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

监管出手缓解流动性紧张 七家头部券商获批发行金融债

流动性困局下,监管密集“出招”。

6月25日晚间,中信证券国泰君安招商证券广发证券中信建投申万宏源华泰证券等7家头部券商相继发布公告称,收到证监会的监管意见书,证监会对公司申请发行金融债券无异议。

上述券商表示,将严格按照《全国银行间债券市场金融债券发行管理办法》等有关规定,做好金融债券的发行、交易、信息披露及募集资金使用等工作,同时采取有效措施,加强流动性管理,确保按时偿还本息。此外,公司发行金融债券尚待中国人民银行批准。

在此之前,央行于6月14日宣布增加再贷款和 SLF 额度共计 3000 亿元; 6月17日,全国银行间同业拆借中心、中央结算公司、上海清算所发布银行间市场回购违约处置新规。

6月16日,监管层召集部分头部券商对防范化解债券市场流动性风险进行座谈与商讨,提出将对头部券商的发债融资 提供定向支持,一方面对券商发行金融债进行适当松绑,同时通过合理减记来适当提高短期融资券的发行规模。;6月18日,监管召集国有大行和部分券商开会,鼓励国有大行为大型券商融资,支持大型券商扩大向中小非银机构(中小券商、公募基金)融资,让头部券商取代部分中小银行,成为打通流动性从银行到达非银机构的桥梁。

随即,国泰君安、中信证券、海通证券及华泰证券在6月21日发布公告称,央行核定公司的短期融资券最高待偿还余额,调整后的上限依次为508亿元、469亿元、397亿元及300亿元。

广发证券、招商证券、银河证券、中信建投和申万宏源也紧随其后,根据公告,央行核准各家公司待偿还短融余额上限分别为176亿元、316亿元、368亿元、209亿元和298亿元。

东莞证券分析师李隆海表示,造成本次非银机构流动困局表层原因一是中小银行流动性紧张,银行风险偏好降低;二是结构化发行的资管产品持有单一债券集中度高,风险不够分散;三是部分发债企业信用评级较低。而更深层原因则是债券回购质押市场缺乏充当“最后贷款人”或“中央交易对手” 角色的机构。监管召集国有大行和部分券商的会议,本质是通过大银行对头部券商提供融资支持,利用头部券商在结构化发行债券资管产品方面丰富的风险管理经验,充当非银机构市场“中央交易对手”,为债券质押融资提供流动性支持。而充当“中央交易对手”的券商将增加一定的业务风险,但有 6 大银行提供支持,业务风险可被对冲。

申万宏源非银团队也认为,包商银行事件之后,短期内部分中小行在银行间市场融资难度有所提升,同时中小行风险偏好下行,对质押品的信用等级要求提升,最终导致中小行向非银机构的流动性传导不通畅,非银机构持有的中低等级信用债很难做质押式回购融资,有些中小行甚至对非银“一刀切”完全不借钱,导致部分杠杆比较高、持有较多中低等级信用债的非银机构出现流动性紧张的问题。

“短期内非银机构很难直接从银行获得流动性,为了防止风险传递,由央行向头部券商释放流动性,进而在非银机构内部缓释风险是最合适的方式。头部券商获得融资以自有资金向其他非银机构提供流动性,将对质押品的信用等级和 交易对手方的资质进行风险评估,不会采用“一刀切”的方式,信用等级较低的质押品将 给予较低的折扣,同时对于交易对手方杠杆过高、风险过大的情况,头部券商也不会无原 则的帮助,因此头部券商的风险可控。“该团队指出。

界面
订阅新闻电邮
技术支持 Investi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