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

易到不易拯救更难该谁背锅?风雨飘摇到办公地都没了

2015年10月,乐视用7亿美元买下了易到70%的股份,取得控股地位。乐视曾希望易到提升乐视汽车生态中的社会化运营环节。可乐视的“带资进组”并没能扭转易到在竞争中处于劣势的局面,反而给它埋下了资金链断裂的“导火索”。

后来的乐视资金链垮塌风波令易到再次易主。2017年6月,易到公告显示,易到股权做出重大变更,乐视不再是易到控股股东,随后是韬蕴资本接手。

资本方的辗转腾挪,让易到进一步错过了网约车快速发展的时间窗口。

根据中商产业研究院和极光大数据的调研,2017年易到的市场渗透率是1.6%,与排名第一的滴滴(58.6%)有36.6倍的差距。

接手易到后,温晓东曾信心十足。

“希望2018年易到能够健康成长,回到它应有的市场地位中。”温晓东给易到定下了一个“小目标“,2018年日订单达到100万。

但仅一年之后,对于易到,温晓东也无能为力了——除了时不时地隔空喊话贾跃亭,认为被贾跃亭给坑了。

根据温晓东所说,之所以接手易到,是因为乐视欠韬蕴的钱,仍希望韬蕴伸出援手。双方在收购协议中所约定的债务不超过23亿元。于是,承债23亿元,抵债6.92亿元,贾跃亭转让了易到66.6%的股份。但接手易到后,韬蕴发现实际情况并非如此。

1月25日,易到发布了一则《关于车主延期提现的说明》,称为解决车主的提现问题,易到用车将配合大股东韬蕴资本追回乐视及贾跃亭所欠债务。直接将矛头对准了贾跃亭。

温晓东还称,自接手易到以来至今,韬蕴资本已经向易到提供了数十亿元资金,韬蕴资本在持续的输血过程中,自身资金流也受到了极大影响。

于是便有了今天,半价出售易到股权的动作。

且在数天前,韬蕴资本发布内部通知称,由于公司接手易到用车以来,耗费了大量精力与资金挽救易到,对整体资金与其他业务开展造成了冲击,无法支撑现有团队继续运营,决定即日起公司员工暂做在家办公安排,其间暂停绩效工资发放,只做基本生活保障,恢复上岗时间另行通知。

连办公地点都没了,但易到仍在声明中表示“公司并未因此而倒闭,相关业务仍在持续运作当中。我们也在多方面寻找新的办公场地,完成迁入后将及时通知广大车主”。

可谓风雨飘摇,勉力维持。

新金融观察报
订阅新闻电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