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

投喂全球的鱼子酱里超过六成来自中国

中国鱼子酱的出口量在2012至2017年间增长了五倍。目前,中国产的鱼子酱占据全球60%以上的市场。

一小块薄吐司,一勺颗颗饱满、闪着诱人光泽的黑色鱼子酱,是影视剧里描绘有钱人精致生活的典型场景。

由于奢华消费场景的设计和高昂的价格,黑色鱼子酱被誉为“黑金”。世界各地的食客们一掷千金, 悉心品味面前那一小勺鱼子酱时,也许想不到,这些鱼子酱其实很多都“made in China”。

鱼子酱,是鲟鳇鱼卵、鲑鱼卵等的腌制品。在波斯语中意为鱼卵,严格来说,只有鲟鱼卵才可称为鱼子酱。百度百科显示,产于接壤伊朗俄罗斯里海的鱼子酱质量为佳。

传统鱼子酱市场的老大的确不是中国。上世纪90年代,俄罗斯和伊朗长期主导鱼子酱市场,里海的白鲟鱼是其长期稳定的供应源,直到过度捕捞使其位于濒危物种之列,供应量随之断崖式下跌,日本以色列和中国随之入局,填补了这一空缺。目前,中国境内野生的鲟鱼有8种,包括分布于黑龙江、松花江、乌苏里江流域的史氏鲟、达氏鳇、和库页岛鲟;分布于长江、金沙江流域的中华鲟、达氏鲟和白鲟。

中国鱼子酱的出口量增长迅猛,从2012至2017年增长了五倍。到2017年,中国出口了超过130公吨的鱼子酱,同年美国的鱼子酱产量不到16公吨。而今,中国产的鱼子酱已占据了全球60%以上的市场。

价格相对低廉的中国鱼子酱抢占了美国鱼子酱公司的市场份额,许多美国鱼子酱公司销售额下滑50%。2014到2018年,美国的鱼子酱进口额从760万美元增加到1780万美元。2018年,美国进口的鱼子酱中近一半来自中国,这迫使许多美国生产商压低25%的价格,即使当年9月美国对中国进口商品征收10%的关税也未能帮美国鱼子酱在价格上占到优势。

据《南华早报》报道,全球一半以上的鱼子养殖加工场都位于中国。中国鲟鱼协会预测,到2020年,中国每年将消耗100吨鱼子酱,目前全球每年鱼子酱产量约200吨。

尽管中国产鱼子酱正在占据全球食客的餐桌,但这种“侵略”是悄悄进行的。全球奢侈食品供应商和消费者还不习惯“Made in China”的标签。例如,法国专业鱼子酱品牌Petrossian所选用的鱼子酱一半以上产自中国,然而Petrossian将鱼子酱销往各大米其林餐厅时,却不愿透露产地。

总部位于浙江省千岛湖的Kaluga Queen成立于2005年,2011年成为汉莎航空头等舱鱼子酱的供应方,2016年成为G20峰会的官方鱼子酱供应商,同样也是比利时布鲁塞尔水产展的常客。去年,该品牌在接受《China Daily》采访时表示,最初人们一听到“中国制造”,就会立刻拒绝,甚至不愿意打开罐子品尝。Kaluga Queen之所以能挤进汉莎航空的供应链,是因为汉莎航空采用盲品模式来决定供应商。

实际上,Kaluga Queen是杭州千岛湖鲟龙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推出的鱼子酱品牌,鲟龙科技也是全球鱼子酱产量最大的企业。2018年,这家公司共生产鱼子酱79.79吨,销售鱼子酱78.47吨,占据了全球35%的市场份额。在其天猫旗舰店,Kaluga Queen欧鳇大白鲟鱼子酱100g礼盒的售价为18000元。

英国市场调研公司Technavio预测,到2021年,全球鱼子酱市值将达到15.5亿美元,较2016年增长近75%。中国鱼子酱企业还有时间、空间,去打破人们的产地偏见。

界面
订阅新闻电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