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

一年猛增20余档 但团综还只是“自嗨”?

团综作为偶像产业链中不可或缺的一环,随着多档偶像选秀节目的播出,以偶像组合成员为固定嘉宾的团综也在中国迎来爆发式增长。

男团UNINE

《偶像练习生》《创造101》的播出,国内涌现多个偶像组合,今年《以团之名》《青春有你》《创造营2019》3档偶像选秀节目的轮番上演,又推出Black ACE、UNINE等偶像组合。

偶像选秀节目的播出,不仅让受众知道成功出道的选手,也让人了解到未出道的小哥哥小姐姐们,甚至于他们背后的经纪公司与原先的偶像组合也走进大众视野。

偶像数量成倍数增长,如何更好地持续营业,维持曝光率成了问题。显然,无论是练习生的经纪公司还是优爱腾选秀平台都把目光锁定在团综这块“蛋糕”上。

团综数量翻倍 增加至20余档

团综作为偶像产业链中不可或缺的一环,随着多档偶像选秀节目的播出,以偶像组合成员为固定嘉宾的团综也在中国迎来爆发式增长。

据首席娱乐官不完全统计,自《偶像练习生》《创造101》等选秀综艺播出之后,针对练习生原定组合和新出道组合的团综增至20余档。在此之前,国内仅有时代峻峰、哇唧唧哇几家公司为旗下偶像组合录制团综,而选秀综艺之后,众多经纪公司纷纷入局。

《偶像练习生》播出之际,坤音娱乐曾在微博、B站推出《BC221》着重展示坤音四子在私下的生活状态与真实性格,兄弟间互相嫌弃、互怼的日常,与普通少年一致中二、逗逼的性格,都是《偶像练习生》舞台上看不见的,据微博数据显示,《BC221》日常小视频基本可达到100万以上的播放量,在当时无疑增加了坤音四子在《偶像练习生》中的人气。

《偶像练习生》之后,乐华娱乐、麦锐娱乐、香蕉娱乐、觉醒东方等娱乐厂牌公司也相继推出针对其旗下练习生的团综,如《明天我们不在家》《麦锐少年游乐记》《萨瓦迪卡!banana》《觉醒TV》等。

除此之外,选秀平台也会为成功出道的新组合量身打造团综。

NINE PERCENT出道后,爱奇艺曾宣布将制作NINE PERCENT的独家团队综艺《百分九少年》,截至目前,尚未有录制的消息传出。据业内人士透露,因爱奇艺和练习生公司签订的合同相对宽松,无法让NINE PERCENT各个成员在工作行程上达成统一,导致团综录制计划一再被搁浅。

相对而言,腾讯手腕强硬,《创造101》之后,推出了《火箭少女101研究所》和《横冲直撞20岁》两档团综节目,尤其是《横冲直撞20岁》由专业幕后人士操刀制作,并在腾讯视频播出,第1期获得6900万次播放,之后的7期均获得4000万次以上的播放量,使火箭少女101组合在一定程度上打破粉丝圈层壁垒。

《以团之名》选出的新组合Black ACE尚未有团综消息传出,而《青春有你》新组合UNINE的团综《UNINE蹦吧》已经在微博上发布预告片,加之,未完结的《创造营2019》以及爱奇艺世界大会上官宣的女生版《青春有你》选出新组合之后也要“配套”推出团综。

甚者,4月,芒果TV联合乐华娱乐旗下的乐华七子NEXT偶像组合推出新综艺《少年可期》。

由此可见,以偶像组合成员为主要嘉宾的多种形式的团队综艺正在悄悄的“遍地开花”。

自制“小日常”向专业化迈进 经纪公司和视频平台合作或成常态

团综在中国也并非新鲜事物,早在2014年时代峻峰就曾联手爱奇艺推出TFBOYS的首档团综《TFBOYS偶像手记》,记录了TFBOYS在台湾旅行中的吃喝玩乐,没有穷游,没有设计,展现三位成员舞台下之外最真实的状态。

2018年《偶像练习生》之后,偶像团综大多由练习生的经纪公司制作,也多以展现偶像的私下“小日常”为主,拍摄方式简单,以跟拍和固定机位为主要方式,后期剪辑也相对粗糙,每集时长不超过20分钟,多以10左右分钟为主,投放在粉丝聚集的微博、B站等“阵地”。

如麦锐娱乐的《麦锐少年游乐记》,记录了MR-X的6位少年在普吉岛的游玩时光,展示6为成员玩游戏、买菜做饭的相处时光;乐华娱乐的《明天我们不在家》也展现了乐华七子私下的工作状态和日常生活。

很明显,“小日常”团综以固粉为主要目标,用于服务粉丝,满足粉丝对偶像的窥视欲为目的,见多了偶像在台前的样子,肯定对私下充满好奇,团综的出现刚好满足粉丝对这部分的需求。团综较普通综艺而言,更是360度全方面的展现偶像的全貌,如偶像的日常生活、业务能力等等。

然而随着偶像产业的发展,粉丝市场的增长,团综有了更高的要求,固粉的同时要求圈粉,也使团综开始向专业化迈进。

香蕉娱乐在2008年推出了两档团综《萨瓦迪卡!Banana》《咕噔咕噔Banana》请来了《极限挑战》的后期团队,拍摄时长、方式都也所优化,两档团综分别在优酷和爱奇艺上线。

今年,团综迎来了更进阶的变化,火箭少女101的团综《横冲直撞20岁》由《爸爸去哪儿》总导演谢涤葵亲自执导,让11位女孩在无水无电无信号的条件下徒步撒哈拉沙漠、穿越喀尔巴阡山,11个女孩被分配不同的职能和分工,完成一场横冲直撞的艰难探险,并且在腾讯视频独家播出。

芒果TV也联合乐华七子推出了《少年可期》,让7位偶像少年拜师学艺,通过和6位师父三天两夜的共同生活,向前辈学习经验,解决工作、生活上的困惑。

《横冲直撞20岁》和《少年可期》的播出标志着团综不再是经纪公司的单打独斗,开始实现经纪公司和视频平台的合作,向更专业的综艺模式迈进,也使这两档团综也获得了超越以往的播放量,《横冲直撞20岁》8期共获得3.7亿播放量,截至目前,《少年可期》获得10.3亿次播放,让更多的观众认识这群可爱的男孩女孩们。

规模爆发 但团综是粉丝和平台的自嗨?

看似“节节高”的团综,却也面临着众多困境。

虽然国内的团综数量激增,但播放效果并不理想,停留在粉丝自嗨的状态之中。经纪公司自制的“小日常”团综获得200万以上播放量已是很好的成绩了,大多是几十万不等的播放量;据猫眼数据显示,以专业综艺模式制作的《横冲直撞20岁》和《少年可期》在播出时的热度徘徊在第10名左右。

专业化团队、大体量的制作模式让品牌商看到了团综的商业价值,《横冲直撞20岁》由蘑菇街独家冠名播出,还有享物说、德芙、高洁丝等品牌赞助,《少年可期》也获得了韩束的冠名播出,看起来无限风光,然而和《偶像练习生》《创造101》这类爆火的偶像综艺相比,商业价值也亟需提高。

截止目前,《横冲直撞20岁》在豆瓣上仅有8000余人评分,《少年可期》自3月29日播放以来还未获得豆瓣评分,且从双方的豆瓣短评和团综的弹幕可看出多以粉丝为主,并未打破圈层壁垒,实现全民观看、讨论的预期。

如今看来,团综更多地被视为粉丝和平台的自嗨,而专业化也仅仅只是团综发展的第一步。

在偶像产业发达的韩国,团综从诞生之初就是专业化的配置,由电视台和娱乐经纪公司联手打造。

2004年韩国综艺繁盛,SBS电视台把目光投向出道6年、参加综艺经验丰富的神话组合,双方合作推出了《情书》,节目播出后大火,电视台取得了高收视率,神话组合人气大涨,这档节目被看做是偶像团综的开篇。

再如《BIGBANG出道实录》,YG与SBS-MTV合作拍摄,真实展现了6位练习生为争夺出道名额而进行的惨烈竞争,一经播出节目受到非同一般的关注,为BIGBANG的出道成功预热。

如果没看过《BIGBANG出道实录》,可能不会知道BIGBANG有6名“预备员”,李胜利、张贤胜都曾被淘汰,而李胜利在努力挽回下被召回,张贤胜被真正淘汰,之后以CUBE娱乐公司推出的BEAST组合成员出道。

由此可见,高人气团综的打造需要新鲜感和差异化,《情书》之前,韩国并没有团综的概念,而国内的团综基本局限于旅游的基调中;再者,团综需要真实性和趣味性结合,国内团综真实有余而趣味不足,只是对偶像的日常生活进行简单的记录,并未挖掘更吸引粉丝与大众的点,脱离粉丝滤镜,难免乏味。

其实,团综于偶像团体和视频平台而言意味着双赢,与偶像团体而言,团综意味着增加曝光率,吸引更多的粉丝,于电视台而言,意味着收视保证和廉价的艺人资源,而一档优秀的团综,会实现人气和商业的双丰收,打破自嗨状态成功出圈。

国内的团综正处于初步发展的阶段,当未来经纪公司、视频平台共同精耕团综市场,生产出优质内容,或许团综会成为综艺的一种新形势,用粉丝对偶像的期望,未来可期也可形容团综。

首席娱乐官
订阅新闻电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