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地产

深圳楼市繁华落幕,炒房没钱赚了

房价虽然仍在一路上涨,但是上涨幅度的最高点停留在了2016年,随后两年涨幅快速回落,这使得2016年高位接盘的“炒房客”,如果有较高资金成本,加上潜在的机会成本,炒房亏本的事情实际上存在。

尤其是2018年下半年,叠加整体经济形势、金融流动性紧张、P2P“暴雷”等事件,深圳楼市出现了一批楼市断供潮、抵债潮,造就了市场“法律拍卖房”(简称“法拍房”)投资热。数据显示,2018年法拍房数量相较于2017年有50%的上升。

“一方面是正常房源价格高,另一方面731新政后投资公司买不了法拍房了。”一位参与法拍房买卖的人士告诉界面新闻,以前法拍房市场是边缘市场中的资产,只有专业的投资公司在竞拍,但“731新政”禁止公司买卖住宅,投资公司转向为个人投资者代拍物业,从中收取服务费用谋利。

民间借贷、商业贷款、司法没收、无主财产都有可能成为法拍房,法拍房价格一般都会低于市场价,具有明显价格优势,通常为正常房源8折甚至以下。

“只能搞搞法拍房和小产权房了,其实法拍房到手可能也只有8.5折的样子。”一位投资客告诉界面新闻,竞买司法拍卖房屋虽然价格低,但是需要提前了解清楚房屋相关情况及欠费、税费等一系列问题,以及一部分隐形成本。如果是找专业机构代拍,还需要支付1%-3%不等的服务费。

除了法拍房之外,小产权房的交易也陆续开始活跃,不仅在深圳,甚至还传导至东莞,尤其是邻近深圳的东莞凤岗片区。

“房投不炒”

没有人愿意承认自己是炒房客,也没有任何具体的理论来定义炒房客,他们更愿意称自己为投资者、投资客,在调控趋严的背景下,“房住不炒”也被叫成了“房投不炒”。在炒房圈内,三套以下尽管“买买买”,三套以上才需要考虑更多。

“新行情即将开始,急需深圳户籍代持名额,每人3-8万元代持费。”一位投资客发出商业帖,希望突破限购政策入市。

相比较于这位的乐观,更多的投资客倾向于2019年没有大涨的行情,调控政策也没有松绑的可能,新房2年交房+3年禁售、二手房3年禁售,短期投资几乎没有了操作空间。

但无论是“房住不炒”,还是“房投不炒”,都无法动摇改变命运的欲望。所有人踏入这座城市,都梦想着改变命运,最好下一个就是自己。

相关主题: 楼市 炒房
界面
订阅新闻电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