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

TCL集团转型后 半导体显示业务存在哪些新机会?

3月20日,TCL集团(000100.SZ)在深圳召开2018年年度业绩交流会。年报显示,2018年TCL集团营业收入达1133.6亿元,同比增长1.6%;净利润为40.65亿元,同比增长14.68%;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34.68亿元,同比增长30.17%。

“2018年经济环境比较波折,我们做了不少努力。”TCL集团COO兼CFO杜娟在交流会上介绍,从集团整体的收入来看,增长并不大,拆开看细分项的话,电视、空调、冰箱、洗衣机等收入均实现增长,营收下降的是集团有意收缩的手机业务以及单价下降的液晶面板业务。

2018年,TCL集团的智能终端业务由亏损转为盈利3亿元,经营情况有所好转。与此同时,半导体行业从2018年第二季度开始,价格出现比较大的下滑,TCL集团液晶面板的出货量虽稳定,但2018年来自深圳市华星光电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星光电”)的销售收入为275亿元,对比2017年的304亿元,同比下降了9.64%。

不管2018年TCL集团管理层的工作完成得怎样,对于投资者来说,如果想用2018年的业绩数据去推测其2019年的业绩情况,或许颇有难度,2019年的资产重组让TCL集团改头换面。

2019年1月,TCL集团股东大会同意将消费电子、家电等智能终端资产剥离的资产重组方案,若标的资产交割完成,TCL集团业务剩下半导体显示及材料业务、产业金融及投资创投业务和新兴业务,营收很有可能大幅下降(2018年来自华星光电的销售收入仅占总营收的24.53%),员工人数由9万人锐减为3万人。

在过去的两年中,TCL集团出售或关闭非核心业务企业63家,在聚焦半导体显示及材料业务的道路上狂奔。曾几何时,同时拥有面板和终端业务、布局产业链上下游被TCL集团在年报中当做自身的竞争优势,但现在的TCL集团,经营理念大转变,从多元化转为专业化经营。

过去这些年,中国企业在业务布局上频频跨界和大刀阔斧砍业务线的例子都有很多,但对于业务板块,无论是做加法还是做减法,实施过程均不容易,稍有差池,就会伤到企业元气。

作为TCL集团董事长和CEO的李东生,怎么考虑多元化、专业化经营的问题?聚焦半导体显示及材料业务的TCL集团,2019年有哪些机会?

多元化?专业化?

对于每个企业一把手来说,或许都曾经思考过是否进行多元化布局。2018年底,记者在采访美的集团董事长方洪波时,就曾问过他对于多元化和单品化经营的看法。

1980年代,美的尚且只是一家生产电风扇的家电企业,将近40年的时间里,不断跨品类甚至跨行业,成长为布局消费电器、暖通空调、机器人及自动化和智能供应链的企业,美的集团对于自己的定位也已经变为“科技集团”。

多元化和单品化策略,哪个更有优势?方洪波对于这一问题回答谨慎:“没有标准答案。不同的区域,不同的国家,或者同一个企业在不同的阶段,答案可能都是不同的。”如果看美的集团,方洪波说他会从同行和历史去找答案,今天的西门子、LG、索尼、三星等企业,都是做家电出身,坚持只做家电的企业大多在苦苦挣扎,因此对于美的集团来说,如何选择是不言而喻的。“我不是很看好单品竞争。”方洪波说。

卡位多种业务,特别是进行产业化布局,似乎容易让一些企业家产生某种安全感。但也有人焦头烂额地在“断臂求生”。劲胜智能(300083.SZ)是东莞的一家上市公司,2010年上市,主要从事消费电子精密结构件和高端装备制造。2月底,其公告了2018年的业绩快报,2018年营收下降14.28%,但亏损额达到28.1亿元,同比下降612.22%,一年的亏损额,将上市以来积累的利润全赔了进去。劲胜智能内部人士跟经济观察报记者诉苦说,2018年业绩快报出来后,股东们打电话过来将公司的人骂了个狗血淋头。

劲胜智能2018年营收小幅下滑而净利润断崖式下滑,跟其打算不再从事消费电子精密结构件业务有关,2018年劲胜智能对该业务计提存货跌价准备金21.4亿元、计提固定资产减值准备金1.8亿元。劲胜智能认为砍掉消费电子精密结构件业务是短痛,但这种痛感对于一些投资者来说未免过于强烈。

TCL集团通过资产重组剥离了智能终端业务,TCL集团在2018年的年报中称,该次资产重组是集团经营理念的重大改变,由“过去的相关多元化经营转为专业化经营”。

对于剥离智能终端业务,TCL集团给出很多理由:智能终端业务利润低,如果剔除资产重组标的,TCL集团2018年净利润为35.5亿元,对比包含资产重组标的情况下实现的40.65亿元净利润,差距不算很大;出售智能终端业务,收回47.6亿元现金,华星光电t4、t6后续的扩产和t7的建设不需要再进行股权性融资;剥离智能终端业务,有利于华星光电开拓客户和借助上市公司的平台融资,公众对上市公司的估值也更为清晰。

资产重组已成定局,相对于结果,决策背后的经营理念转变或许是更有意思的。李东生在TCL集团2018年年报中表示:“纵观全球产业经营模式的发展和变迁,专业化经营模式具有更好的效率和竞争力,能带来更高的股东回报”,但在交流会现场,他也没否认多元化战略。

李东生更多地介绍了半导体显示业务和智能终端业务的差异:对比消费电子、家电等智能终端,华星光电的项目投资大、投资期长、资金回收期也长,技术门槛相对高不易迭代,技术研发大多要依靠团队智慧,手机等消费电子产品和电视机等家电产品,技术迭代太快了。

以手机为例,上一年多个指纹或人脸识别功能,下一年多个AI美颜功能,再下一年可能多个折叠屏功能,不停地挑动消费者的购买欲望,也逼着厂商们更新换代,如果只是行业的陪跑者,相当被动。

杜娟打了一个比方向经济观察报记者进一步阐述李东生的思考:“鲲活在海里,鹏飞在天上,要同时养活鲲和鹏是非常难的。可能可以将天上飞的和鹏一起养,将在水里游的和鲲一起养。”

或许TCL集团不是否定多元化,但目前的情况难以兼顾多元化。

半导体显示及材料

2019年,是TCL集团集中资源开拓半导体显示及材料业务的元年,负责这一业务的主要有四家公司主体:华星光电、华显光电(0334.HK)、广东聚华印刷显示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广东聚华”)和广州华睿光电材料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睿光电”)。

华星光电主要从事半导体显示面板的研发、生产和销售,目前有6条产线:t1、t2、t3、t4、t6和t7。t1和t2都是8.5代线,投资额均在200多亿元,产能均在每月15万片左右。t6是第11代TFT-LCD及AMOLED新型显示器件生产线,2018年11月投产,主要生产65吋、75吋大尺寸显示面板,预计在2019年年底实现满产。t7是第11代超高清新型显示器生产线,2018年11月投入建设。t3和t4都是第6代产线,其中t4是第6代柔性LTPS-AMOLE板面板产线。

2019年,小米、华为、三星品牌折叠手机的面世,让柔性屏获得前所未有的关注。华星光电CTO张鑫在交流会上透露,华星光电已经跟手机厂商进行过洽谈,由于手机的显示屏通常由手机厂商个性化定制,设备磨合、产线配置等方面都需要时间准备,可能今年内不会大量出货,争取今年t4项目的良率达到70%。

TCL集团的年报显示,2018年华星光电的净利润为23.2亿元,占到公司利润额的57%以上,2019年的盈利依然很大程度依靠华星光电。李东生在年报中称:“我们有信心今年(2019年)华星销售收入将大幅增长,利润实现双位数增长。”

华显光电主要从事中小尺寸TFT-LCD/OLED显示模组的研发、生产和销售。华显光电与华星光电两者客户有重叠,可共享客户资源。

广东聚华主要研究印刷显示技术,是“国家印刷与柔性显示创新中心”的承建方,华睿光电主要研发新型OLED材料,例如蒸镀型OLED材料和印刷型OLED材料。

2014年,李东生推动“双+”(智能+互联网,产品+服务)战略,强调了在智能终端业务需重视智能化和客户服务,也是在那一年,TCL集团营收突破千亿。但接下来的两年,集团营收一直在千亿徘徊,2017年,TCL集团开始剥离非核心业务企业,2019年着手资产重组,切割了智能终端业务。多元化转专业化,能让半导体显示业务喷发多大能量?这是TCL集团2019年需要作答的问卷。

相关主题: 半导体 AI 深圳市 广州
经济观察报
相关新闻
显示更多 >>
订阅新闻电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