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

国盛证券业绩会:再谈业绩对赌 大手笔搭建卖方研究

国盛金控与中江信托围绕国盛证券,上演了一场“罗生门”。国盛金控在2018年业绩说明会再次作出回应,也透露了转型财富管理的最新思路。

5月16日,国盛金控召开2018年年报说明会,围绕与中江信托的诉讼案再次成为看点。

今年1月份,中江信托以恶意促成业绩补偿条件并遭受重大损失为由,起诉国盛金控,并请求法院判令将国盛证券交由中江信托经营管理。

三年前,国盛金控从中江信托等单位手中收购国盛证券100%股权。今年2月底,国盛金控提出反诉请求,请求法院判令中江信托履行业绩承诺差额补偿义务。

业绩承诺诉讼陷“罗生门”

国盛证券为国盛金控证券业务的运营实体。此外,国盛金控旗下有分别负责境内外股权投资金融科技业务的多家全资子公司。

2016年国盛金控以69.3亿元的总价通过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的方式,购买中江信托等单位持有的国盛证券100%股权,中江信托为主要交易对手方。

今年以来,国盛金控与中江信托围绕国盛证券,上演了一场“罗生门”。

今年1月12日,中江信托起诉国盛金控、杜力(董事长)、张巍(副董事长),指上述三方违反诚实信用原则,恶意促成《业绩承诺补偿协议》约定的业绩补偿条件成就,致使其遭受重大损失。

中江信托提出了三大诉讼请求:请求法院判令本公司等三名被告向其赔偿损失1亿元;请求法院判令被告承担本案诉讼费;请求法院判令将国盛证券交由中江信托进行经营和管理。

今年2月底,国盛金控向江西省高级人民法院提请反诉,请求法院判令中江信托履行业绩承诺差额补偿义务,并承担本案全部诉讼费用。

23.8亿元业绩对赌始末

对于公司与中江信托的官司,国盛金控董秘赵芩在业绩说明会回应称,围绕双方业绩承诺补偿协议的本诉和反诉案件尚未开庭审理。“公司将积极应诉,采取有效、有利措施依法维护自身合法权益,切实维护公司及股东特别是中小股东利益”。

董秘赵芩在业绩说明会回应提问时指出,2015-2016年国盛金控筹划收购国盛证券,并与中江信托签订《业绩承诺补充协会》。其中约定,中江信托承诺国盛证券2016年度、2017年度、2018年年度经审归母净利润分别不低于7.4亿元、7.9亿元、8.5亿元。如未实现上述承诺,中江信托应按照约定进行业绩补偿。

据悉,国盛证券2016-2018年度归母净利润分别为6.13亿元、6.43亿元、-1.90亿元。

董秘赵芩续称,由于为实现业绩承诺,中江信托应按约定进行补偿,应补偿金额38.41亿元。其中,中江信托应以1元的总价格向公司转让应补偿股份3.12亿股,返还现金股利539.88万元,并支付现金补偿款18.31亿元。

截至2019年一季度末,中江信托仍为国盛控股第一大股东。截至2018年12月31日,中江信托持有国盛控股股份3.39亿股,累计被质押数量为2.14亿股,质权人为中国信托业保障基金有限责任公司,质押到期日为2019年7月24日。

继续加大卖方研究,强调财富管理转型

值得注意的是,2018年国盛证券“大手笔”搭建卖方研究所,在中小券商较为罕见。

比如,由杨涛担任研究所所长,他曾连续八年获得“新财富”建筑和工程行业冠军。此外,还引入了熊园、王席鑫、鞠兴海、刘富兵等分析师,他们分别在宏观研究、基础化工、纺织服装、金融工程领域研究有较高知名度。

此外,业绩说明会透露了国盛证券研究目前有140人左右。

对于2019年卖方研究的战略定位,董秘赵芩透露将继续加大研究所投入,不局限于向买方提供研究报告,强调全产业链研究。此外,去年已覆盖市场主流公募、私募和保险资管等机构投资者,也覆盖到高端个人客户和投资者,完成了2B和2B+2C的转变。

2018年年报显示,该券商研究所成立一年以来,2018年公募分仓收入增速位居行业第一,并与八十余家主流公募和保险机构开展业务合作。

董秘赵芩还强调,国盛证券正布局经纪业务向财富管理转型,突破点包括战略布局研究所、对经纪业务进行职能重构和组织再造、打造多样化金融产品。

华尔街见闻
订阅新闻电邮
技术支持 Investi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