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

业内:黄金的资产配置机遇凸显 轻重稀土价格走势分化

专家指出,2019年有色金属行情存在下行压力,整个有色处于偏冷区域,预期较好的有色金属品种包括黄金、铜、中重稀土、钨、钼和锗等。

提起有色金属,你可能并不熟悉,觉得离我们的生活有些遥远,但其实,它与我们的日常生活息息相关,像荧光粉、润滑剂、不锈钢厨具的制造等都离不开有色金属。

日前,在由安泰科主办的“安泰科2019年有色金属市场报告会”上,与会专家针对铜、铝、金、银、稀土等有色金属市场行情进行了分析。

专家指出,受全球经济增速下滑、原材料供应变动等因素影响,2019年有色金属行情存在下行压力,整个有色处于偏冷区域,预期较好的有色金属品种包括黄金、铜、中重稀土、钨、钼和锗等。

黄金均价预计在1330美元/盎司左右

标普全球市场财智统计资料显示,黄金长期以来一直位列全球非燃料类固体矿物勘探投资投入首选品种。

而世界黄金协会最新报告显示,2018年各国央行机构购金651.5吨,同比增长73.82%,成为黄金需求市场亮点,2018年世界各国央行购金达到近50年来新高。其中,俄罗斯、土耳其、哈萨克斯坦三国央行位列2018年世界各国地区央行黄金储备增储前3名。

兴业证券研报截图

安泰科资深专家石和清分析表示,2019年全球贸易政策的不确定性和区域地缘紧张局势将继续威胁全球经济增长;另一方面,全球货币政策趋于回归常态化(美联储加息进入尾声而欧央行将启动加息),美股熊市预警不断,美元弱势。

“国际政治、地缘、金融、社会等不稳定风险因素将继续加大国际金价的波动与反弹。预计未来国际黄金价格将总体维持底部抬高震荡上行格局。”石和清说,如果没有重大突发事件,预计2019年国际金价主要波动区间在1260~1400美元/盎司,均价在1330美元/盎司左右。

从全行业发展情况看,近十年来世界黄金市场总供应、需求基本维持稳定;而2018年世界各国央行购金达到近50年来新高。中国黄金产量则连续12年位居世界第一、黄金消费连续6年位居世界第一。

石和清表示,目前黄金作为资产类别配置的机遇凸显,中国黄金产融结合与互联网金融创新有巨大成长空间;而铜、黄金已经成为中国海外矿业勘探与投资的两大矿种;随着国家“一带一路”倡议不断深入推进和近期国际黄金矿业公司将加大产业并购和战略重组,世界黄金产业格局出现重大调整,这给中国海外黄金矿业投资带来新的机遇。

轻重稀土价格走势分化

素有“工业的维生素”之称的稀土包含17种元素,因其独特的光、电、磁等特性,广泛应用于电子、信息、通讯、能源、汽车、航空航天等领域。

据统计,2014年以来,全球的稀土矿产量持续增长,2018年全球的稀土矿产量约19万吨。2018年,中国、澳大利亚美国和缅甸四国的稀土矿产量约18.1万吨,约占全球总产量的95%。其中,中国稀土矿产量计划为12万吨;澳大利亚的矿产量约2万吨;美国的矿产量约为1.5万吨;缅甸的矿产量近2.6万吨。短期内仍以中国供应为主导。

中国稀土生产采取总量控制。由自然资源部和工信部分别把每年的生产指标下达给符合国家稀土产业政策和行业规划要求的企业,任何单位不得无计划和超计划生产。

记者注意到,稀土采矿和冶炼分离指标在连续四年持稳于10.5万吨和10万吨之后,2018年分别增加1.5万吨,至12万吨和11.5万吨。近日,两部委已下达2019年第一批稀土开采、冶炼分离总量控制计划,按2018年度指标的50%下达给六大稀土集团。

安泰科稀土研究部经理陈淑芳分析表示,近年来,随着全球稀土多元化供应格局的建立,稀土供应量逐年增长。由于国外缺少冶炼分离能力,大量的轻稀土矿及稀土初级产品进入我国市场。2018年,我国进口稀土精矿近3万吨,稀土化合物5.8万吨,同比增长95%,我国成为2018年最大的稀土产品进口国。

她指出,进入2019年,受缅甸离子型矿供应前景不明朗的影响,市场担忧情绪加剧,中重稀土价格上涨,而轻稀土价格则持续回落,从而轻重稀土价格走势分化。如果后市缅甸矿进口中断,国内离子型矿山不能重启的话,中重稀土价格还将进一步上涨。

每经网
订阅新闻电邮
技术支持 Investi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