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

拼多多商业围城:成本升高亏损扩大 经营现天花板

天花板显现

自拼多多成立以来,山寨和打假的标签就如影随形。

此前,拼多多因为销售非授权的品牌商品,以及允许“小米新品”、“松下新品”、“老于妈”、“粤利粤”、“雷碧”、“康帅傅”、“娃娃哈”、“太白兔”、“七匹狠”、“绿剪口香糖”、“可日可乐”等山寨商品的存在,让大量用户对拼多多的品牌认可度非常低。拼多多在这方面处理上一直存在管理不完善的地方,这一方面损害了知名品牌与拼多多合作的利益,降低了双方合作几率,另一方面也让用户难以持续性作出购买行为。这些都是拼多多自身基因带来的风险。

记者了解到,2018年全年,通过大数据风控系统与人工巡检,拼多多下架的涉嫌违规商品数量是投诉数量的150倍,关停超过6万家涉嫌违规店铺,前置拦截超过3000万个商品链接。

李成东指出,在大量的非拼多多用户群体中,“低价”“假货”“山寨”依然是这部分人群对拼多多的固有印象,对于已经陷入用户增长问题的拼多多来说,提升平台商品质量,改善平台形象可能是未来拼多多最先需要解决的问题。

为了解决这一问题,黄峥在财报发布后的电话会议上表示,公司将新增加500名员工进行打假。这似乎也印证了拼多多上假货目前依然非常泛滥。

“拼多多是中国最快速最野蛮生长的企业之一,上市不是问题,关键是因为之前频频被打上‘假货平台’标签,上市后它应该警惕面临的情况:被集体诉讼、被投资人质疑、被机构做空等。”互联网行业观察员丁道师指出。

“电商平台的监管之责,不容推脱。但与此同时也应看到,如何在不误伤无辜的前提下,完全屏蔽全平台违禁商品,对电商平台来说仍是一个难题。”庄帅表示。

伴随着拼多多业务量与营销额逐渐攀升,该平台出现不少矛盾与冲突。此前媒体曾报道,由于用户与订单量激增,拼多多曾发生缺货、爆仓、腐烂、退货退款难等问题。

丁道师指出,从目前看,这几年拼多多疯狂扩张和营销,低价促销,不但没有取得盈利,亏损还将持续。

商学院
订阅新闻电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