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

智慧养老市场辽阔,科技企业首先要知道什么?

二是要打破传统医疗与养老的数据共享政策壁垒。只有实现养老数据与医疗数据的实时共享,智慧养老才能在医养结合上释放出巨大的优势。健康档案、慢病管理、康复护理,一系列的智慧养老服务项目都与医疗密切相关。

互联网使得远程医疗成为可能。但医疗与养老两个行业间的壁垒,亟待政策障碍的清除。“医养结合”涉及民政、卫生、社保等部门职能的交叉区域,涉及一系列体系、体制、机制的建立和完善,需要多部门和全社会的共同参与。

互联网的一切优势就是效率优势。互联网+企业的利润多来自减少、或者是消灭传统行业的信息不对称。这两点对于政府而言可能是非常痛苦的。

因此政府首先必须放弃基于信息不对称的既得利益促建开放的格局;即政府需要构建一个制度框架,让价格、利润、数据、企业家、用户成为市场运行的主体。相对于传统社会权力和权威来源于有形的财富,大数据时代权力更多地来源于数据;而数据价值不仅体现在占有更在使用过程中。

信息技术在促进传统养老转型过程中,也在帮助行业避开政府管制重塑市场。政府与其被动接受不如主动改变。政府需要从线下优势转换到线上布局,成为信息平台的结构端点,成为游戏规则的制定者。

以智慧养老产业发展为例,社区公共空间、信息技术培训是促进产业闭环的关键环节。政府可结合城市规划、公私混合机制进行适当诱导和布局,促进基本公共服务均衡化,也避免银色数字鸿沟加剧。

其次积极回归政府本质。政府在这过程将面临跨界人才短缺,而且需要面对组织结构转型,以及对电子商务平台经济、交叉补贴商业模式、共享经济带来监管、征税等一系列新问题再认识再学习再决策的过程。

调研过程发现一种有趣的不均衡。私人养老企业提供的商品服务,丰富而又多层次;公共部门的商品却只能满足残羹冷炙。这就是市场的魅力。一个劳动分工程度很高的社会中,各类决策的协调是相当复杂的过程;这也是政府比较优势所在。

有效市场经济的一个重要特征就是数目众多的各种制度,它们不断演进从而可以降低交易本,并促进自愿的交换。在高度专业化的经济体系中,随供需关系随时调整的货币价格体系可以给人们提供相应的信息,使得他们能有效协调各自的计划。这就是智慧养老确立市场主体地位的当务之急。在扭曲的价格下,人们没有动力去寻找,也就找不到更有效的彼此协调方式。

腾讯研究院