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

张朝阳失宠

张朝阳依然渴望得到关注。

他会临时起意做一起沟通会,让公关部组织媒体在两个小时之内赶到搜狐媒体大厦,也愿意为搜狐的各种活动站台。只是,面对媒体对搜狐发展规划的追问,他给不出具体的答案,甚至会有些语无伦次。他常常会会感到困惑,为何媒体关注996、社交大战,却不怎么关心搜狐了?

数年之前,情况可不是这样。

2008年,成立10周年的搜狐,成为北京奥运会赞助商,搜狗输入法和网络游戏都顺风顺水,业绩和市值首次超过新浪,一时风光无两。那是属于搜狐的舞台,站在聚光灯下的张朝阳自然也少不了关注,送女明星首饰、半裸登上时尚杂志、“快乐号”游艇、登珠峰、报道奥运会等等,都曾是媒体追逐的焦点。

如今,搜狐却已远离了互联网中心。近几年移动支付、O2O、直播、短视频相继成为风口,但都没搜狐什么事。搜狐的股价较2011年的最高点缩水近90%,门户的市值为负,业绩也没有亮点可言。

媒体的目光也不在张朝阳身上了,聚光灯更多地打向了张一鸣、王兴等新生代互联网领袖。

张朝阳在6月9日的新产品发布会上曾宣布,社交产品“狐友”就是搜狐的未来。那一刻,他和搜狐终于得到了关注。但之后却又受到了更多的质疑:“狐友能救搜狐吗?”,“搜狐能重新赢得市场尊重吗?”

现在的互联网,已经不再是张朝阳所熟悉的那方世界了。

“我要当一个好CEO”

张朝阳从未像现在这样努力工作过。

他每天工作十几个小时,睡觉不超过4个小时,很多事情亲力亲为,希望能把工作做好。

他反思说,自己很多年前特别懒,现在更加积极地学习,并且已经进入了状态。

在2017年乌镇互联网大会,张朝阳曾自曝起居时间表:

4:30起床

5:30-6:30:冥思

6:00:看新闻

6:30:用搜狐的产品

7:00-8:00:准备直播

8:00-9:00:雷打不动在自家产品千帆上做英文直播

13:00-18:00:连续工作5小时

19:00:跑步

但现在,张朝阳自称工作时间是2017年的两倍还多,并扬言搜狐要在今年重回互联网舞台中心。在接受腾讯《深网》采访时,他信誓旦旦地表示:“我要当一个好的CEO,当一个好的管理者,这是我其中的一个职责。我要起早贪黑把这个事做好,这个事很重要。”

但反映到财务数据上,实际的情况却并不乐观。搜狐今年第一季度财报显示,总收入为4.31亿美元,同比下降5%,品牌广告收入为4300万美元,较2018年同期下降24%,较上一季度下降25%。归于搜狐公司的非美国通用会计准则净亏损为5500万美元。

相关主题: 张朝阳 搜狐张朝阳
界面
订阅新闻电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