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

5G“主刀”智慧医疗需闯好几关:开放手术还要开放数据

数据共享是其中非常关键的环节,不过,“现在医院基本上都只是开放手术,而不愿开放数据。”

“手术直播画面达到4K画质,能非常清楚地显示病人手术部位细到0.5毫米的每一根血管,端到端的时延不到20毫秒。”

日前,20公里外的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西院,正在进行的两台神经外科手术——由王镛斐教授主刀的内镜经鼻蝶垂体瘤切除术和陈亮教授主刀的枕下乙状窦后入路治疗桥脑海绵状血管瘤,通过5G网络几乎无时延地呈现在上海联通大厦主会场的屏幕上。

“将来我们不再需要在远处建立分院,我们可以通过网络的方式让医生之间感觉就像在隔壁房间里一样进行交流和手术。这是非常让人振奋的消息。”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副院长、神经外科常务副主任毛颖对记者表示。

华山医院副院长、神经外科常务副主任毛颖展示5G技术直播进行中的手术。

5G网络技术具有大带宽、高速率、低时延的特点,突破了4G的壁垒,使图像、音频的传输再也不用担心卡顿的问题,这为未来智慧医疗的实现带来了可能。然而从5G接入到智慧医疗的真正实现,这中间还需要迈过几道关卡。

“在实现智慧医疗的过程中,数据共享是当下最大的难点。同时,5G的商用落地需要和IPv6(注:通俗讲就是第六代互联网)一起推动。”上海市信息服务业行业协会秘书长陆雷对记者透露,目前,上海市经信委正在制定《上海市公共数据应用管理条例》,《条例》将准备上人大立法。

5G+医疗到来

在主会场的4K屏幕前,毛颖对手术的关键部分进行了详细的讲解和指导。近60位神经外科专科医师培训基地学员“零距离”观摩手术过程,聆听顶尖专家的专业讲解,没能到现场的专家医生也可以通过移动终端在线上观看整个手术过程。

毛颖表示,从现在的医疗发展政策上来说,希望的是病人能留在当地就诊,而不希望病人再长途奔波,这个过程中教育是最要紧的,我们希望当地医生能受到同质化教育,在手术过程中能受到同质化的指导。

此次手术直播和远程指导的顺利完成,也为今后上海的优质医疗资源下沉打下扎实基础。

毛颖认为,这只是5G在医疗领域应用的开始,将来5G对进行远程机器人的操控,以及AR(增强现实)和VR(虚拟现实)在医学上的应用等都会起到很大的作用。“在今后的工作当中,5G将为我们医学的发展提供更大的想象空间。”

这是中国联合网络通信集团有限公司(下称“中国联通”)在上海的首家5G智慧医疗应用示范基地。作为国内唯一一个被三大运营商同时列为首批5G试点城市的上海,除了中国联通,电信、移动等都纷纷在此布局医疗领域。

近一个多月以来,三大运营商争相晒出5G+医疗领域的“成绩单”。

3月26日,中国电信上海分公司与上海市岳阳医院签署战略合作协议,打造“全球首个双千兆智慧医院”。3月28日,中国移动上海分公司(下称“上海移动”)与上海市第一人民医院签署战略合作协议,共同打造首个5G智慧医院联合创新中心。4月1日,上海移动与上海市第十人民医院签署战略合作协议,成立首个5G超声联合实验室。

不只上海,全国各地不少医院纷纷启动5G医疗技术探索。

比如,今年3月中国移动携手华为公司助力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医院,成功完成了全国首例基于5G的远程人体手术,实现5G远程手术操控。

4月2日,深圳市第三人民医院联手中国电信深圳分公司、华为技术有限公司签署5G战略合作框架协议,各方将基于中国电信5G、云和光纤网络的组合优势开展智慧医疗领域的创新应用与深度合作,打造深圳市首家、全国传染病专科医院首家5G智慧医疗示范单位。

4月11日,中国电信海南公司、海南医学院第二附属医院、中兴通讯股份有限公司在海口举行智慧医院(5G)创新实验基地合作签约仪式并为基地揭牌,标志着中国电信海南公司5G将正式应用于医疗实践。

5G运营商关注医疗领域,既有技术上的需求,也有商业上的考虑。

中国联通上海市分公司副总经理沈可对记者表示,像远程医疗等要求数据传输要迅速,传输质量要高,必须用到先进技术才能满足需求,所以运营商非常关注把先进的技术首先应用到医学领域。另一方面,医疗行业本身产值非常高,对于运营商来讲,也是可以在商业上有所发展的重要领域。

2012-2017年中国医疗信息化市场规模走势图。来源:智研咨询

开启智慧医疗时代

岳阳医院副院长梅国江对记者表示,他们与电信的合作现在还只是一个技术的接入,未来他们目标中的智慧医院建设主要包含三大领域:一是面向医务人员的“智慧医疗”,以电子病历为核心的信息化建设,实现电子病历和影像、检验等方面的系统互联互通;二是面向患者的“智慧服务”,加强“互联网+医疗健康”建设,让患者感受更加方便和快捷;三是面向医院管理的“智慧管理”,利用物联网技术实现精细化管理。

5G的到来,让这一切的实现变成了可能。

除了目前在努力实施的远程医疗外,沈可对记者表示,未来在医疗上,物联网云计算是5G应用的两大方向。

沈可分析道,一方面未来我们需要在医学里面大量使用物联网的技术,把整个医疗的要素,包括病人、医疗设备、药材药品等有效地统一管理起来,建设成智慧医院、智慧病房、智慧病区,这些方面需要有广泛的传感器的布设,才能够有效地感知整个医疗过程的信息要素,然后把它们汇聚起来。

同时,医疗会产生大量的数据,包括影像、病理信息、诊疗信息等,这些信息医院原先会采取本地部署的方式,但是成本比较高。如果医疗系统能够有效上云,可以大大降低医疗系统在通信上的开支,提高效率,提高冗余的能力,使得它不会因为自己IT系统的崩溃而导致整个医疗系统崩溃。

”这些应用我们也可以广泛应用到医疗系统里面,帮医疗机构建设它自己专门的医疗云或者医疗行业的云。”沈可补充道。

沈可对记者说,未来5G的商用对物联网和云计算的推进是很有帮助的,没有5G,这些是很难实现的。

毛颖认为,智慧医疗将来跟其他行业一样,在整个过程中会更经济、更快速、更有效地发展。比如在智慧医疗的环境下,医生或者医疗管理者知道医院里各种设备每天的应用情况、使用次数、使用者,然后他们可以对医疗设备进行合理的调配。“智慧医疗是一个概念,在将来的发展过程中,这个概念会越来越大。”

中国联通携手德勤中国于2018年9月共同发布的《5G重塑行业应用白皮书》显示,2017年1月~2018年8月期间中国较为活跃的20家私募股权投资(含VC和PE)对5G产业链的投资,以基础技术为主,其次是下游应用。其中,智慧出行和智慧医疗是下游应用的投资热点。

迈过这几道关卡

智慧医疗的真正实现要在万物互联的前提下 ,数据共享是其中非常关键的环节。“现在医院基本上都只是开放手术,而不愿开放数据。”陆雷告诉记者。

毛颖认为,数据共享实际上存在两个问题,一是大家愿不愿意共享,这不是技术问题,而是一个协议问题;同时,数据共享需要有一个很大的数据库,数据库数据的调取需要有一个高速的方式,而且很多时候是远程进行无线调取,从这个角度来说,5G对这会有非常大的支持。

“智慧医疗是发展的必然趋势,一方面是技术上突破,一方面是理念上突破,即法规上的突破或者伦理上的突破。具体来说,就是我们怎样让一个病人的信息在保护隐私的情况下传输到各个地方,进行医生之间的相互分析从而得出一个结论,而这个结论又是怎样在法律上被认为是合规的,然后给到病人。”毛颖补充道,大数据都牵涉到隐私保护的问题。

图片来源: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

同时,智慧医疗的真正实现还有赖于5G商用的真正落地。陆雷认为,5G商用的真正落地要2年以后,“5G的商用落地需要和IPv6一起推动。”

IPv6(即“Internet Protocol Version 6”,互联网协议第6版),是互联网工程任务组(IETF)设计的用于替代IPv4的下一代IP协议,其地址数量号称可以为全世界的每一粒沙子编上一个地址。

“5G的核心应用不在个人用户,在于推动整个工业互联和物联,而工业互联和物联最大的问题是网络地址不够。IPv6出来后,这个问题解决了,5G才能真正地广泛应用。”陆雷告诉记者,5G网络早就布好了,但IPv6的整个实施应用至少还要一两年。

“对于5G的商用落地来说,5G终端设备、5G网络带宽建设、5G网络信息系统建设和网络地址都缺一不可,因此选最短的那块板的时间来决定它真正实现的时间。”陆雷说。

第一财经
订阅新闻电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