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地产

深圳楼市繁华落幕,炒房没钱赚了

这意味着一套400万的房子如果交易成功,阿乐将得到8万元,当然也有可能与同事合作分成。此前一个星期,阿乐也尝试过推销深圳福田区某公寓,这个公寓楼盘的交易佣金高达5%。尽管阿乐将两个手机里面的意向客户都“撸”了一遍,也带了四五批客户看房,但未有成交。

二手房交易火爆的时候,阿乐肯定不会辛苦驱车50公里去卖新楼盘。而新房不愁卖的时候,地产商也不会采用这种方式,平白无故分佣金给中介,就算采用,佣金比例也往往低于1%。

阿乐的焦虑,在诺大的营销中心倒也不孤单,因为大部分同行手上都没有客户,或是在焦急的联系客户,实际在场的看房客户估计只有销售人员的五分之一。

专业从事二手房交易的阿乐,有时觉得自己在新房领域施展不开拳脚,觉得在二手房买卖方面的方式都用不到新房上,“也许也有市场的原因,很多人还在等房价到底,下手不果断。”阿乐分析。

“人海战术”依然起作用了,最怕的是就算启动二三级联动,也带动不了销售量,这是“刚需”楼盘市场很重要的参考依据,说明需求量依然存在,只是还没有到下手的时候,也可以说没等到出手的价格。

“深圳楼市最困难的时候已经过去了。”多名市场一线销售人员告诉界面新闻,无论从带看量,还是成交量,深圳楼市“小阳春”已经出现,现在的问题是这种势头是否能够持续,“也有可能是去年底积压的一部分需求,年后才选择入市。”

高端楼盘销售向好,刚需楼盘以及具有稀缺属性的学区房交易量上升,但有一个重要的楼市参与角色没有开始入市,即改善型客户。由于深圳商品房在住房总量中占比极低,大头还是由城中村支撑。因此,只有改善型客户入市,才能带来整个楼市轮换,拉高交易量。

“没有交易,就没有价值。”一位中介人员总结道。

投资转向

从2014年至2018年,深圳共有三次重大楼市调控政策,其中2016年“325新政”:非深户购房,社保年限由1年提高到3年,二套房首付4成;2016年“104深八条”:非深户社保3年改5年,二套首付需7成;2018年“731政策”:住宅限售三年,离婚购房受限。

一步步严厉的调控政策,拉低了楼市成交量,但并没有拉低房价。2014年至2018年,深圳新房住宅年度成交量约为4.19万套、6.65套、4.04套、2.58万套、2.94万套;二手住宅年度成交量为5.7万套、12.7万套、9.6万套、6.4万套、6.5万套。

相关主题: 楼市 炒房
界面
订阅新闻电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