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

海南自贸区一周年成绩单:顶层政策框架体系初步成型

海南是我国最大的经济特区,拥有全国最好的生态环境,同时又是相对独立的地理单元,具有成为全国改革开放试验田的独特优势。

一年前的今天,习近平主席在庆祝海南建省办经济特区30周年大会上的讲话中宣布,党中央决定支持海南全岛建设自由贸易试验区,支持海南逐步探索、稳步推进中国特色自由贸易港建设,分步骤、分阶段建立自由贸易港政策和制度体系。自此,海南新一轮全面深化改革开放的大幕开启。

海南是我国最大的经济特区,拥有全国最好的生态环境,同时又是相对独立的地理单元,具有成为全国改革开放试验田的独特优势。中央提出“支持海南大胆试、大胆闯、自主改”。那么这一年来,海南自贸区建设进展如何?在制度创新方面取得了哪些成果?未来如何稳步推进自由贸易港建设?

 一周年“成绩单”:蹄疾步稳 开局良好

在去年4月13日习近平主席的重要讲话之后,当年4月14日,《中共中央 国务院关于支持海南全面深化改革开放的指导意见》正式对外发布,对海南作出了新的四大战略定位,规划了“四步走”的发展目标。去年10月16日,国务院印发《中国(海南)自由贸易试验区总体方案》,提出了大幅放宽外资市场准入、创新贸易综合监管模式、加快金融开放创新等具体任务。去年11月14日,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第五次会议审议通过了5个关乎海南自贸区、自贸港建设的重要文件,内容涉及国际旅游消费中心建设、离岛旅客免税购物政策、创新驱动、财税改革等多个领域。

可见这一年来,海南自贸区建设的顶层政策框架体系已初步成型。同时,海南省自身迅速细化落实任务。“省委省政府结合实际制定了具体工作方案,要求各市县、各部门按照任务时间表、路线图和责任分工提前思考谋划,能推动的先推动,能落实的抓紧落实。”海南省副省长沈丹阳在去年10月的国新办发布会中表示。

海南确定了基础保障类、产业类、生态文明建设类三个方面12个先导性项目。在今年1月份的地方两会期间,海南省省长沈晓明作政府工作报告时表示,先导性项目已取得阶段性进展。例如,继上海之后第二个获批建设的自由贸易账户体系2019年1月1日正式上线;国际贸易“单一窗口”国家标准版覆盖海空港口岸并拓展至海关特殊监管区,海南升级版启动建设;空域精细化管理改革取得实质性进展,实现琼湛高空管制一体化,进出岛空中通道更加便捷通畅,等等。

招商引资也如火如荼。海南省开展了“百日大招商”活动,赴韩国日本英国香港、北京、上海等地开展全球性点对点招商。自去年4月13日以来,签约项目230个,注册项目公司106家,其中“世界500强”企业有27家。

自贸区是全面深化改革和扩大开放的“试验田”,是制度创新的高地。今年2月,海南召开自由贸易试验区制度创新案例新闻发布会,发布了第一批八项制度创新成果,包括商事登记全省通办、简化简易商事主体注销公告程序等等。值得注意的是三项金融创新成果:首先,海南实现了全国首单知识产权供应链资产证券化项目获批发行,为知识产权运用提供了新的模式,也为企业融资开拓了全新思路。其次,推出了可以在全省实现的天然橡胶价格保险,提高胶农胶企抵御市场风险的能力,促进胶农特别是贫困胶农增收。第三,成立了全国首家国际热带农产品交易中心,立足现货交易,为国内外投资者提供多样化的互联网+热带农产品线上线下一体化交易平台,完善价格形成机制,健全农产品市场体系。

在一系列改革措施迅速推进的同时,海南自贸区建设也是“有所为有所不为”,其中最重要的一项就是“坚决减少对房地产的依赖”。这一年来,海南实施了全域限购等史上最严房地产调控,有效防止炒房炒地和房价大起大落。

2019年全国两会期间,在海南代表团开放日活动中,海南省委书记刘赐贵将自贸区(港)这一年来的发展概括为“蹄疾步稳,开局良好”。

 抓住未来2-3年的时间窗口期

在海南自贸区设立之前,我国在不同省份已有11个自贸区,多年来形成若干改革试点经验,并在全国复制推广。而海南自贸区与其他自贸区相比,除了面积更广、强调“全域性试点”之外,最大的不同在于海南将稳步推进自由贸易港建设。

自由贸易港是全球目前开放层次最高的经济功能区,其基本特点是“境内关外”,即依托海港和空港建立非关税区,大部分商品是低关税或是零关税,比较典型的例子有香港、新加坡、鹿特丹、迪拜等。

而国际上自由贸易港的成功案例多是以转口贸易起步,海南建设自由贸易港则要体现中国特色、符合海南发展定位,“不能以转口贸易和加工制造为重点”。未来自由贸易港的政策与制度框架是什么?怎么分阶段、分步骤推进?这些都是需要探讨和解决的问题。

在博鳌亚洲论坛2019年年会期间,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首席研究员张燕生表示,海南要成为全球开放程度最高的区域,核心问题就是要解决体制建设、能力建设,把海南的开放环境、法制环境、治理环境做好。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金融研究所所长吴晓求认为,海南建设自贸港首先要解放思想,要有担当精神,敢于“第一个吃螃蟹”;此外,创造一个具有吸引力的、有激励功能的人才战略非常重要,让年轻人、有才华的人到这里以后觉得可以实现理想,可以开拓一片新天地。

在近日召开的“加快探索建设中国特色自由贸易港进程”研讨会上,博鳌亚洲论坛副理事长周小川建议,以服务贸易为突破口建设海南自由贸易港,海南可通过跨岛递交(面向国内市场)和跨境递交(面向境外市场)全方面提供服务,重点推动旅游、教育、医疗和金融业的市场准入。

原国家外经贸部副部长龙永图表示,参照世界贸易组织“单独关税区”的安排,在海南建一个单独经济贸易制度区,即建立独立的金融财政体系、全面开放资本市场、建立独立的关税体制、独立的税收体制和市场化的公司制度。他认为,海南建设中国特色自由贸易港一定要在财政、金融、税收方面有重要突破。

按照中央文件的要求,到2020年海南自由贸易试验区建设取得重要进展,国际开放度显著提高,因此未来2-3年将是重要的时间窗口期。国务院参事室副主任、党组成员王卫民提到,加快研究建立海南自由贸易港的政策与制度框架,抓住未来2-3年的时间窗口,建议成立高层次的海南自由贸易港协调机构,尽快出台海南自由贸易港总体方案。

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院长迟福林认为,海南要抓住今后2-3年的时间窗口期,实现从自由贸易试验区向自由贸易港的实质性破题,关键在于加快推进服务业项下的自由贸易进程。这既适应我国扩大开放的大趋势,又符合海南的发展定位;既能尽快形成海南扩大开放的新优势,又能明显提升海南的产业发展基础;既是政策需求的基点,也是体制机制创新的重点。

他建议,要围绕以服务贸易为主导的突出特色,实施全球最高开放标准的市场准入政策与贸易投资自由化便利化政策;以全面推进服务业项下自由贸易带动全面深化改革的重要突破。

中国网
订阅新闻电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