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

赴港投保持续降温!内地访客新造保单保费连续两年下降

2018年,由内地访客带来的新造保单保费是476亿港元,同比减少6.4%,这是内地访客新造保单保费连续第二年下降。

前几年,香港保险的热度曾一时无两。那段时间,香港保险代理人因内地业务量巨大而忙到没空睡觉的例子比比皆是。

如今,这种情景已不复存在。香港保险业监管局日前公布的2018年香港保险业临时统计数字显示,2018年,由内地访客带来的新造保单保费是476亿港元,较2017年减少6.4%,为连续第二年下降。而内地访客新造保单保费占香港个人业务总新造保单保费的比重为29.4%,同比下跌3.2个百分点。

从事香港保险代理工作的小田对记者表示,2016年底银联卡合规指引出台后,以非正常目的大额购买香港保险的内地访客明显减少。除此之外,近段时间以来,内地访客易遭拒赔的传言甚嚣尘上,也使不少内地消费者打消了购买港险的念头。

2018年内地访客新造保单保费同比下降6.4%

2018年,香港保险市场表现比较稳定。据香港保险业监管局披露,过去一年,期内毛保费总额达5317亿港元,较2017年上升8.6%。其中,长期有效业务的保费收入总额为4782亿港元,同比增加8.3%。

新造业务方面,期内长期业务(不包括退休计划业务)的新造保单保费为1622亿港元,同比增长3.7%。

自2017年三季度起,香港保险业监管局开始披露内地访客投保的详细情况。最新数据显示,2018年,由内地访客带来的新造保单保费是476亿港元,同比减少6.4%,这是内地访客新造保单保费连续第二年下降,2017年的下降幅度为30.1%。

而占比方面,内地访客新造保单保费占香港个人业务总新造保单保费的比重为29.4%,较2017年减少3.2个百分点。

记者梳理发现,内地访客赴港投保的持续升温始于2009年。香港保险业监管局公布的数据显示,2009年至2016年,由内地访客带来的新造保单保费实现了连续七年的增长,分别为29.69亿港元、43.81亿港元、63.48亿港元、99.18亿港元、148.64亿港元、243.56亿港元、316.44亿港元和726.88亿港元,在香港保险业整体新保单保费中的占比分别为6.54%、5.49%、6.57%、7.56%、9.09%、13.17%、16.75%、22.35%、24.70%、40.59%。

小田就曾亲眼目睹携带十余张银行卡来香港买保险的“土豪”客户。“银行卡有日交易限额,这名内地访客就拿了多张银行卡来缴费,一张刷‘爆’了就刷下一张,场面挺壮观。” 小田称。

当年的这波赴港投保大潮太过汹涌,以至于不少在香港深造的内地学生也加入了香港保险代理人大军。香港某高校教授对记者表示,2014年至2016年,选择留港卖保险的内地学生数量明显增加,且绝大多数是“跨行”,并非金融或营销专业毕业。他指出:“由于客户是内地人,内地学生也不必发愁粤语,上手比较快。”

从业者:内地赴港投保趋于理性

2016年底,随着银联卡合规指引的出台,内地访客再难如此大手笔地购买香港保险。

中国香港地区试行的《境外保险类商户受理境内银联卡合规指引》明确指出:境内居民在境外购买与意外、疾病等旅游消费相关的经常项目保险,可以使用银联卡支付;其他保险项目严禁使用银联卡支付;严格落实外汇政策规定的境外保险类商户单笔交易不超过5000美元或其他等值外币的消费金额限制。

小田对记者表示,规定实施后,以非正常目的大额购买香港保险的内地访客明显减少。与此同时,因为内地消费者保险意识不断增强,保险成为刚需,所以理性配置储蓄型险种,用于子女教育或个人养老开始成为主流。

而根据香港保险业监管局公布的数字,2018年由内地访客带来的新造保单中,约96%是医疗或保障类型的保险产品,例如危疾、医疗、终身人寿、定期人寿及年金等。

不过,由于香港保险核保相对严格,部分内地投保人在告知个人情况时一旦出现遗漏与隐瞒,都有可能造成拒赔的后果。根据香港保险的最高诚信原则,客户前来投保时,需要自行申报既往病史、住院史以及患病情况。更重要的是,主动告知内容并不仅限于保险公司提问的范围,据小田介绍,“如果保险代理人不够专业,或急于拿下这一单,未能向消费者详尽梳理保险条款内容或要求,或是未能引导消费者主动告知可能左右核保结果的个人情况,就难免出现被拒赔的结果。”

值得一提的是,根据原保监会发布的《关于内地居民赴港购买保险的风险提示》,内地居民投保香港保险适用香港地区法律,如果发生纠纷,投保人需按照香港地区的法律进行维权诉讼。与内地相比,香港法律诉讼费用较高,可能面临较高的时间和费用成本。此外,除了法律诉讼之外,投保人也可选择向香港的保险索偿投诉局投诉与理赔索偿有关的纠纷,但该局目前可裁决的赔偿上限是100万港币,大额保单的赔偿纠纷无法通过该局裁决处理。

而该局披露的年报显示,在2017年处理的278例住院/医疗、人寿/危疾的投诉案件中,仅有12例被判定“索偿得直”,即投保人成功获得保险公司赔偿。

每经网
订阅新闻电邮
技术支持 Investi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