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

上海巩固“第五名”:国际金融中心如何再进一步?

中债登副总经理兼上海总部副总经理徐良堆也对记者提及,鉴于中国债市今年4月大概率将被纳入彭博债券指数,其他国际指数也有望跟随,目前对中国债市仍处于“超低配”状态的外资机构将持续增持。

对标纽约和伦敦、提升开放度

未来,上海要进一步提升排名,需要做的工作仍然很多,纽约、伦敦无疑是上海需要对标的国际金融中心。

以客观条件而言,伦敦和纽约都有强大实体经济的依托,且具备充分开放和国际化的法律、经济和商业环境、开放的金融市场、合理的监管体系等,但后天努力必不可少。

例如,此前上海高级金融学院(SAIF)的报告就提及,英国为维护伦敦的全球金融中心地位做出了不懈的努力,包括扶持充分开放的金融服务业、采用灵活和不断创新的监管框架、推动两次金融业“大爆炸”改革;美国也是如此——在二战后超级大国的基础上,美国极力构造以美元为主导的国际货币体系,而完全开放的金融市场、宽松的监管框架和持续不断的金融创新(如场内外衍生 品市场、资产证券化、现代信用体系、场外资本市场),都是纽约成为全球金融中心的重要条件。

SAIF也提及,国际金融中心的主要条件包括以下八个方面明确的国家战略定位和相应举措,政治稳定、经济发达、资本开放,具有合理、健全、高效的法治条件,充分开放、国际化和有竞争力的商业环境和支持服务,适度的监管体系(稳定、透明、规范、有效),丰富的高端金融人才池及维持其生活质量的国际化环境,有竞争力的税收制度,靠近金融服务的对象。

“开放度要和监管水平相呼应,尽管中国资本账户的全面开放不可能一蹴而就,但上海的监管水平与国际接轨,因此上海有能力进一步提升互联互通能级,例如‘沪伦通’、‘沪美通’等,受访人群对于自贸区的FT账户等也有较高的评价。”余凌曲对记者提及。

对接国际标准也是一个国际金融中心的“必修课”。以资本市场为例,MSCI亚太研究部主管谢征傧近期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专访时提及,如果要在未来几年进一步争取剩余的80%,关键在于要使得一些机制和做法上更加与国际标准接轨,包括提升外资机构对于对冲、衍生工具的可获得性,满足风控需求;使中国境内较短的股票资金交割周期(T+0)与国际接轨(T+2);逐步向使用综合交易账户机制过渡;化解互联互通机制下的假期风险问题。

相关主题: 金融
第一财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