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

医保局副局长:医保绝对平等是梦想,但制度性公平可努力

“中国政府推进医保过程中,始终把贫困人群视为社会政策首要关注对象。”

在12日的博鳌亚洲论坛全球健康论坛大会上,国家医保局副局长陈金甫表示,(医保)做到绝对平等是人类的梦想,但制度性公平是可以努力的。

他说,中国首先实现了制度性公平,例如全民覆盖、GDP的2%拿来做医疗保险,基本保险依法强制、一视同仁等。但差异性依然存在。

北京大学经济学院助理教授姚奕在《我国基本医疗保障体系的公平性评价:起点、过程与结果》一文中就分析,新农合参合人员的住院率和医保报销费用显著低于城职保和城居保人员。城职保的次均报销费用为6529元,实际报销比为64.7%,这两项都是三个制度中最高的;城居保略低于城职保;新农合则大幅低于其他两种制度。

“我们正在努力通过制度推进,来不断消除发展中间的差异。”陈金甫说。

他说,中国的医疗保险制度的建设意图是,立足减贫计划,首先通过普遍的社会保险制度解决普遍医疗需求,减少因病致贫的发生率。“中国政府推进医保过程中,始终把贫困人群视为社会政策首要关注对象”。

陈金甫介绍,2005年,中国推出了“新型农村合作医疗”制度,这也是基于农村原有以乡镇卫生院为代表的医疗供给系统弱化,大量农民从农村转向城市过程中,农村医疗问题越来越突出的状况;同时,进入城市的群体如何融入城市医疗的保障问题也很突出。

“中国政府一方面建立了新型农村合作医疗制度,解决农村8亿人的医保制度安排;另一方面又建立城镇居民医保制度,解决了2.8亿城市非职工的医保制度。当然,这些群体的筹资能力和医疗成本负担能力比较弱,在政策设计中采取两档,居民通过参加大病保险解决大病住院保障,未来再解决全面保障。”陈金甫表示。

如何让医保资金这个杠杆发挥作用,起到缩减不公平性以及减贫,陈金甫认为,医疗资金应该购买质量更好的医疗服务。

“医保的筹资不能看成是一个预算问题,要得越多越好;也不能看成是投资问题,追求有利可图;而是应该看成一个财务问题,有较好的成本控制和绩效产出。”陈金甫说,再进一步把财务当成一个资源,就是医疗保险的购买一定是要能够促进医疗服务产品质量和创新追求,促进医疗服务有效改革,这样的筹资才能发生作用。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著作权归第一财经所有。未经第一财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保留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的权利。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第一财经
订阅新闻电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