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

深创投孙东升退休离任 过去18年探索本土创投转型

近日,孙东升正式卸任深创投总裁一职,告别工作十八载的深创投。

深创投近日公布了总裁孙东升退休离任的消息,由左丁接任。

过去十八年,孙东升倡导探索本土创投专业化转型,渐成包含直投及母基金投资的多元化资管格局。截至今年5月,深创投的投资企业数量、投资企业上市数量均居国内创投行业前列。

十八年投了443亿元

7月3日,深创投董事长倪泽望在集团第四十七次股东会暨六届七次董事会会议上宣布了总裁孙东升因退休离任的消息,左丁接任。至此,深创投的创新价值探索进入“左丁时间”。

回顾孙东升在职的十八载,历任研究策划总部和国际业务总部部长、投资决策委员会秘书长、集团副总裁等职务;2013年5月~2019年7月3日任集团总裁。

记者注意到,这些年,孙东升似乎在致力一件事情——探索本土创投专业化转型。

中国创投的发展上经历过大约两次风潮,一次是2000年前后的科技信息概念爆发,一次是2009年创业板开设后的PE造富黄金期,深创投都赶上了。不过对新经济的认识上,孙东升其实早就表过态,称本土创投和外资创投有明显差距。“相较外资机构,我们投资互联网新经济的数量较少,成功率也没他们高。”

典型案例如腾讯,2000年马化腾的创业团队无法回答盈利模式的问题,因此在与深创投的融资商洽中被拒,而外资创投机构则紧紧抓住了互联网经济的发展趋势大赚了一笔。对此,孙东升曾公开表示,当时时点更看重投资稳健性,对于看不懂的模式谨慎为之,并坦言,“趋势投资上我们还是要不断学习”。

当然,错过腾讯的深创投并没有在接下来的投研中落后,随后投资的一些互联网企业中,深创投崭露头角。比如投资了早期的乐视网,还投资了腾讯音乐以及游戏、电商等。

如果说首个十年是探索期,那么从2010年开始,深创投开始进入高光时刻。彼时迎着创业板的红利,深创投投资企业26家IPO上市,当中有11家登陆了创业板。据清科集团研究中心数据统计,这一年全部PE/VC在中小板和创业板项目上的总投资回报高达687.5亿,其中深创投赚得44.3亿在本土PE中为领先收益。

据官方统计,截至2019年5月底,深创投投资企业数量、投资企业上市数量均居国内创投行业前列:已投资项目1002个,累计投资金额约443亿元。其中,145家投资企业分别在全球16个资本市场上市,252个项目已退出(含IPO),包括潍柴动力、酷狗音乐(腾讯音乐)、欧菲光、迈瑞医疗、信维通信、中新赛克、宁德时代等多个知名上市企业。

不过,随着二级市场在2015年前后经历重大震荡,一批以风口经济、概念经济为估值续命的企业不断被市场证伪,私募股权也受影响。围绕企业科技技术核心竞争力这件事,一级市场投资机构开始重新审慎“价值投资”命题。孙东升曾公开表示,不追风口,有主动的一面,也有被动的一面,但对一个领域All in的心态恰恰是做投资的大忌。

孙东升曾指出,早期的本土创投机构基本都走过“广种博收”的阶段,上市成功率也很高;而现在如果继续走“广种”却不注重专业性的投资路线,团队看到什么项目做什么项目,结果只会造成“搏收”。

因此在探索基金投资专业化方面,深创投已经在孙东升的转型思路下进行多元、专业化探索。其官网显示,深创投目前管理的基金包括12只股权投资母基金,131只创投基金(含108只政府引导子基金、4只中外合资基金、天使基金、并购基金等),9只专项基金(不动产基金、定增基金、PPP基金)。

探索母基金发展之路

从深创投的投资布局中不难发现,除了直投基金外,集团也在母基金上发力。要知道在当前市场环境中,做母基金常被业内称为费力不讨好的事情,但就在去年,由深圳市政府引导基金出资设立、首期规模为50亿元人民币的天使母基金交由深投控与深创投管理。

事实上,深创投除自有资金外,最早就是从管理政府引导基金起家的。有分析指出,中国创投行业的第一只政府引导基金是深创投通过多轮和不同地方政府磋商,最终在苏州落脚的。

但孙东升和他的团队却对做母基金这件事有着一番谨慎的态度。深创投的一位高管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根据以往的经验,做母基金往往会受到来自投资一方的压力。

“有的甚至提出要年化10%的门槛收益率要求。”该高管告诉记者,以政府引导基金为代表的母基金投资结构中,本身就应该将LP和GP的职责分开,作为专业决策者,不能受到GP的干扰。

该高管还坦言,母基金不是受深创投一家主导,而是利用全社会对集团管理能力的认可去进行管理工作,母基金的募投管退也是要遵循市场规则的,如果基金团队做不好,就该由市场自然淘汰。“给了钱之后还要去参与管理,我们推荐的好项目,那LP说不同意,他们硬要投,那最后表现不好算谁的呢?”

其实,对于投资机构发展母基金遇到的掣肘,特别是来自政府引导基金的压力,孙东升也曾公开表示,对政府引导基金的绩效评价要进行年度的评价,如果投资效果不好,也会影响后期的投资;另外,对基金结束之后要有综合评价,建议选择第三方中立机构对基金做出客观评价。

孙东升强调,在各地政府拿出大笔资金做母基金或者做直投基金的同时,也不能从一个极端走向另一个极端。过去政府出资是对一些中小企业和创新企业有无偿资助,如果政府把这些钱都拿来做市场运作,可能对一些真正创新的东西,商业机构不愿意投。对于这样的项目,还是建议政府基金无偿投资他们,尤其是对一些天使项目或者是一些重大创新的项目,并不一定是完全从以前的无偿投资转向全市场化的方式,避免走向另外一个极端。

当然,以创投的专业眼光来选择项目,投资标的相对匮乏,投资进度难以满足政府的要求也是现实困惑。尤其是在欠发达地区设立一个基金,本身当地的项目资源有限,投资监督的效果时刻考验着机构的投后管理能力,也是其自身风控能力的试验机会。

而即将接任孙东升的左丁曾任中国证监会国际合作部境外上市处副处长、国际组织处处长,稽查总队第七支队党委委员、副支队长,深圳监管专员办事处党委委员、副专员,深圳证监局党委委员、副局长。兼具稽查、风控和投资经验的他能为深创投接下来的价值投资注入多少能量引人关注。

每经网
订阅新闻电邮
技术支持 Investi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