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地产

中信国安旗下“国安家”拖欠房东房租,多名租客遭驱逐

“国安家”是由中信国安集团旗下公司管理的房地产运营平台,其不动产托管业务是时下流行的长租公寓。“国安家”除了租房业务,还有新房、展示中心、金融等业务板块。

本文图片均来自中新经纬

国安家”是由中信国安集团旗下公司管理的房地产运营平台,其不动产托管业务就是时下流行的长租公寓。中新经纬近日从多位租客、房东处了解到,由于资金状况紧张,“国安家”不仅拖欠房东的租金,租客已经支付的房租也较难退回。“国安家”客服人员声称,公司正在收缩租房业务,只保留一些核心区域的优质房源。

01 租客被迫搬家

今年年初,在北京上班的张雅静通过“国安家”APP租下了朝阳区石佛营附近的一间住房,价格为3170元/月,外加部分服务费。

房东的收房通知 受访者供图

今年5月7日,房东郑俪(化名)突然登门,并在门上张贴了一张通知。通知称,“‘国安家’公司已经欠我一个月房租未付,我要求收回房屋,中止与其租赁关系。请你们于本周五之前搬离此处。”

郑俪对中新经纬表示,她与“国安家”签署了5年的房屋托管协议,租金在8000元/月左右。之前的3年多时间里,“国安家”都会按时打款,但到了近期,她却迟迟没有收到租金。郑俪说:“后来‘国安家’的管家告诉我们,现在公司的情况就是这样,没有资金了,很多人都离职了,就剩下些收尾的人。”

郑俪将了解到的情况告诉了张雅静和另一名租客周梅(化名),并要求她们尽快搬离。第二天,张雅静与“国安家”的电话客服人员取得联系,客服人员让她们选择换租或退租。由于对“国安家”经营状况产生担忧,张雅静和周梅选择退租。几番催促后,“国安家”的业务人员才与她们取得联系,并称将退还押金、未发生的租金和服务费,总计约15000元。在得到业务人员的退款承诺后,两人在5月10日搬离了“国安家”公寓。

与张雅静、周梅的经历类似,方晓晓(化名)刚租住“国安家”公寓一个月,就遭到了房东上门收房,房东也声称没有收到“国安家”的汇款。最终,方晓晓在房东的多番催促下,搬离了房子。

这种情况并非个例。据一名“国安家”租客介绍,在一个有30多人的维权群里,大部分租客都是因为“国安家”未向房东支付房租而被迫搬家。

02 “国安家”退款难

不过,搬家后,租客们便马上发现,之前承诺的退款却并没有到账。

有租客反映,“国安家”工作人员曾承诺自申请人实际搬离房屋之日起,15个工作日内完成退款,但实际情况并非如此。

叶倩(化名)提前一个月就通知“国安家”的管家要办理退租,但后来管家离职,一直无人受理。如今,已经搬离“国安家”公寓1个月,也没人出面与叶倩做交接,她的房租和部分押金仍未退还。

张雅静5月10日搬离了“国安家”公寓,最迟应该在5月31日收到退款,但至今仍未收到。“国安家”客服人员称,由于公司大,流程慢,所以退款时间较长。

租房合同约定,“国安家”提前收房应支付违约金。受访者供图

同时,张雅静出具的她与“国安家”签署的租房合同显示,甲方(国安家)需提前收回房屋的,应提前30日通知乙方(租客),并按月租金的100%向乙方(租客)支付违约金。但张雅静说:“我跟管家说过赔偿金的事情,但管家称,赔偿金想都不要想了。”

周梅虽然在6月初收到了退款,不过,她不仅没有收到赔偿金,而且退款金额少了1000元。在退款后,周梅再也联系不上“国安家”的工作人员。

周梅还说:“在打款前,工作人员误发给我一份名为‘国安家公寓退租申请单’,对于退租原因,该申请单声称因为我工作调动原因而申请退租,而不是‘国安家’毁约造成的。这份申请单还伪造了我的签名,我根本没签过这个单子。”

附有租客签名的国安家公寓退租申请单。受访者供图

除了租客遭遇退款难,房东也没有收到租金。郑俪说:“管家之前称,我们可以去法院起诉,但国安家现在就是支付不了房租。如果我想解约,就把房屋密码锁的密码给我,根本不提什么时候付款。”

03 租房业务正在收缩

据了解,“国安家”除了租房业务,还有新房、展示中心、金融等业务板块,意在打造“全产业链不动产管理平台”。中新经纬在“国安家”APP上看到,租房业务只覆盖了北京的朝阳、海淀、顺义三个区,上线房源数量并不是很多,且相对集中在部分区域,可供选择的范围不大。新房业务只有环京、北海、葫芦岛、峨眉山4处的7个楼盘。中新经纬多次在“国安家”APP上预约租房和新房的看房业务,在提交了姓名与电话后,虽然显示预约成功,但一直都没有任何人主动联系。

在“国安家”APP预约看房,一直无人联系。来源:“国安家”APP

中新经纬近日以有房子需要托管为由联系了“国安家”的客服人员,该客服人员称,公司近段时间正在收缩租房业务,暂时不再收房,对空置的房子进行清退,只保留一些核心区域的优质房源。

运营“国安家”公寓的是西藏中信国安房地产项目管理有限公司,它是中信国安城市发展控股有限公司的下属公司,而后者直接隶属于中信国安集团。数据显示,中信国安集团2018年营业收入为1064.84亿元,利润总额-35.06亿元,净利润-42.55亿元。进入2019年,中信国安债务危机事件不断发酵,信用评级连遭下调。截至2019年1月底,中信国安集团整体有息负债规模达到1558亿元,仅今年内到期的就达732亿元。

“翻车”的不止 “国安家”。中信国安城市发展控股有限公司作为第一大股东、国安社区(北京)科技有限公司运营的国安社区亦被曝出因经营不善,导致大批门店关门。此前,国安社区曾制定到2020年开店1万家的目标。今年年初,国安社区CEO赵晨希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称,当时只想着将国安社区门店开到各个社区,只要在社区里就行,而对于店面选址、门店结构、摆放产品没有仔细研究,现在关店就是纠正当时的这些错误。

新京报近日报道称,“国安家”相关工作人员称,“公司的上级(总部或集团)确实出现了相关的资金问题,我们也在努力试图解决问题,但是‘国安家’公寓系统的资金都被公司上级部门抽走,我们下属的公司更是无权调配资金,所以我们目前不知道具体何时能解决上述问题。”

中新经纬
订阅新闻电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