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尚生活

停更、封禁、变现,B站UP主的现实“三连”

“成也粉丝,败也粉丝”这句话虽然老套,放在B站up主身上倒也合适,“失败”也许太夸张,但收到多少关注,获得多少利益,就要回应与之相应的期待却是事实。

距离B站up主@Vickysoupsss上一次更新,已经过去了超过1个月。5月4日以后,这位时尚生活博主陷入了停更状态,此前,她的WEEKLY VLOG已经上传到第68期。68×7=476天,雷打不动的高质量生活vlog,让她收获了45.9万粉丝和3028万次的播放量。

2018年,B站up主突破200万人,月活跃up主为57万人,一年贡献的投稿总数突破1500万,而vicky所在的生活区,是投稿量增长最快的内容分区,增幅高达190%。

“如何在B站当一名up主”,成为不少年轻人感兴趣的话题,而随着内容竞争、粉丝增长、平台加持,up主们的生存现状如何?看似红火的背景下,选择停更的up主又经历了什么?

消失的up主

当素人成为up主,再成为拥有庞大粉丝的KOL,受众也就从纯粹的内容接收者,变身为主观的内容审查官,于是,粉丝无止尽的好奇心开始作祟了。

3月4日,Vicky上传了视频《豆瓣事件澄清》,对豆瓣上的“扒皮帖”作出回应。该帖主要针对以下几个方面对其进行指责:早期在社交媒体中上传展示的奢侈品有A货;粉丝增长后某些产品植入没有进行标注说明;日常偶遇时态度不好。

本人在视频中承认早期因为虚荣曾购买A货,而产品则是自己试过觉得不错才推荐的,以及up主也是人,没办法永远笑脸迎人,并表示,今后不会再就此事作出回应。

但从现实来看,事件的后续影响还在持续,并最终让up主做出了停更的选择。

豆瓣帖被迅速删除,这种做法更激起了反对者的不满,不断有人放出真假难辨的爆料,甚至有人称vicky推荐的是微商是骗子。与之相对,拥护者则在微博、B站、Youtube表示“相信vicky”,并与黑子进行了一番骂战。

据B站粉丝评论,事件后,up主在粉丝群内的言论也引发了争议,认为有粉丝在“嫉妒她、酸她”,甚至有老粉表示自己的微博被拉黑了。

既有主动停更,也有被动封禁。原B站游戏区知名up主@吴织亚切大忽悠,2018年11月24日后便再无更新,目前账号依然有174.2万粉丝,虽然,其中已经有不少粉转黑了。几个月前,该up主过去通过网络发表的、对未成年女性的不当言论被集中挖出,程度之严重,B站甚至报了警。

大忽悠作为代表B站的游戏区up主,以擅长骚话和不俗的游戏技术吸引了众多粉丝,而他在一众游戏主播中还算突出的颜值,更为他圈了不少女性粉丝。最终,B站封禁了他的账号与直播间。最后一个视频下面,许多粉丝进行了“脱粉宣言”。

up主不是专业艺人,且通过一种近似于野蛮生长的方式、没有任何矫正的情况下成长为了公众人物,因此出现争议时的处理,不是集团队众智,更多是看个人脾性,有时并不能找准回应的时机和方式。

而成名之后,更要做好被黑历史打脸的心理准备,当你成为一个坐拥百万粉丝的公众人物,一句“小主播的口嗨”不可能蒙混过关。说到底,对于今天的up主,人们想看的早已不止是视频了。

成也粉丝,败也粉丝

“成也粉丝,败也粉丝”这句话虽然老套,放在B站up主身上倒也合适,“失败”也许太夸张,但收到多少关注,获得多少利益,就要回应与之相应的期待却是事实。2018年B站粉丝数最多、目前粉丝数突破524万的up主@敖厂长,最近发布了一期视频《做一部恰饭视频能挣多少钱》,提到自己8年前在优酷,为刚引进的《英雄联盟》制作了人生中第一部推广性质的“恰饭视频”,获得收入为1000元。

在今天,B站up主能够通过视频点击分成、视频植入、直播礼物、直播签约分成、电商变现等多种途径获得收入,头部主播光靠直播礼物,年收入就可以过百万。粉丝数突破180万的up主敬汉卿透露,包括B站分成4-5万,自己每月收入约为30万。

有趣的是,up主的收入规模并非与粉丝数直接挂钩,粉丝80万左右的科技区up主@TESTV,以科技测评起家,却靠火锅底料、辣条等小零食的电商业务,达到了超过1000万的年流水。而对于很多up主来说,门槛较低的快消品和服饰是变现首选,科技区up主卖桃子、生活区up主卖帽子、电影区up主卖东北大辣皮……总是比高价摄影器材容易出手的。

时间自由、财富自由、坐拥粉丝、开箱玛莎拉蒂不是梦!越来越多全职up主加入竞争大军,围绕粉丝开启了新一轮的抢人大战。

而这种疯狂“求点赞转发收藏三连”的现象背后,是自媒体个人化造成的行为受限和创作纠结。当创作者通过个人魅力输出观点,与受众的心理距离缩短,粉丝对内容之外,创作者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也有了自以为理所应当的肖像。

敖厂长就对自己“B站第一”的头衔感到“心累”,粉丝对视频风格的干涉,让他接连感叹“不要对我苛求太多”,“我就愿意当B站粉丝数第三的人”。

而B站粉丝25.6万的up主@你好竹子V,其一条从女性年龄角度推广健康食品的视频,被指贩卖焦虑,不少粉丝指责其输出的价值观“让女性跌入消费主义的陷阱”。面对质疑,up主在微博回复:“不好意思,我从小就是个City girl, 这就是我的生活,我没去刻意推崇什么。”

由此产生的对立,最终回到了创作者和粉丝之间。B站原本是一个兴趣至上的社区,up主以个人魅力、生活方式圈粉,并从粉丝处收获认同感和变现的契机。但从用爱发电转变为用爱恰饭,却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这是B站的平台属性决定的。

选择权在up主手里吗?

根据B站5月份最新发布的财报,2019年第一季度月活用户首次突破1亿,营收13.7亿元,在互联网行业平均20%-30%增速的大环境下,B站第一季度同比增长达58%。而继2月14日淘宝与B站的“情人节牵手”之后,前者成为后者占比8%的第三大股东,B站也正式拥有了腾讯和阿里两位“爸爸”。

涨势喜人的数据和如影随形的隐患,是互联网公司避不开的两大特征。营收增长的同时,B站净亏损同比扩大到1.956亿元,毛利率只有14%。这说明B站赚的钱多了,花的钱也更多了。而为了解决这个问题,up主的重要作用已经显现。

2018年,B站的营收支柱——游戏的营收呈现下滑趋势,与之相对,直播和增值服务业务收入达2.9亿元,同比增长205%;广告业务营收达1.1亿元,同比增长60%;电商及其他收入首次突破1亿元,同比增长621%。B站正在回应外界对其长短腿的担忧,而增长的三项业务,都与up主密不可分。

up主高质量的内容及由此的衍生开发,是B站区别于其他视频、直播平台的核心竞争力,事实上,平台也的确对up主的品牌化采取着积极的推广态度。年初的百大up主颁奖,已经开始售票的BML,up主激励计划,站内关于vlog的一系列培训计划……不断最大化用户吸引力和媒体影响力,是平台的意志。

与此同时,已经进入主流视野的B站和up主,也要接受更加严格的监管。年初《网络短视频平台管理规范》和《网络短视频内容审核标准细则》发布,就对影视解说类up主造成了不小的冲击。粉丝数突破131万、播放数突破1.7亿次的@阿斗归来了,最近开始干起了游戏解说。“糟了糟了,要是电影解说干不成了,我就转行解说游戏了,你们还会陪我吗?”

而去年广电下发的《关于进一步规范网络视听节目传播秩序的通知》,明确规定了禁止恶搞历史人物、真实人物、他国国家领导人,这也让鬼畜区up主感到人人自危。

B站的自审制度也愈发严厉,因平台审核导致视频无法正常发出已非新鲜事,在净化网络环境的同时,对B站自有的社区文化形成打压也是事实。

粉丝暴涨、竞争激烈、收入可观、行为受限、创作纠结……up主是伴随互联网分众时代诞生的新职种,无论从社会认同还是自身发展角度,都还处于自我升级和探究的阶段。

5月结束了,留下一句“我们下周见~”的Vicky依旧没有更新,而自称“半退休状态”的敖厂长,决定面向暑假档旺季,推出几期受众更广的传统风格视频。200万up主,今天也在为满足B站的1亿用户而活跃着。

相关主题: B站 Up主变现
文娱商业观察
订阅新闻电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