升那些因为“失去票补优惠”而放弃院线观影观众的心理预期,再度将他们吸引到影院中来。

在这个过程中,当前不论是5G技术的应用,还是业态升级的布局,都是影院为寻求自身能有更好的发展,必须攻克的突破口,而且随着不断探索和完善,在未来,这些尝试势必将会为院线公司们带来更多利好和可能。

悦幕中国电影观察
订阅新闻电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