汽车

华泰汽车处在濒死边缘?四生产基地停摆 变速器未投产

张秀根创立的华泰汽车曾经处于自主第一梯队的汽车企业,如今扎堆的问题把华泰汽车推向“濒死边缘”。

华泰汽车内部员工在网络上爆料华泰汽车欠薪开始,华泰汽车的问题便被公布于众。随后,华泰汽车的问题被层层剥开:欠薪、四大生产基地全部停产、新能源车落空、销量造假成“惯犯”等等。

华泰汽车到底发生了什么?华泰汽车对外鲜有公布。今日,华泰汽车内部员工向环球网证实,华泰汽车拖欠基层员工至少4个月薪酬,中层管理者更被拖欠9个月薪酬。

张秀根创立的华泰汽车曾经处于自主第一梯队的汽车企业,如今扎堆的问题把华泰汽车推向“濒死边缘”。

拖欠员工薪酬,天眼风险被标红

在2019年1月,曾有华泰汽车内部员工的一封《求助信》在社交媒体传开,称自从2018年2月起,华泰汽车一直未按照《劳动合同》约定按时发放员工薪酬。在人民网地方领导留言板上,从2018年4月至今年2019年1月,共有6个“华泰员工”向北京市和天津市领导留言,求助华泰汽车欠薪问题。

华泰汽车欠薪的问题终于纸包不住火,公布于众。但是华泰汽车从未正面回应。近日,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华泰汽车离职员工向环球网记者证实了欠薪的事实。据称,华泰汽车拖欠了基层员工至少4个月的薪酬,而中层管理人员则被拖欠了长达9个月的薪酬。

早在2018年,就有传言称华泰汽车存在拖欠员工薪酬的情况,甚至还曾有华泰汽车员工由于劳动纠纷问题将雇主告上法庭的情况。去年8月,还发生了鄂尔多斯华泰要求员工长期到华泰汽车荣成基地长期出差的情况,不服从安排的员工只能选择放假或主动离职,实际这种方式,已经是在变相进行裁员。

经查,在“天眼查”上显示,华泰汽车集团有限公司已经有超过8千条风险提示,包括了未按时履行法律义务被法院强制执行、因劳动争议被起诉、受到行政处罚以及被最高人民法院公示为失信公司等。

在诸多风险当中,华泰汽车集团有限公司的“企业法人变更”这一项相比其他企业更为频繁,创始人张秀根早早的就交出了法人“大印”,而现状华泰汽车的法人苗小龙,已经被列入失信名单,是张秀根的妻弟,也就是说张秀根仍旧是华泰汽车的实际控制人,华泰汽车仍旧是一个家族企业。

华泰汽车的创始人、实际控制人张秀根,早在2005年就首次登榜福布斯中国富豪榜,在2018年福布斯中国400富豪榜上,张秀根以138亿元的身价排名137位。已然成为超级富豪的张秀根,为何会拖欠员工薪酬?

 四个汽车生产基地停摆,变速器从未投产

华泰汽车旗下,拥有四个汽车生产基地,分别位于天津、山东荣成、内蒙古鄂尔多斯和辽宁丹东。其中天津生产基地,自从2018年初,就已经处于半停产状态,鄂尔多斯工厂里已经长起了半米多高的荒草,天津工厂2018年全年停产。如今,四个汽车生产基地已经全部停产。

此外,华泰汽车还拥有江苏江阴的华欧德变速器生产基地。从规模上来说,华泰汽车坐拥的生产基地,相比其他自主车企不落下风。仅一个华欧德变速器全面运转,国内乘用车企业对于自动变速器的需求足以让华欧德帮助张秀根赚个盆满钵满,也能带动华泰汽车的其他生产基地正常的整车生产业务、推动华泰汽车新产品的研发进程。

但事实上,据华泰内部人士透露,华欧德变速器生产基地自2014年建厂、2015年设备进厂至今,从未真正投产过。

欲借新能源翻身,新产品迟迟不现身

2018年9月28日,华泰汽车与曙光股份的股权交割仪式在辽宁丹东举行,在交割仪式完成之后,华泰汽车拥有了新能源乘用车和新能源商用车两大生产资质。对于其他自主车企来说,能够同时拥有新能源乘用车和新能源商用车的生产资质,意味着在双积分政策下会更容易占得先机,对于华泰汽车而言,是个恰到好处的转折点,与华泰汽车之前不断谋求的转型契合度颇高。

华泰汽车的创始人张秀根曾公开表示,收购曙光股份的股权是看中其车桥技术,将会在轮毂电机、四驱车桥方面投入更多精力,还会在2019年推出一款四驱电动物流车。该车型将会在丹东和鄂尔多斯基地生产,采用宁德时代的电池,甚至拥有“大型央企”作为合作伙伴。时至今日,不论华泰的新产品还是曙光股份的轮毂电机,仍旧没有出现在公众视野中。

对此尴尬的结果,张秀根解释为“公司目前仅是现金流紧张”。

在华泰汽车生产基地几乎完全停产的状态之下,以新能源车为主的天津生产基地生产的圣达菲EV在2018年还达到了16370辆的销量,甚至2019年1月和2月还完成了2048辆的销售。工厂停产状态下,还能“造出”车,确实让人心生疑问。

销量数据造假,华泰是有前科的。早在2010年,华泰汽车向中汽协上报的销量数据是81435辆,同比净增30560辆。但是,2010年华泰汽车全年的实际上牌数量是15950辆,仅比2009年增加了1280辆。因为严重虚报,2011年,中汽协曾一度在《产销快讯》当中将华泰汽车的销量显示为0。

另外,据工信部网站在2019年4月9日发布的《关于2018年度国内乘用车企业平均燃料消耗量与新能源汽车积分情况的公示》当中显示,2018年华泰汽车子公司荣成华泰汽车有限公司的产量为2148辆,2017年为11147辆。按照工信部的要求,所有取得工信部乘用车生产企业准入并获得强制性产品认证的乘用车企业都需要上报数据,进行油耗积分核算,而在公示的名单内,却并没有鄂尔多斯华泰和天津华泰。这意味着,华泰汽车在2018年的产量可能仅有2148辆。

进入2019年之后,不论进口、合资还是自主汽车企业的销量都或多或少出现了下降,汽车厂商此时想要站稳脚跟,除了不断研发符合市场的车型产品之外,还要在销售渠道、售后服务质量等方面不遗余力。

张秀根创立华泰汽车,早于很多自主汽车企业,曾经凭借圣达菲、特拉卡等车型站在了自主汽车企业的头部阵营,而现在却可谓四面楚歌,欠薪、员工流失、工厂停产,张秀根的汽车梦,是不是即将破碎?

环球网
订阅新闻电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