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

《权力的游戏》人物志:丢掉沾满鲜血的红舞鞋,瑟曦迎来本我的回归

不管风评如何,《权力的游戏》最终落幕。虽然这部神剧晚节不保,仓促的结尾、剧情逻辑的漏洞和人物的强行黑化,让权游难逃"神剧必烂尾"的魔咒。虽然争议不断,但是瑕不掩瑜,《权力的游戏》仍不失为一部经典之作。

此外,值得安慰的是,在权力之外,还有更多的发自人性的光辉让人欣慰。比如相拥而死的詹姆瑟曦,比如展现了另一个自我的"美人"布蕾妮,还有夙愿得偿的猎狗桑铎·克里冈。其中,回归本我的瑟曦,是权游最后的惊喜和安慰剂。

对于瑟曦的印象,让人不由自主地想起了童话《红舞鞋》里的小女孩。在《红舞鞋》里,那个小女孩喜欢跳舞,但是一个会魔法的老兵却给她的红舞鞋施了魔法,让她一刻不停地跳舞,从城市跳到乡村,从乡村跳到森林,直到她的亲人死去也无法终止,最后求人将她的脚砍掉,她才停了下来,并去了一座教堂做义工,为自己的过去忏悔不已。

和穿着红舞鞋的小女孩一样,从第一季开始,这个女人就在权力的旋风中不停地起舞,让无数的王公贵族在她的舞台上生长凋零,无数的权谋算计让她的红舞鞋更加鲜艳亮眼。

她的红舞鞋天生带血

与童话里的小女孩不同,瑟曦出生在豪门世家,兰尼斯特家族长女的身份,让她从小就开沉浸在家族荣誉、权谋征伐的环境里,尤其是她的强硬霸道的父亲泰温对她以及她的两个弟弟的影响,让这位天生的豪门贵族女生成了高傲、冷血、睚眦必报的性格,她一直自认为是其父泰温的最佳追随者,在权力的漩涡中始终为了家族的兴旺和更强大的野心,她一直表现强势。她一出生就与权力场脱不开关系,她的身份和使命是造成她悲剧医生的源头和关键。

瑟曦·兰尼斯特是维斯特洛大陆上人尽皆知的美女名媛,而且家世显赫,父亲泰温·兰尼斯特坐镇西境,虎威难犯。一开始,瑟曦就对帅气而儒雅的雷加王子倾慕不已,加上她的父亲是当时铁王座的主人--疯王的首相,所以这桩婚姻一旦成真,对坦格利安和兰尼斯特两大家族都很有利。但是疯王忌惮泰温的强势,转而与多恩进行联姻。这对一向强势的兰尼斯特人来说绝对是不能饶恕的侮辱。所以,在叛国战争中,当雷加与劳勃在河间地相持时,兰尼斯特大军就开到君临城,骗开城门后血洗君临、屠戮王室,此后泰温将瑟曦嫁给了叛变成功的劳勃,从此瑟曦与铁王座开始了纠缠不休的故事。

她的舞技拙劣却让多少人家破人亡

《权力的游戏》第一季中,瑟曦与小指头的一场交锋中,小指头非常内敛地说了一句:"知识就是力量。"瑟曦随即给以还击,她让侍卫抓住这个身材矮小的财政大臣,然后以割喉相威胁,再放了他,通过这一系列的操作,她傲慢地说了一句:"权力才是力量。"并骄傲地扬长而去。

这句话从此成为她的箴言和信仰,她还说过:"在权力的斗争中,要么生要么死,没有回旋余地,"

可是面对小指头这样的明显示弱的对手, 她并没有弄清楚对方的真实目的,甚至自以为已经震慑对手的同时却被对方利用,成了对方的一把杀人尖刀。

《权力的游戏》第一季的开端,就是王后瑟曦与国王劳勃的面合心不合的序章。她在王后的位子上坐了十几年,与酗酒嫖妓的国王名存实亡的婚姻让王国的根基摇摇欲坠。而她与胞弟的不伦恋也间接害死了前任首相戈林,并与后任首先奈德逐渐势如水火。

奈德作为第一季中绝对的主角,在领便当前与瑟曦的对决中却显得稚嫩而缺乏决断力。这让一向傲慢的瑟曦更加肆无忌惮。所以,瑟曦很快联合了小指头、守城卫队,在王厅之内擒下狼王。这场对决她赢了,因为对手的政治智慧明显不如她。

浴火淬变,燃烧的瑟曦开始收割

但是之后的她开始飘了。在与弟弟提利昂的较量中,她拒绝送女儿到多恩,她的短视和睚眦必报的恶习被提利昂多次教训,在黑水河之战中,她母性的泛滥,让激励城门守卫的"乔大帝"和妇人抱团,险些让君临城未战先溃。面对城外的敌军,她和小儿子却在铁王座上等待命运的审判。

不过命运之神并没有夺走她的运气,她的父亲和兄弟取得了这场胜利,然后王太后就开始实施对提利昂的报复,对父亲的操纵和提利尔家族的反感让瑟曦尝到权力丧失的痛苦,但是这些错综复杂的轴线却让权力的轴心再次转到她的这边。她最憎恶的弟弟提利昂杀死了强势的父亲,而她的小儿子也渐渐倒向小玫瑰的那边,在命运的专场片刻,瑟曦非常坚定地继承了她父亲的角色--权力的操控者。

她开始重组内阁,任人唯亲,重用科本,与铁金库交恶,为了偿还债务和牵制提利尔家族,让"大麻雀"拥有了自己的武装力量。但是没想到这些玩弄权力的手段却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王国内一片混乱,教会力量迅速庞大威胁王权,儿子托曼国王与小玫瑰结成稳固联盟,自己孤立无亲甚至被亲信出卖被教会拘押,为了脱身只好忍辱负重裸体游街!

愤怒的母狮选择了最狠毒的报复手段,她用地下的野火,炸死了包括大麻雀、小玫瑰和百花骑士在内的诸多君临贵族,但是自己的儿子却为此殉情而死。报复的火焰烧及自身,三个孩子的死让瑟曦变得更加冷血和强硬。此时的瑟曦不再是以往的高傲王后或溺爱孩子的母亲,她如一团燃烧的火焰,将更多的有关的或是无辜的人卷入权力的漩涡中,她的强硬和癫狂,还有更加成熟的战略手段让更多的人不寒而栗。

她笼络攸伦,让多恩的沙蛇抱憾大海,击败高庭掠走那里的黄金物资,换来黄金团2万精锐,她与龙妈直接对话,用一个意味深远的抚摸肚子的动作让小恶魔智商再次下降,让龙妈的夺位大军北上,在那里与尸鬼大军两败俱伤。如果不是龙妈和琼恩是天选之子,也许这场战争的最终胜利者应该是这位权谋战略最好的人,可惜没有如果。

脱掉舞鞋,一个脆弱的女人死在情人的怀抱里

权游的最终季,所有的意料之外中不会包括坏人的意料之外。即便你母爱泛滥,即便你曾风华绝代。在龙妈的愤怒中,大龙开挂,攸伦、蝎弩、黄金团都成了被秒的对象。对方的仁慈变成了累赘,君临城的百姓祈求鸣钟投降,卸掉了最后的倔强的瑟曦答应鸣钟,但是却未料到黑化龙妈的屠城。

在魔山干掉碍手碍脚的科本后,瑟曦真正变成了孤家寡人。她在摇摇欲坠的红堡中慌不择路,她开始惧怕,开始盲目求生,她的红舞鞋脱掉了。在见到詹姆时,强硬的女王回归真实的自我。她说不想死,但是编剧不想节外生枝,于是给了她与詹姆最好的结局。

也许瑟曦一生都在反抗宿命,反抗蛤蟆女巫的预言,反抗父亲的强势,但是她最终也无法从权力的漩涡中脱身,她的命运在初次品尝到权力的滋味的时候,就决定了她至死方休的宿命。能死在詹姆的怀里,已是超越童话的结局。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财经时报(微信ID: businesstimes) 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相关新闻
显示更多 >>
订阅新闻电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