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

股指期货四度优化 业内期待松绑趋势持续

股指期货市场流动性将进一步改善。“有助于吸引中长期资金入市,平滑市场波动。”

股指期货松绑及期货市场建设方面,再迎利好。

“继续在更高层次、更广范围、更多方式上推进对外开放,积极推动包括股指期货在内的特定品种对外开放。”证监会副主席方星海在上周末公开表态。同时他提到,将积极推动外商控股期货公司的设立、加大推进符合条件的期货公司在A股上市、证监会将积极配合《期货法》立法工作。

在具体交易制度层面,上周五(4月19日)晚间,中金所在2017年后第四次调低股指期货保证金、手续费,放宽日内交易限额。

“此次放松力度不小,特别是交易限额。”在业内人士看来,股指期货市场流动性将进一步改善。“有助于吸引中长期资金入市,平滑市场波动。”星石投资组合投资经理袁广平对记者表示。

事实上,除国内资金面情况之外,对A股风险对冲工具的完善对于外资的吸引力值得关注。

认定标准大幅放宽,手续费降25%

中金所发布的股指期货交易安排调整主要涉及三点,从4月22日(结算时)起:一、将中证500股指期货交易保证金标准调整为12%;二、将股指期货日内过度交易行为的监管标准调整为单个合约500手,套期保值交易开仓数量不受此限;三、将股指期货平今仓交易手续费标准调整为成交金额的万分之三点四五。

规则变化体现在哪里?记者梳理发现,与去年12月3日期指政策第三次正常化相比,此次调整体现为:认定标准大幅放宽、交易保证金已接近2015年股指大幅波动前水平、平今仓交易手续费降幅达25%。

具体来看,首先,此前对于日内过度交易的认定标准为单个合约50手,最新规定为单个合约500手,为此前的10倍;其次,交易保证金方面,中证500股指期货保证金由此前的15%下调至12%。国泰君安测算,此标准已接近2015年股指大幅波动前水平;最后,平今仓交易手续费由万分之4.6调整至万分之3.45,降幅为25%。

上述规则调整带来的实际市场影响如何?据国泰君安测算,以4月19日收盘价为例,开仓一手中证500指数期货1905(IC1905)合约对应交易所保证金需13.86万元,较调整前降低3.47万元。

股指期货2017年以来四次调整(资料来源:记者据中金所数据整理)

改善流动性,引导更多中长期资金入市

“此次调整是进一步优化股指期货交易运行、恢复常态化交易管理、促进市场功能发挥的积极举措,有利于进一步满足投资者风险管理需求,引导更多中长期资金进入资本市场。”中金所表示。

政策出台时间加快、频率缩短、力度加大。2017年2月第一次期指政策调整放松后,时隔7个月出现第二次放松,而从第二次放松到2018年12月3日第三次放松的间隔将近15个月,此次政策调整距离上次则仅仅过去4个多月。

据市场统计,2018年前11个月,股指期货成交额较2017年同期增长68%,占沪深两市成交金额的8.0%,较2017年3.9%的交易额占比有所提升。

业内认为,从此次措施带来的影响来看,保证金降低,产品的现货持仓将进一步增加,量化对冲产品的资金使用效率将进一步提升。

当前市场已经体现出一定利好因素,例如各指数点位出现明显上涨。在此情况下,国泰君安认为,交易制度的优化有利于降低交易成本,减少冲击成本,增加市场的流动性与活跃度,从而促进机构投资者进入期指市场进行风险管理;有利于引导更多中长期资金进入资本市场,促进产品创新,更好满足各类投资者的需要。

“有助于提升A股市场对绝对收益资金的吸引力,量化基金、保险、养老金、职业年金等中长线资金入市值得期待。”袁广平表示。

关注涨势持续性及对外资影响

常态化调整带来的利好可期,但有业内人士认为,对于现货市场影响不可高估。

中信期货金融期货研究主管张革提到,从前三次规则优化后首日行情来看,期货概念、券商指数出现普涨;但规则优化后5日,涨势普遍难以持续,这或反映利好出尽效应。同时本轮规则优化恰逢年报、一季报集中披露期,后续市场逻辑将让位于企业业绩。

除有利于国内资本市场长期健康发展外,从外资情况来看,外资对衍生品工具需求尤为迫切。政策方面,今年以来,金融对外开放被提升至更高的战略地位,A股的对外开放水平也持续提升。

“风险对冲工具缺乏,成为外资参与A股的重要顾虑。本次放宽限制直接有利于吸引股指期货交易从新加坡回流国内,吸引更多外资中长期持有股票。”袁广平表示,工具完善后,A股市场将能吸引更多外资中长期持有股票,降低因为短期波动而造成的抛压风险。

外资的进入对于监管和制度也提出了更高要求。部分业内人士在接受采访时提到,长期来看,外资进入需要国内的期货市场交易制度和规则等尽量符合外资的交易习惯,后续仍需做出部分规则调整,监管也要进行风险识别和管理。

“对于部分体量较大的外资金融机构的进入,需关注其对于我国期货市场带来的影响,特别是流动性仍需改善的市场,需要监管在开放过程中实时监控和把握。”厦门大学经济学院教授韩乾对记者表示。

不过,从整体趋势来看,2015年股指大幅波动之后,自当年7月起,中金所连续出台限制措施。时隔四年,股指期货交易措施虽然经历了多次放松,但在交易成本、交易限额等方面和2015年之前相比仍有一定的差距。业内预计,未来一定时期内,放松趋势仍将持续。

第一财经
订阅新闻电邮
技术支持 Investi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