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

易到不易拯救更难该谁背锅?风雨飘摇到办公地都没了

虽是先行者,但在滴滴、快的的后续跟进,以及大量资本涌入催生的烧钱战争中,易到逐步败下阵来。

CEO离职

网约车平台易到“三顾茅庐”请来的CEO巩振兵,没能坚持一年,便于日前传出离职的消息。

巩振兵,原百度外卖董事长。去年5月17日,易到宣布,巩振兵已加入易到正式出任CEO,全面负责易到的运营及管理事务。彼时的易到刚经历过挤兑潮、司机钱提不出等困扰,并提出了全新的商业模式,即在全国47城免除司机佣金、下调打车费率等,以期重新回归网约车市场。

巩振兵是来易到挑大梁的,只是收效并不乐观。

从市场上来看,巩振兵接手之后,易到的重整之路并不顺利,网约车业务依旧没有起色。

记者在北京天津两地多次使用了易到APP叫车,其中在北京还能叫到,不过等待时间相比滴滴等要长,跟司机交谈时了解到“也就是把APP开着,接单频率上也只有约一天一到两单”。在天津用易到基本上是叫不到车。

公司内部管理上也出现过争议。

去年11月,市场上传来消息,原易到政府事务部总监吕艺炮轰巩振兵,称其欺凌员工,自己被逼向其磕头。网传视频中是一饭局,自称吕艺的男子说自己做了错事,特向大哥赔罪,并主动下跪磕头。其口中的大哥,正是跷着二郎腿坐在椅子中一脸漠然的巩振兵。

吕艺还质疑巩振兵的人品,称老易到的人不服巩振兵,后者只能靠开人换人获得尊重。该事件很快引发轩然大波,最后易到官方出面发布了饭局是一场有预谋的鸿门宴、巩振兵并没有“逼迫”之类的辟谣内容。

与此同时,易到的资金危机也越发严重。

1月21日,易到控股股东韬蕴资本集团创始人兼CEO温晓东曾公开发表声明称,愿以半价面向全社会公开出让易到股权。披露的易到负债表中,截至2018年12月,公司总负债34.44亿元,用户余额为5.92亿元,净资产为-21.25亿元。

不过资本市场并没有表现出接盘意愿。

此后便是巩振兵的离职。

虽然市场传闻巩振兵的离职与“没通过董事会考核”有关,但温晓东亲自出面否认了这一点,并表示“由于2018年整体大环境的问题以及易到本身融资问题,巩振兵及其团队在一个很不容易的情况下砥砺前行”,算是给了巩振兵一个体面的告别。

毕竟易到不易,拯救易到更难。

勉力维持

资料显示,易到隶属于北京东方车云信息技术有限公司,2010年5月在北京成立,是全球最早的网约车平台之一,由周航创立。最风光的时候,在网约车市场占有率能达到80%,被业内称为国内专车鼻祖。

虽是先行者,但在滴滴、快的的后续跟进,以及大量资本涌入催生的烧钱战争中,易到逐步败下阵来。

新金融观察报
订阅新闻电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