汽车

特朗普重税加顶 特斯拉等一大批车企急了:求放过

特斯拉的关税豁免申请中包含了Model3车型车载电脑和中控显示屏等内容,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称这两项内容均为“具有战略重要性的产品”。

重税之下,必有勇夫。特朗普对加征25%的关税仍磨刀霍霍,却不知,一大票企业早就受不了了。

据路透社报道,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USTR)的一份政府文件显示,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在5月29日拒绝了特斯拉提出的25%关税的豁免请求。据了解,特斯拉的关税豁免申请中包含了Model3车型车载电脑和中控显示屏等内容,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称这两项内容均为“具有战略重要性的产品”。

值得注意的是,此前,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还曾拒绝了特斯拉提出的另一份关税豁免请求,即一项被特斯拉称作是Autopilot自动辅助驾驶系统“brain”(大脑)的重要部件。

针对此事,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向特斯拉方面求证,对方表示:“暂时不方便发表评论。”

特斯拉为什么着急?

“目前,特斯拉很多零部件的供应都来自中国,高关税直接影响着特斯拉的生产成本。”汽车行业分析师钟师告诉记者,频频提出关税豁免请求说明特斯拉面临着不小的成本压力。

公开资料显示,特斯拉产业链涉及的供应商涵盖动力总成系统、电驱系统、充电、底盘、车身、其他构件、中控系统、内饰和外饰九个部分,涉及直接、间接供应商一百三十余家,其中中国企业占一半以上。在此之中,中国直接供应商企业有二十余家,包括长盈精密、均胜电子、上海普天、中国联通、科士达等。

在上述二十余家直接供应商企业中,有十余家为充电桩设备及运营企业,如万马股份、科陆电子、上海普天等,占比超过半数。此外,长盈精密为特斯拉提供电池连接件和金属软连接;东山精密为特斯拉提供FPC柔性电路板和散热器;其余几家企业则为特斯拉供应保护壳、膜材、转子、线缆等结构件零部件。

特斯拉曾表示,对它提出豁免申请的零部件加征高关税,会导致其成本增加,进而影响其盈利能力,对特斯拉造成经济损害。

2019年以来特拉斯股价已下跌35%

在当地时间6月11日举行的年度股东大会上,特斯拉预计其今年第二季度将交付约10万辆汽车,同时今年累计销量有望增长60%~80%,于今年第三季度恢复盈利。特斯拉CEO马斯克坦言,不断增加的生产压力给特斯拉带来了资金压力,快速扩张将使特斯拉更难保持盈利。有分析认为,在高关税之下,如何不断提升交付量、控制成本实现盈利,将成为特斯拉面临的一个不小的难题。

车企组团“求放过”

事实上,感到焦虑的车企不仅仅是特斯拉。据路透社报道,包括通用、日产、菲亚特-克莱斯勒(FCA)等在内的车企均向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提出了关税豁免请求。

网易
订阅新闻电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