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

诺亚财富“踩雷”承兴国际陷混战 牵涉到的金融机构正在“滚雪球”

包括云南信托、中江信托、钜派投资、湘财证券、首建投资本管理(北京)股份有限公司、浙江建木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等公司的多个产品也都卷入承兴国际爆雷事件中。

诺亚财富踩雷承兴国际一事余震不断,波及的机构也越来越多。

据界面新闻综合各方信息梳理,包括云南信托中江信托钜派投资、湘财证券、首建投资本管理(北京)股份有限公司、浙江建木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等公司的多个产品也都卷入承兴国际爆雷事件中。

云南信托回应称,目前已同时采取民事和刑事两方面手段保护投资者权益,包括联系公证处和专业律师启动强制执行手续,追索融资人、担保人的付款义务;并向昆明当地公安机关报案,寻求公安部门的协助。

而湘财证券也在7月9日晚回复界面新闻记者称:“正在组织相关部门核实情况。”

据悉,湘财证券被曝出受“牵连”的产品为“金汇”系列25、26、27号集合资管计划,主要投资于广州承兴应收账款系列产品,产品资金用于购买融资方因销售货物或提供服务所产生的应收账款债权。广州承兴营销管理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实际控制人罗静同时提供个人连带责任保证担保。产品到期日分别为今年8月8日、8月24日和9月21日。

在各家机构忙着收拾”烂摊子“时,这一事件走向却越发扑朔迷离。

诺亚京东拉锯战

从事件起因来看,7月5日午间,博信股份公告称,公司实际控制人兼董事长罗静、董事兼财务总监姜绍阳分别于6月20日、6月25日被上海市公安局杨浦分局刑事拘留。公开资料显示,罗静旗下有三家上市公司:A股的博信股份(600083.SH)、港股的承兴国际控股(2662.HK)和新加坡主板公司CamsingHealthcare(BAC)。

此事直接导致了承兴国际股价暴跌,而诺亚财富也随即受到连累。

7月8日盘前,诺亚财富公告称,公司管理的“创世核心企业系列私募基金”,基金募集资金主要向承兴有关联的第三方提供供应链融资,总金额约为34亿元人民币。近日承兴的实际控制人因涉嫌金融诈骗被公安机关采取刑事拘留措施。公司作为基金管理人,已经采取各项法律措施,并切实履行管理人职责,依法全力保障基金投资人的合法权益。

当日晚间,歌斐资产向媒体披露的声明表示,公司作为基金管理人,已经采取各项法律措施,并切实履行管理人职责,依法全力保障基金投资人的合法权益。由于相关方涉及金融诈骗仍在刑事侦查过程中,公司预期在创世核心企业系列私募基金投资期届满时暂时无法进行分配,因此依据基金合同约定对基金份额的投资期到期日延期。

同时,歌斐资产会依法保障基金份额持有人的合法权益。基金产品存续期间公司已经发现了一些风险因素,在第一时间启动与相关方的验证与协商工作。为此公司已成立特别应急和处理小组,采取必要应对措施,完成的处置工作包括但不限于增加基金产品的增信措施;对相关方发出催款函要求履行还款义务;与相关方对账及开展资产梳理工作;对相关方依法采取法律措施;并已向监管机关进行报备。

在一封内部邮件中,诺亚财富创始人汪静波则提及,该基金的投资标的,主要是向承兴国际相关方就其与北京京东世纪贸易有限公司之间的应收账款债权提供供应链融资。

不过,这一说法却遭到了京东的否认,双方也由此陷入一场互相推诿的拉锯战。

首先是京东在9日上午表示,承兴国际涉嫌伪造和京东的业务合同,目前京东已报案。

诺亚也在之后回应称:“承兴国际相关方为京东供应商,双方存在大量长期交易,歌斐已经就这个供应链融资对承兴和京东提起司法诉讼,正在积极配合并尊重司法调查的结果”。

京东就此在下午发表了《有关承兴事件的情况说明》,说明指出,广东承兴控股集团有限公司是京东的普通供应商,在京东有一定的业务。在京东毫不知情的情况下,承兴涉嫌伪造与京东等公司的合同进行诈骗。就此,京东也已经向当地公安机关报案。

此外,上海歌斐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在被诈骗的过程中至始至终没有通过任何方式和京东进行合同真实性的验证,暴露了其自身在合规和风险管控上存在重大缺陷。就歌斐被诈骗一事,京东已积极配合警方进行调查。

京东还表示,希望歌斐正视其管理问题,在提高自身专业性上面做好功夫,而不要试图通过混淆视听一味推卸责任。

“歌斐无端对京东发起诉讼的行为已经对京东的声誉产生了严重影响,京东严正谴责歌斐枉顾事实的作为,并保留对其采取法律手段的权利。”京东方面称。

对此,诺亚方面的回应是,相信真相只有一个,相信相关司法机关会依法查明真相,将积极通过民事和刑事程序尽责最大程度保障投资者合法权益,尊重司法机关的最终裁决。“目前我们可以对公众告知事实如下:1、 承兴国际相关方为京东供应商,双方存在大量长期交易。2、歌斐已经就这个供应链融资对承兴和京东提起司法诉讼。3、歌斐正在积极配合警方调查并尊重司法机关最终的判定结果。”

而据21世纪经济报道,央行征信系统显示,目前广东承兴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共有71笔应收账款质押和转让登记记录,质权人为歌斐资产的共有58笔,质权人为诺亚(上海)融资租赁的共有3笔。

这58笔交易,其转让标的基本上都是广东承兴对京东的应收账款,时间跨度为2017年10月-2019年6月,每笔金额在1.4-2.5亿元之间。若进一步加上诺亚租赁的3笔交易,粗略估算累计交易规模在百亿以上。

对此,京东方面再次回应:近期在警方调证过程中,警方出具了多份所谓承兴与京东未结账款的确认函,经核实为伪造。

有趣的是,承兴国际控股也在同日发布公告称,有媒体报道公司与京东订立了伪造合同。对此,公司董事会澄清,“广州承兴并非公司成员,公司也未与京东订立媒体报道提及的有关合同。”

承兴国际控股2018年年报披露的公司架构图中未见广东承兴。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显示,广东承兴控股集团有限公司成立于2016年,注册资本10亿元,最大股东为罗伟,持股比例为97%,罗静为公司董事长。该公司旗下有一家名为“广州承兴产业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的全资子公司。

承兴国际控股想撇清关系的是“广东承兴”还是“广州承兴”,目前尚不清楚。

诺亚“踩雷”小史

急着”甩锅“的不只是京东。

据报道,云南信托曾经在2018年8月3日发售一款云涌1号集合资金信托计划,产品规模5000万元,期限12个月,目前尚未到期。

该项目资金用途是用于购买广州承兴营销管理有限公司持有的电商龙头(包括但不限于京东、苏宁等)作为付款方的应收账款,购买价格按照应收账款金额的 80%计算,信托存续期内可以循环购买基础应收账款。

在本项目中,第一还款来源是苏宁易购的还款资金用于抵扣回购价款;第二还款来源是承兴国际的实控人,也是该项目的担保人罗静提供连带责任担保,若广州承兴的回购资金不足以覆盖信托本金及融资成本,则由罗静还款。

中江信托(即雪松信托)“金鹤128号苏宁云商投资集合资金信托计划”也曾为广州承兴融资2亿元,还款来源也是广州承兴对苏宁云商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的应收债权。这项信托计划2017年已经到期。

对此,接近苏宁方面的人士也在昨天向界面新闻透露,相关合同系伪造。

虽然真相尚待查明,但诺亚此前的多次“踩雷”,已引发外界对其专业性和风险把控能力的质疑。

2012年2月起,联创投资旗下常州永宣管理的永宣基金发行了5期产品,总投资额近16亿,资金投向多个矿山项目,代销方为诺亚。

彼时诺亚推出的基金宣传资料显示,其拥有“顶级投资团队“,包括13位矿业投资专家、7位矿企管理专家、7位资本运作高手等;团队累计投资了22个资源类相关企业,无亏损案例。并且在推介资料中展示的储备项目回报率都在5倍左右。

然而,曾号称“3年即可基本完成退出,预期回报达到5倍”的项目最后却被曝出是“虚假宣传”,100多位投资人自2012年以来连本金都只收回了5.6%。

2014年8月,由万家共赢资产管理公司发行、诺亚财富支持募集的万家共赢景泰基金,被爆出基金管理人景泰管理公司蓄意诈骗,擅自挪用通过诺亚募集存放在托管银行的巨额资金,被法院认定为“合同诈骗罪”,这款资金被挪用的产品曾被介绍为“诺亚最安全ABS”。。

2016年11月,有媒体曝出,国内首只人民币酒店私募股权资金——悦榕基金亏损近30%,其中六名投资共计8000万人民币投资者联合状告至证监会,要求诺亚补偿亏损金额。

根据投资人出示的路演材料,诺亚曾在宣传过程中为投资人演算了累积现金流示意图,指出该项目的预期资本金回报倍数高达3.4倍,IRR(内部收益率)为36%,并预计将于四年半收回本金,6年后上市,也因此被认为存在夸大销售问题。

2017年3月,辉山乳业陷入百亿债务风波。诺亚财富全资子公司歌斐资产涉及辉山乳业的债权达5.46亿元,两只产品——歌斐创世优选一号投资基金和歌斐创世优选二号投资基金深陷其中。

此后,歌斐资产向法院申请强制令,冻结辉山乳业及辉山集团实际控制人杨凯、其夫人和Champ Harvest Limited在香港的资产,以协助歌斐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在上海向其提起的法律诉讼。但法庭文件显示,诺亚财富冻结辉山乳业香港资产的申请已被拒绝。

2018年7月31日,因辉山乳业相关基金产品未履诚信义务,歌斐资产被江苏证监局出具警示函。

除此以外,诺亚财富还曾被卷入乐视危局。

2017年7月5日,诺亚财富发布声明称,对于旗下歌斐资产的歌斐创世鑫根并购基金分为劣后级、中间级和优先级三类有限合伙人,其中歌斐创世鑫根基金投资该基金作为其优先级有限合伙人。乐视网、乐视控股和贾跃亭,对该基金优先级投资人有补足本金及收益的连带担保责任。同时,为了进一步保证基金资产安全性,已经要求该基金管理人暂停新的投资,并推动将基金已投项目加快退出。

据乐视2016年8月发布的公告,诺亚财富旗下芜湖歌斐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已认购优先级23亿元。乐视网资金危机爆发后,诺亚曾表示要求该基金管理人暂停新的投资,并推动将基金已投项目加快退出。

在这次踩雷承兴国际事发后写给员工的内部信中,汪静波称:“我们这次碰到的事件发生的根本原因之一是,宏观市场当前处于信用周期的末端,这可能也是从事金融业无法反抗的宿命。”她还表示,如果通过这件事可以改变公司基因,从营销到产品、从风控到投资管理,都全面达成共识: 从非标固收产品驱动到标准化基金驱动;组合型、净值型产品是唯一的方向;摆脱巨大的非标固定收益资产路径依赖。那么,诺亚和歌斐将真正成长为一个国际标准意义上的私人银行和资产管理公司。

但此次事件是否如其所言,仅仅是因为“无法反抗的宿命”?这场罗生门背后,问题究竟出在谁身上?背后真相到底如何?界面新闻将持续追踪。

界面
订阅新闻电邮
技术支持 Investi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