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

监管积极推进资本工具创新 4000亿永续债待发

据不完全统计,今年以来已有7家上市银行共披露了规模高达4000亿元永续债发行计划。

据不完全统计,今年以来已有7家上市银行共披露了规模高达4000亿元永续债发行计划。

天风证券银行业首席分析师廖志明告诉记者,2018年底以来,为提升银行信贷投放能力以支撑经济增长,监管层出台政策鼓励商业银行加快补充资本。永续债作为补充其他一级资本的资本工具也在此背景下重新启动。

4000亿永续债待发

中国工商4月3日发布公告称,拟发行不超过人民币800亿元的无固定期限资本债券。

事实上,据不完全统计,今年以来已有7家上市银行共披露了规模高达4000亿元永续债发行计划。作为商业银行一项资本工具创新,永续债获得多家上市银行青睐。

天风证券银行业首席分析师廖志明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2018年底以来,为提升银行信贷投放能力以支撑经济增长,监管层出台政策鼓励商业银行加快补充资本。永续债作为补充其他一级资本的资本工具也在此背景下重新启动,2019年1月中国银行率先成功发行了400亿永续债。当前,商业银行迎来了一个较好的补充资本的时间窗口。四大行作为全球系统重要性银行,将面临较大的TLAC达标压力,发行永续债可为此提前做准备。

永续债较其他一级资本补充工具有什么优势呢?为什么永续债获得多家上市银行青睐呢?

廖志明告诉记者,永续债是补充银行其他一级资本,使得银行一级资本充足率和资本充足率达标,增加银行信贷投放能力及资产扩张能力。永续债与优先股类似,均为补充其他一级资本之工具。当前,政策鼓励银行发行永续债,且市场利率较低,是永续债发行的较好的时间窗口。

国金证券研报中提及,相比优先股,发行永续债有以下几个特点。

一是发行主体包括非上市商业银行,解决我国众多中小非上市银行其他一级资本补充工具缺乏的问题。二是发行审批更为简便。三是损失吸收方式除了转股还有减记。优先股的股性较强且含有强制转股条款,当触发事件发生时需强制转换为普通股,因此优先股持有人成为该行股东之一,存在银行股权结构变更、控制权分散风险。四是优先股主要在交易所发行,而永续债以银行间市场为主。

此外,相比非金融企业发行的普通永续债,商业银行发行的永续债作为其他一级资本补充工具最大的不同点在于其不得含有利率跳升机制及其他赎回激励,因此发行成本通常会高于非金融企业。

监管部门积极推进资本工具创新

事实上,监管部门一直在积极推进资本工具创新。当前,我国商业银行依然面临着较大的资本补充压力,尤其在去年股市行情低迷的情况下,大部分银行仍处于破净状态。从资本结构来看,我国商业银行资本金结构上仍有不足,核心一级资本占一级资本比重过大,其他一级资本金较薄,补充工具较为匮乏,仅有优先股等少数途径,难以满足实际需求。因此,启动新的资本金补充工具来防患于未然势在必行。

2012年11月,原银监会发布《关于商业银行资本工具创新的指导意见》,推动和规范商业银行开展资本工具创新,拓宽资本补充渠道。2013年4月,原银监会发布《关于做好<商业银行资本管理办法(试行)>实施工作的指导意见》,重点推动减记型二级资本工具的试点发行。2014年4月,原银监会、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联合发布《关于商业银行发行优先股补充一级资本的指导意见》,规定商业银行发行优先股的申请条件和发行程序,明确优先股作为商业银行其他一级资本工具的合格标准。2018年12月,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办公室召开专题会议,研究多渠道支持商业银行补充资本有关问题,推动将永续债作为商业银行的新型资本工具。

根据监管规定和资本市场情况,一是通过发行股份增发、配股等方式补充核心一级资本;二是通过发行优先股、永续债等符合《资本管理办法》规定的合格一级资本工具补充一级资本,提高一级资本在总资本中的占比,提升资本的损失吸收能力;三是在监管许可的范围内,积极考虑通过发行合格二级资本工具等方式补充二级资本,形成多元化的资本补充机制,在进一步提高资本充足水平的同时降低资本补充的融资成本,完善融资结构;四是创新资本补充工具,根据监管规定和市场情况,合理选择其他创新融资方式对资本进行补充。

商业银行除了发行各种债券来补充资本外,也应该提升银行内部资本管理能力。廖志明称,加快业务转型,节约资本,资本要以内生补充为主,外部补充为辅。首先,加快轻资本转型,贯彻RAROC考核体系,走内生性资本补充道路;其次,当前是外部资本补充较好时机。可着眼长远,尽快发行可转债、永续债、优先股等未来3-5年发展储备资本。

每经网
订阅新闻电邮
技术支持 Investi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