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

无人机产业洗牌期将至 C端B端两重天共迎分水岭

一个不可忽视的事实是,不论C端和B端发展的节奏如何,未来无人机的商用价值将会大幅提升。

“你也是去(无人机)展览会?已经是第十届了,看看今年能有什么花样。”6月骄阳似火,但这也难档无人机从业者的热情,在北京五棵松文化体育中心,来自天津一家无人机企业的参展商一边跟《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交谈,一边把他们的无人机展品搬到展览区。

这里正在举行一场无人机大会暨展览会,尚未开幕之时,已有参展商兴致盎然地布展,也有往年展商今年没了踪影。作为深受政策影响的无人机行业,这几年频频颁布的新政策让行业“喜忧参半”。

一些小厂商在准入门槛越来越高中被淘汰,但同时有更多的从业者想要在这个领域“尝尝鲜”。在一位行业“老兵”眼中,经历了多年的变革,这片科技界的沃土即将进入集群智能时代,也出现应用的分水岭:C端市场在一些头部的大厂带领下从稚嫩变得逐渐成熟,而更加广阔的B端市场仍然还有很多积累的空间。

“尖兵之翼——第十届中国无人机大会暨展览会”现场展品

政策趋势:经营会放宽,安全不放松

“对于无人机的安全方面,不要抱有任何幻想,但是在技术的迭代和场景的应用方面,依然存在无限空间。”这是在6月12日至14日举办的“尖兵之翼——第十届中国无人机大会暨展览会”(北京站)期间,中国航空规划设计研究总院有限公司综合规划院总监佟京昊发出的感叹。

按照佟京昊的描述,无人机的管理政策发展经历了三个阶段:在2009年之前,无人机处于无监管的空白状态,仅仅给予无人机作为通航飞行器的界定;2009~2016年,消费级无人机行业迅速成长,倒逼我国政策监管,早期基本纳入通用航空加以管理;2016年至今,管理体制的摸索和讨论更具针对性和广泛化,无人机行业相关的法律法规迅速得到完善,监管逐渐落地。

梳理政策不难发现,无人机政策的推行与无人机行业发展的步伐相伴相生,且在安全保障方面不断趋于严格。

例如,从2014年4月起,无人机驾驶员的资质和训练质量管理都要由“中国航空器拥有者及驾驶员协会”来负责。佟京昊认为,这标志着无人机开始进入持证飞行阶段,但是法律法规和监管执行尚未完善和正规化,在实际申请操作上模糊不清。

2016年以来,针对无人机领域的政策更加密集。《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不完全统计发现,平均每年都有2~3个相关政策出台。其中,2017年的《民用无人驾驶航空器实名制登记管理规定》标志中国进入无人机实名登记时代,而2018年的《无人驾驶航空器飞行管理暂行条例(征求意见稿)》、2019年的《特定类无人机试运行管理规程(暂行)》则让无人机的监管制度更为完备。

相关主题: 无人机产业 无人机
每日经济新闻
订阅新闻电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